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02章真正的核心
    萧玉枫抽搐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容绒回到了营帐,立即重新使用幻之决伪装血脉。

    她的封印已经彻底消失了,和大部队会和时候就用幻之决伪造了自己的凤凰血脉。只是她现在还做不到这样一直持续,只能在想起来的时候就再次幻化一下。

    她端坐下来,开始巩固修为。

    她刚刚提升到地境,突破了一个大境界,还没有来得及巩固就东奔西跑的,现在好不容易有空,必须立刻稳固修为,加固灵湖。

    她从九凤珠里取出大量的聚灵丹服下,缓缓的将灵力注入还有些发虚的灵湖中。

    神识正巧看到九凤珠里的毛毛正在急得跳脚一般,在第二层使劲蹦跶,九凤珠第二层中虽然装进去了很多斑纹飞蛾,还有一些实力强悍的凶兽,但毛毛绝对是里面老大,容绒给了他绝对的自由,他甚至可以随时从九凤珠里跑出来。

    容绒很好奇他被什么给气成了这样,神识跟了过去,赫然发现可爱的毛毛比她提升的还要快,实力已经接近地境大成了,但他却被一个圆溜溜的果实耍的到处跑。

    那颗跑掉的果实居然被毛毛给带进了九凤珠中,毛毛一心想把他吃掉,无数的绒毛围追堵截,却硬是抓不到这颗好像已经成了精果实。

    “有趣,地境大成也抓不到一个只会蹦蹦跳跳的果子?”容绒神识延伸过去,将果子逮住了。

    晶莹剔透的果子像水流一般难以抓住,容绒只能用神识将他牢牢的圈起来。毛毛急的跳过来,连连蹦跶,找容绒要这个果子。

    容绒将果子递给毛毛,果子却忽然像一张饼一样贴在了容绒的掌心,死活不下来。

    容绒拉了一下,居然拔不开,看到毛毛心急的模样,只好从储物空间里拿了十来个果子给毛毛作为补偿。毛毛虽然不太开心,但也勉强接受,带着果子走了。

    容绒看着手掌中怎么也甩不下来的果子,只好先离开九凤珠。

    她的神识刚从九凤珠中离开,果子却忽然的从她的掌心跳了下来,九凤珠也忽然暴动,敞开门户,让果实进入了第七层的灵脉中。

    果实进了那座小型的灵脉就像是龙入大海,鸟上青天,轻易地钻入灵脉中,如鱼得水一般的遨游,化作一点精光落到了灵脉的中心。

    一瞬间,恐怖的灵力爆发出来,小型的灵脉迅速的延伸,连九凤珠也锁不住如此澎湃的灵力,磅礴的灵力从容绒身上逸散出来。

    封凌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立刻封锁了容绒周身的空间。

    容绒从九凤珠中退出,难以置信的睁开眼睛。

    “怎么了?”封凌见容绒脸色不对,立刻来到她的身边。

    “没什么,就是今天受了点内伤,已经没事了。”容绒甜甜的笑着,暗地里却传音过去,“毛毛将那个跑掉了果实带进了九凤珠里,那是灵脉核心,真正的灵脉核心!”

    封凌眼底也是闪过一抹诧异,脸色却丝毫不变,“没事就好,今天的收获也不错,你好好的巩固一下修为,能用的就用掉。”

    容绒眨眨眼,这是告诉她,拿着随便用,没人会发现的意思吗?

    营帐外,确实有人在偷听了,容绒话锋一转,说起来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比如今晚月色不错,他们可以共赏月光,封凌表示他不想要月光,他想要容绒。容绒说今晚的饭菜好难吃,担心封凌没吃饱,想再做一些饭菜。封凌表示他确实没吃饱,但是他不想吃饭,想吃容绒……

    一通胡说八道之后,容绒被封凌气的脸色通红,外面偷听的人终于走了。

    容绒埋怨的捶了封凌一拳,“叫你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我说的都是真话。”封凌一本正经,面色肃然的让容绒涨红了脸,就是因为不是在开玩笑她才想哭啊,开了荤的封凌真不好对付。

    “我不理你了,明天我就去北州雪原找狐族。”容绒扭过头,不看封凌了。

    封凌不解的皱眉,“去找狐族做什么?”

    “师父说他们参与了最后一战,我想也许他们知道兔族灭绝的原因。”容绒转过头来,认真的说道。

    封凌垂下眸子,沉吟半晌道:“狐族当初的战场距离灵州确实是最近的,但是他们不一定知道,知道了也不一定会说。”

    “狐族和圣皇的关系很好?”容绒立刻明白了封凌话里的意思。

    “很不错,虽然没有像蛇族一样直接依附,但也绝对不敢得罪萧天权。”封凌回答道。

    “如果妖帝亲临,狐族会说吗?”容绒想起了上次被妖帝所救的场景,脱口而出。

    封凌眼底闪过一抹容绒没有看见的光芒,“当然会。”

    “可惜妖帝不可能每次都来帮忙,他和我老爹的关系好像没有那么好,狐族的事还是要想别的办法。”容绒撇撇嘴,也就随便说说,她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给狐族女王下点毒什么的。

    封凌轻轻的解开她的腰带,“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容绒拉住他的手,“司徒辛会放你走吗?”

    “管他做什么?”

    “……”

    第二天,容绒起床的时候封凌已经不在了。瞅着镜子里自己脖子上的草莓印,容绒磨牙,好想去咬封凌一口。

    但她找到封凌的时候,封凌正和司徒辛面对面站着,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对,那种火花四溅的氛围令人完全不敢插入他们之间,连萧玉枫都离得远远的,只有越云横站在司徒辛的旁边。

    “让我为大部队开路,这件事难道不该地圣军去做吗?”封凌冷冷的质问。

    司徒辛仰着头,轻蔑的回答:“我说让你做就让你做,地圣军一战之后死伤惨重,哪里还有余力开路?你既然能独自拿下一百多条灵脉,应该也有本事继续拿下更多的灵脉吧?”

    “我可以带队去做。”

    “不行!如今人手锐减,本将军决定集合队伍,只以一支大部队行动,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违者军法处置!”司徒辛掷地有声,切断了封凌离开军队的一切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