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9章府主在哪里
    天色已暗,街上人不多,容绒和火火慢悠悠的朝封府走去。

    容火火依旧有些惋惜的问容绒,“你刚才为什么要拒绝长寿丹的利润?那可都是钱!你现在修为还不高,等你境界高了,你就知道修炼最缺的就是钱。”

    “我知道啊,但是区区长寿丹的利润,怎么能比得上药宗宗主的人情?和九里明打好关系,难道不比赚那点灵石重要?”容绒不以为然的说。

    容火火嘴角直抽,那是一点灵石吗?那是上亿的财富!

    说着话,两人到了封府附近,低调的避开了正门,悄悄的从封府大门旁边的一个小侧门进入。

    容绒并不认为住在封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是现在得罪了东方开阳,不得已才这么躲躲藏藏的。

    刚走进府中,容绒就听见府门那边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东方昊,别以为老子不会揍你!惹急了我揍的你妈都不认识你!”云危气急败坏的怒吼。

    对方却只是传出一声不屑的冷笑,“这里有一百地圣军,你打的赢吗?老实的将容绒交出来,我说不定还能放你一马。”

    说话的声音沉稳而阴冷,透着几分让人不寒而栗的冷肃。

    “滚!什么容绒,我不知道。等我家公子回来……”

    “你以为他还回得来吗?胆敢伤了我爹,杀我东方家的长老,这样的罪名进了皇宫只有死路一条!”

    云危似乎被噎住了,愣了片刻不满的哼哼,“少胡说八道,谁知道东方开阳是得罪了什么人才被人砍了胳膊?和我家公子有什么关系?”

    “本统领不想跟你啰嗦,你要是再不交人,就别怪我硬闯了。”东方昊的语气变得比之前更加阴沉,透出极度的危险。

    “闯的进来你就试试。”

    只听碰的一声,云危似乎是把府门关上了,紧接着就是无数灵力轰击的声音,不过封府的禁制还算坚固,一时半会东方昊应该还轰不破。

    容绒呆滞的站住原地,脸色苍白起来,猛地抓住容火火的胳膊,“凌到底去哪里?他不是在躲着我,他是去了皇宫是吗?”

    “呃……”容火火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容绒立刻明白了。

    凌为了救她,断了东方开阳的胳膊,这样的伤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治好的,圣皇怪罪下来,府主就把凌交出去了。

    她放开容火火,冲到云危面前,“府主在哪里?我要见他,东方开阳的事和凌没有关系,我要和他讲清楚。”

    去皇宫求见圣皇是不可能的,她现在也就只能去找府主求情。

    云危被容绒吓了一跳,听到她要找府主还以为她是要找凌,听到后半句才明白容绒是彻底误会了。

    “府主……府主在皇宫。”云危觉得自己也不算说谎,府主就是封凌,凌现在确实在皇宫。

    “可以求他将凌带回来吗?”

    “这个恐怕有点困难,东方开阳断了胳膊可不是一件小事,东方家现在认定了就是公子干的,这件事不澄清,圣皇不可能轻易放他回来。”云危也是愁眉苦脸,公子这次绝对是做了件蠢事。

    容绒清楚了整件事,反而冷静下来,“所以只要证明这件事是别人做的,凌就会没事?”

    “可以这么说,不过这种事怎么可能证明……”云危苦笑,事情分明就是凌做的,就算想栽赃给别人东方开阳也不会允许。

    容绒眸光潋滟,幽深的光芒闪烁,淡淡的问道,“东方世家和药宗比起来,哪个比较强?”

    “东方世家和药宗?”云危挑眉,“这两个完全没有可比性,东方家的势力再怎么强大也只是在中州,在圣皇的庇佑之下。”

    “药宗却是和武宗并列天下最大的两大宗门,是中原的支柱,不管是在人族还是妖族中都有相当的声望,圣皇见了药宗宗主也要客气三分。”

    “那就好。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容绒转身就走,不等容火火追上去,已经从侧门消失了。

    府外已经让上百地圣军给围住了,但夜色之中,容绒隐藏身形,轻易的就从包围圈中离开。

    容火火闯不出去,只能郁闷的看着。

    云危不解的摸摸后脑勺,“她这是要去哪里?”

    容火火:“可能是去丹楼吧……老娘为什么要告诉你?”

    ……

    容绒确实去了丹楼,她以谷戎的身份再次来到丹楼,却没有一个人再拦她。

    她和九里明畅谈了一整天,让九里明连拍卖会都丢到一边的事早就传遍了丹楼。九里明还特意吩咐下来如果谷戎来了就立刻告诉他。

    所以容绒刚到丹楼,九里明就出现了。

    “谷戎老弟,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回心转意想和我合作长寿丹的生意?”九里明乐呵呵的拽着谷戎进入豪华的炼丹房。

    容绒落座,微微一笑,“确实是有生意想找你,不过不是长寿丹。”

    “那是什么?”

    “九里长老觉得紫灵丹怎么样?”

    九里明沉吟道:“5品紫灵丹吗?一颗能够抵得上五年的苦修,可是副作用太大,会损伤经脉,用起来有些得不偿失,愿意使用的人并不多。”

    “如果我能解决紫灵丹的副作用呢?”容绒眼含笑意的问。

    九里明一怔,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

    改进的紫灵丹,没有副作用的紫灵丹,就算是他也经受不了这样的诱惑,可想而知一旦炼制出来会掀起多大的风暴!

    各大世家和宗门绝对都会毫不吝啬的大肆购买,培养自家的年轻一辈。

    掌握了这样的紫灵丹就意味着掌控了接下来整个丹药市场,对药宗来说也是绝对不能放弃的机遇,如果被别的势力掌握,药宗的地位甚至会受到冲击。

    “如果谷戎老弟真能改进紫灵丹,我药宗可以全权负责炼制、销售,利润五五分。”九里明邋遢的面容肃然起来,语气无比郑重。

    只是提供一个药方就可以白得五成利润,九里明算是相当大方了,但容绒只是摇摇头,“我不要五成,三成就够了。”

    九里明愕然,讨价还价的见过,往回退的还是头一次见。

    不过作为药宗的宗主,他也不是蠢人,挠挠有些乱糟糟的头发问道,“只要三成,你是还有别的条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