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11章徒手拆姻缘
    “看出来了。”容绒默默的点头,都被软禁了,明显就是不愿意啊。

    “你不知道,我哥哥为我找了一片非常合适的温泉来修炼神通,结果那个混蛋不知道怎么闯进来了,害的我走火入魔,他帮我压制下来之后居然还好意思说是他救了我,要我以身相许,你说他脸皮怎么这么厚啊?”司双恼怒的抱怨,连平时优雅的风度都丢了,真的是气的狠了。

    容绒嘴角一抽,那个虎头虎脑的家伙还真有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既然你不愿意,让你哥哥推掉就是,不是说你哥哥很疼你吗?”

    司双一脸颓丧,“可是我哥哥已经闭关修炼三个月了,正在冲击封王第二炼,不能随意打扰。我大伯就做主答应了这门亲事,说什么我被他看到了身子,必须让他负责。”

    “……这确实是麻烦了,你大伯其实是想和虎族联姻吧?”容绒同情的拍拍司双的肩膀。

    司双一把握住容绒的手,眼巴巴的瞅着她,“你帮帮我好不好,你那么厉害,一定可以阻止我嫁给他的!”

    容绒惊悚,“我能有什么办法?”

    “去和他比试,告诉他打不赢你,就不能娶我,让他知难而退。”司双用力扶住容绒的双肩,满怀希望的注视着她。

    容绒一头黑线,“那些在大街上挑战单钧的人不会都是你叫去的吧?”

    司双点头,“是我,只是我没想到他们那么无能。去找他比试,只能找同是地境的人,我已经没有人手可以再派出去了。容绒,你帮我摆脱掉单钧,你要我帮你做什么都没问题。”

    容绒有种掉进坑里的感觉,早知道刚才就不说是来找司双帮忙的了。

    “公主,你怎么跑出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呵斥声响起,一个留着白须却十分精神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身后跟着一大批的王宫卫兵。

    “大伯。”司双淡淡的看着他,“我又不是犯人,出来又怎么了?你关着我才不对吧?”

    “哼,老夫是怕你年少气盛,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给我们蝶族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司双的大伯冷哼一声,看向容绒,“你是谁?本座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是从外面偷入王宫的奸细?”

    “大伯,她是我朋友。”司双立刻拦在容绒身前。

    “哼,什么朋友?偷入王宫,本身就是行为不轨。来人,给我把她拿下!”

    “住手!她是我叫进来的。”司双怒喝一声,但王宫卫队已经从身后朝容绒扑了过去,冰冷的长剑带着杀气直刺容绒。

    容绒眼神一变,一道灵力横扫而出,瞬间将靠近他的几人扫翻在地。

    司双的大伯眸光冷厉下来,“原来有点本事,难怪敢闯我们蝶族的王宫。”

    他翻手灵力涌起,容绒附近的空间顿时像被挤压了一般,令人呼吸难过。

    “大伯,容绒是凤族的公主!你不能伤她!”司双慌忙叫道。

    “凤族?凤族也不能擅闯我王宫,敢对我蝶族不敬就要受到惩罚!”大伯随手将司双从容绒身前拉了过来,无形的空间碾压再次爆发。

    容绒感觉自己像是处于一块充满了水的海绵之中,即将被压扁,挤出所有的水分。她整个人僵硬的像被禁锢住了,难以动弹。

    “大伯,你别做的太过分了!”司双怒目而视。

    “放心,我不会杀她,只是会给她一个教训而已。”司双的大伯冷然一笑,双手解印,空间之力爆出,宛若泰山压顶,狠狠的碾压而下。

    司双心里咯噔一下,这一招下去,容绒不死也要废了!

    她奋力的挣扎想要去救容绒,只听轰隆一声炸雷般的爆裂声,巨大的压力还未触及容绒就爆裂成了无数空间碎片,如锋利的刀片刺穿周围众人的身体,将他们扫飞出去。

    司双的大伯脸色大变,“居然还有同伙?”

    他浑身灵力暴起,支起防护,向破碎的空间碎片直冲而去。

    力量相撞,爆裂的声音不断响起,虚空在不断的扭曲,冲击的力量扫在司双大伯的脸上,他惨叫一声,向后倒去。

    “将军!”众人大惊失色,慌忙去扶。

    容绒身形一闪,消失在花园。

    司双瞧着大伯满脸的血的惨样,心底诧异万分。她的大伯是蝶族的大将,实力仅次于她哥哥,名副其实的天境强者,却一招就伤成这样,容绒身后的保镖强的有些过分了吧。

    容绒溜出了王宫,心有余悸的抱住封凌,“幸好你在,司双那个大伯到底是个怎么回事?脾气真够暴躁的,好像他才是蝶王一样。”

    “他叫司步回,是蝶族实力最强横的将军,辈分和资历都是蝶族中最高的,要不是司空的实力能压住他,谁是蝶王还说不准。”封凌摸摸她乌黑的发丝淡淡道。

    容绒挑眉,“他心怀不轨?”

    “司空毕竟太年轻了。”

    容绒瞅了他一眼,你还是妖帝呢,你不也很年轻?“那司空是真的闭关了还是……?”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现在掌权的确实是司步回。”

    “蝶族似乎不太平啊。”容绒若有所思,在司空闭关的这三个月里,司步回可做了不少事,她严重怀疑单钧会闯进司双修炼之地就是司步回预谋好的,然后才有了和虎族联姻这一系列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司双都算是她的朋友,忙还是要帮的。为了借用司双的空间之力,容绒决定赤手空拳的把这段姻缘给拆了。

    看单钧那种好狠斗勇的架势,肯定闲不住,明日肯定还会出来,容绒找了一家客栈和封凌住下了。

    第二天,单钧果然又出来了,这回干脆在街市中央摆了个擂台,欢迎所有人挑战,只要能打赢他就能得到一百万灵石。

    虽然单钧名声在外,王城众人都知道他十分厉害,但是一百万灵石的奖励对地境来说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不少自觉实力不错的人都跳上了擂台。

    然而暴躁的单钧火力全开,上去的挑战不是被打断了四肢,就是被打爆了灵湖,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彻底的废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