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89章一来就将人都得罪光了
    司徒辛得意的拿出一个玉简,“陛下临行前授予我全权指挥轩无之地的战役,自然是陛下的意思。”

    越云横夺过玉简,扫了一眼,“原来司徒将军是这次的总指挥,不过陛下只是说让你全权指挥,可没说让我把兵权交给你。司徒将军应该明白,兵权的交接可是很麻烦的,不仅要有陛下的圣旨,还要兵符才可以。”

    司徒辛刻薄的面容阴沉下来,“你这是想抗命?”

    越云横笑道,“你只是总指挥。”所以你还不够资格。

    司徒辛冷笑,“本将军既然是总指挥,就有权利指挥所有的军队。”

    “你当然可以指挥所有的军队,你下令,我让他们照办就是。”越云横冷声说道。他身后的下属个个面露怒色,神色不善的盯着司徒辛。

    司徒辛被众人刺刀一样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舒服,冷哼一声,“越云横,你的意思是只有你才能指挥得动他们?你把圣皇陛下放在哪里?叫他们一声越家军,你就真以为你们是你越家的军队了吗?”

    “本将军没有这个意思,只不过是怕你初来乍到,没人会服你。”越云横也针锋相对,已经没有半点客气了。

    两位将军就在城门口僵持住了,双方的人马也顿时剑拔弩张起来。司徒辛带来的上万大军排出阵列,站在他身后,气势恢宏。

    越云横身后的几名属下也瞬间豪气冲天,浑身灵力爆发,摆出阵势,霸道的天境气势居然不亚于上万军队。

    强大的气场在空中相撞,谁也不让谁。

    容绒好奇的问封凌,“你觉得谁会赢?”

    “越云横会让步,但是司徒辛会倒霉。”

    容绒噗嗤一声笑出来,“我也这么觉得。”

    她就没见过这么会拉仇恨的人,连越家军对封凌的仇恨都瞬间被他拉过去了,他可真是不怕死。

    要知道越云横可是封王级强者,铁山城和整个边疆也都是越云横的地盘,在这里,圣皇的话说不定还没有越云横的话管用,越云横想让司徒辛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这里简直太容易了。

    可惜某人还不自知的蹦跶,一来就要越云横的兵权,将一众越家军大将全都得罪光了。

    越云横虽然看上去是那种很刻板的人物,他的行为处事也确实刻板忠心,但是一旦触及了他的底线,他绝对寸步不让。

    “两位将军都是我父皇的心服大将,何必闹得这么僵呢?”关键时刻,萧玉枫不得不出来打圆场。

    司徒辛阴沉的脸色立马换了,赶紧笑着向萧玉枫行礼,“原来大皇子殿下已经到了,我真是太失礼了,都没有发现。殿下,你也看见了,我作为总指挥,不过是想暂时借用越家军,他就如此抗拒,我有理由怀疑他的忠心。”

    越云横怒道:“司徒将军可不要胡说八道!小心烂了舌头。”

    “你敢威胁我?众将士听令……”

    “哎,司徒将军慢着,别发火嘛。这些不过都是小事,你要指挥越家军,下令就好,到时候让越将军去安排就是,别忘了我们前来这里的任务,剿灭这里的流匪和魔族,夺取更多的灵脉。”萧玉枫给两人扇着风,真怕他们一不留神就打起来。

    还没看见流匪呢,到是自己人先打起来,也是够了。

    他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向他父皇提议换个将军来,司徒将军虽然实力不错,调兵遣将的能力也还可以,可是他太嚣张了,嚣张到忘记把脑子带出来了。

    他父皇都没有想着要拿回越家军的兵权,司徒辛居然想要,越家军的兵权是那么好要的吗?就算能要到手,他能指挥动吗?

    越家军的士兵可都是和越云横出生入死,一起打拼了三百年的兄弟,他的副将全都是天境级别的人物,就算司徒辛带来了上万的军队也不够,有些境界的差距不是人数可以弥补的。

    司徒辛听到萧玉枫这么说,心里一阵恼火,但是想到劝说他的这位是大皇子殿下,也只好暂时算了,陪着笑脸道,“大皇子殿下说的是。越云横,看在殿下的面子上,本将军不和你计较,还不快请本将军入城。”

    众人怒目而视,司徒辛却像完全没看见一样,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进城了。

    铁山城其实很破,在边疆这种地方也只有军队驻扎,连个商铺都没有。除了城主府之外,其他的宅子都十分简陋,甚至住不下就只能住军帐。

    封凌和容绒还有子参就被扔到了郊区住军帐,相比之下,同时到来的萧玉枫就快活多了,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城主府,还是最好的屋子。

    “容绒,这破军帐哪里配得上你,还不如跟我去住城主府吧。你怎么说也是凤族的公主,住这里像什么样子,就算你不在乎,你也要想想凤族的名声吧?”萧玉枫路过,笑眯眯的邀请。

    容绒眨巴一下眼睛,“我已经嫁人了,我现在是封夫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何况,我觉得凤族是不会在乎的,毕竟我们凤族连领地都没有了。”

    “……”萧玉枫居然无言以对,气冲冲的走了。

    封凌伸手揽住容绒的肩头,“委屈你了。”

    要不是因为他,容绒绝对不会被迫住这破帐篷,越家军是因为厌恶他,才这么安排的。

    “没事,我们两连山洞都一起住过,帐篷比山洞好啊。”容绒忽闪着大眼睛,伸手圈住他的脖子。他们可是来打仗的,明天出发去了轩无之地,哪里还有好地方住。

    封凌淡然一笑,想起了容绒当初在雪山上的模样,忽然拦腰一个公主抱,将容绒抱了起来,“那我们今夜好好休息,明日好去杀人。”

    容绒无语,总感觉封凌不像要好好休息的样子。好在封凌还没有那么没分寸,容绒好好的休息了一整晚,封凌则修炼了一整夜。

    第二天,司徒辛找了封凌过去,城主府的正堂中,司徒辛高高在上的坐在正中央,越云横已经被挤到旁边的侧坐上去了,下方的副将都满眼不屑和怒意的眼神,看着司徒辛好像恨不得将他直接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