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87章启程出发
    容绒愣住了,“这才是你不带我去的原因?你还是嫌弃我太弱了。”

    “不是,只是你没有控制灵魂的手段,没有必要让你跟着去。”封凌说出来的话很真诚,却将容绒气的半死,偏偏他说的是大实话,但容绒怎么听都觉得封凌是在说她的进度太慢了。

    “还有,那里会出现体型巨大的魔族,你还不会飞行身法。”

    容绒:“……”

    原以为封凌只是嫌弃她境界太低,原来不只是境界,还觉得她功法修炼太慢了,身法也还没学到家。

    容绒不服气的从他身上爬起来,“不就是控制灵魂的手段吗?简单,三天之内,我保证修炼完成。到时候,你要答应带我去。”

    封凌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容绒,你非去不可吗?如果只是想陪我,没有必要吧?”

    “其实我还想去雪原看看,找一下狐族,狐族的领地靠近炎山,我想问问他们当年大战的事情,我想知道当年那场大战最终的地点。”

    封凌的脸色顿时变了,一抬眼,容绒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他避开了容绒的视线,看向窗外。

    “凌,你是从那场大战幸存下来的人,你能告诉我,当年的最终一战,地点在哪里吗?”容绒试探的问,“当然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就是随便问问。”

    凌沉默的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半晌眼底浮现出一抹怅然,“对不起,容绒。我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不能说。”

    “我知道了,我会自己去查的。”容绒立马将这件事撇到脑后,“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我要是练成功法,你要带我去的。”

    封凌有些玩味的瞧着她,“你就这么肯定,你能修炼成功?还是你已经开始修炼了?”

    “我们灵魂的功法可复杂了,你不了解,你就等我让你大吃一惊就好。”容绒凑过去,在他脸颊上轻轻的啄吻了一下,立刻翻过身,躲到床榻里面睡觉去了。

    封凌看着她将被子过得严严实实的样子,嘴边勾起一丝笑意,继续闭目修炼。

    ……

    容绒打定主意要和封凌一起去轩无之地,就必须赶紧修炼幻天灵决中的控制功法。

    幻天灵决中隐、幻、杀,三决之后的第四决是真之决,去伪存真,以灵魂之力看透所有的虚妄和破绽。

    第五决就是控之决,以魂力结成魂印,印在对方的灵魂之中,让人无法挣脱,也难以察觉。

    和粗暴的切割灵魂,取走一缕灵魂本源来控制的效果差不多,但是却要简单的多,要知道切割灵魂很难,一个不小心是会死人的。

    容绒干脆跳过真之决,直接修炼控之决,控之决修炼到圆满哪怕境界再高的人也可以被控制,需要的东西倒也简单,大量魂草和聚灵丹,以万计数。

    容绒很庆幸她开了楼外楼,并且从东方世家和萧玉衡那里弄来了不少赔偿,否则她根本就练不成。

    三天的时间,封凌在吸收药效疗伤,容绒就拼命的吸收聚灵丹和完全用魂草萃取而成的魂草液,一天就耗掉了八千的聚灵丹,魂草液也吸收了将近十斤。

    她的魂海终于扩展到了极限的万里水准,开始不断加深,有了二层魂海,魂力也开始可以随意的凝聚成型。

    云危、子虚和子参三人却是一脸苦恼的聚在一起。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各自把各自关在房里,谁也不理谁?”子虚双臂抱在胸前,默默的摇头。

    云危叹口气,“肯定是吵架吵出火气来了,也许我们应该找个机会,让他们两碰一面。冷战是最要不得的,碰在一起把话说清楚才能解决矛盾。”

    子虚眼睛一亮,“行啊,云危。没想到你还挺有经验,经常哄女孩子吗?”

    “他只是经常哄容火火。”子参插话道。云危气恼一拳砸过去,“胡说八道,容火火那个泼妇,我哄她做什么?我觉得我们应该制造一场意外把公子和夫人都引出来,比如房子塌了,厨房着火……”

    子参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你还记得公子要出征的事吗?后天公子就要出征了,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出来,夫人也一定会出来送他的。”

    “你怎么知道?万一夫人真的火大了,连送都没出来送怎么办?”云危问。

    “那你可以让房子塌了什么的。”子参一本正经道。

    云危:“……”

    三天时间如白驹过隙,飞快的过去了。

    封凌出关,将神魂之药炼制的9品圣药彻底吸收了,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清醒,这种感觉已经有三百年不曾体验过了。

    子参已经帮他准备好了一切物品,放在了一个储物戒指中。

    封凌带好储物戒指,对子参说,“这次你和我去,云危和子虚在府里看守。”

    云危愕然,一脸委屈的模样,“公子,你不带我去啊?我的实力可比子参高多了,我可以保护你啊!”

    “如果情况糟糕到我需要你们来保护了,是你还是子参大概也没区别了。”封凌很不给面子的说。

    云危一脸黑线,很不高兴的踢着地面。

    子虚准备好了宝车,有些犹豫的开口,“公子,就这么走了?不和夫人道个别吗?你看,她还在屋子里呢。三天没出门,肯定是生你的气了。”

    “对啊,公子要不要去哄哄?”子参也怂恿道。

    封凌看向容绒的屋子,摇摇头,“不用了,既然她还没出来,就不必等她了。子参,我们走吧。”

    “可是……”子参纠结和子虚面面相觑,吵完架撇下人家跑了,会不会不太好?万一你在回来的时候人家一气之下跑回娘家了,公子你可怎么办啊?

    封凌却没有感受到两个手下为他忧心忡忡的怨念,走向了府外。

    “慢着!说好了要带我一起去的,怎么能不守信用。”容绒几乎是从屋子里冲出来了,气喘吁吁的追上封凌。

    封凌扶住她,捧着她通红的小脸,“练成了?”

    容绒露出像梨花般清雅的笑容,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浮现在脸上,传音道:“当然。天境以下完全控制,我厉害吧?”

    封凌冷若冰霜的俊脸上勾起让大地回暖、迷倒苍生的笑容,“确实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