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6章你的炼丹水平怎么样
    侍女看了一眼众人,轻声道:“大宗师说他想见一下那个写了字条的人。”

    众人霎时间鸦雀无声,交易厅里连根针落下的声音都能听见。

    萧玉衡手里的长寿丹险些掉落在地上,失声惊叫,“这不可能,师父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是不是弄错了师父的意思?!”

    “我没有。”侍女慌忙辩解,“大宗师拿走了纸条,说其他东西都不要了,要立刻见到写这个纸条的人……”

    “闭嘴!”萧玉衡恼火的打断她。

    “看来是我赢了,这么简单的话应该不会传错的。”容绒眉开眼笑的开口,朝着萧玉衡拱了拱手,“公主可别忘了我的五百万灵石。”

    萧玉衡那张绝美的脸孔顿时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咬牙切齿的看着容绒走向炼药室,不甘心的跟了进去。

    大厅中的众人脸色一片铁青,长老不仅选中了容绒的那张破字条,甚至还要亲自见她,让他们无比的羡慕嫉妒。

    这可是和一个强大的炼药师搭上关系大好机遇,他们想要都要不到,这小子竟然随便写几个字就成功了,他到底是写了些什么?他该不会是长老的亲戚吧?

    不少人心里隐隐的有些后悔,人家嚣张说不定是真的有嚣张的资本。

    炼药室中,一个灰袍老者坐在一个古老的丹炉前,老者目光卓然,和容绒想象中的药宗长老有些不大一样,胡子拉碴,袍子破旧,看上去有几分邋遢。

    但是他身上那如深海般磅礴的气息却令人心神震动,仿佛站在一片深渊之下被无边的气势所吞噬,比东方开阳还要深不可测。

    容绒收敛心神,神色自若的在他的对面坐下。

    容火火站在容绒身后,脸色苍白,悄悄的用灵力传音入密给容绒:“这位不是什么大长老,他是药宗的宗主九里明!”

    容绒眼底波光闪动了一下,流露出一丝笑意。

    原来是宗主,萧玉衡不愧是公主,拜师直接拜宗主,这样更好,这位的地位越高,她的事就越好办。

    “这位是我的师父九里长老,你叫什么名字?”萧玉衡坐在九里明身边,冷冰冰的开口。

    “在下谷戎,见过九里长老。”容绒随口说出一个名字,把容绒两个字偏旁去掉,就是谷戎。

    九里明好奇的打量容绒,“你写给我的三种药材可是让老夫耳目一新啊,不知道你怎么想起这三种药材的?”

    “不过是看了九里长老炼制的长寿丹,随手写的。”

    “随手写的?”九里明不大相信的瞅着容绒。

    这三种药材替换进去之后,可比之前好太多了,解决了他琢磨了好几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容绒年纪轻轻,不像有这样的本事。

    “恩,你用错了三种药材,炼出的长寿丹品质太差,连最起码的下品都没有达到,只能算是残次品。”容绒直言不讳的说。

    一边的萧玉衡一听,立刻怒斥:“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质疑我师父的丹药!”

    “安静。”九里明却是摆摆手,让她一边去。

    萧玉衡愕然,“师父,这个无知小辈居然说你长寿丹有问题……”

    “长寿丹确实有问题。”九里明不耐烦的打断她,目光灼热的看向容绒,“小友说的没错,不过即使换上了这三样药材还是无法完美的凝聚所有材料。”

    容绒微微一笑,“确实,你还缺了一味可以调和所有药效的材料。”

    “没错,没错!谷戎小友知道的这么清楚,是有长寿丹的完整药方吧?这最后一味药材是什么,能不能告诉我?”九里明情绪激动的问,像一个小孩想要打开礼物一般迫不及待。

    能将他的长寿丹说的如此准确,他已经从心底里相信了容绒。

    萧玉衡气得半死,她记得九里明最讨厌人家说他的丹药有问题,可现在却一点也不生气,还称呼这家伙为小友!

    可是萧玉衡气归气却只能在一边听着,九里明是药宗的宗主,据说只差一步就能成为药圣。

    连她的父皇都对九里明很客气,她当然不敢在九里明面前胡来。

    “将药方给九里长老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不知道九里长老的炼药水平如何?8品长寿丹需要的材料可不常见,炼不出完美品质就是亏了。”容绒眨眨眼,特别认真的想要确定。

    丹药的品质对药效有很大的影响,完美的长寿丹效果几乎能比下品好上一倍,增寿达到两百年!

    九里明哑然,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被人质疑炼药水平的情况, 他作为药宗的炼药师,到哪里不是被人捧着,求着,从来没有人会怀疑他的炼药水平不足。

    但是他却并不生气,炼制丹药是一件十分严谨、不容出错的事,眼前的少年在炼药上绝对眼界非凡,有资格质疑他。

    萧玉衡冷笑,“你在说笑话吗?我师父可是药宗的炼药师,炼药水平当然没的说。你不过懂点药方就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容绒撇了萧玉衡一眼,直接当做耳边风,看向九里明,“九里长老怎么说?”

    九里明很自信的说,“老夫觉得我的炼药术还是不错的,如果有完整的药方,我肯定能炼出完美的长寿丹。”

    容绒连连点头,“九里长老不愧是炼药大宗师,我这里有一个古药方,如果长老能帮我炼制出来,应该就没问题了,长寿丹方立刻奉上。”

    容绒清冽的眸底闪过一抹狡黠,将一个药方递给九里明。

    “哦,古药方!”九里明眼睛都亮了,拿过药方立马琢磨起来。

    被无视的萧玉衡再次冷哼一声,“不过就是一个古药方,师父又不是没炼过,随随便便就能炼制出来。”

    容绒冷然一笑,“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九里长老,就算你的徒弟是公主,也要好好管管了。”

    “你放肆!”萧玉衡美丽的容颜上腾起了毫不掩饰的杀意,“你真以为本公主不敢杀你!”

    “我可不会蠢到那样以为。”容绒同样杀机闪现。

    她没忘记萧玉衡一见面就随意的让人对她毁容虐杀。那种被视如草芥,毫无反抗之力的无助,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公主又如何?她迟早要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