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章一只小兔妖
    北州雪原深处,大雪纷飞。

    厚厚的冰雪覆盖的雪山之中,一处与世隔绝的雪谷中,屹立着一座巨大的书阁。

    书阁通体红光,墙壁上雕琢着火焰凤凰花纹,在狂暴的风雪中竟给人一种灼热的感觉。两扇高不见顶的大门气势恢宏,大门紧闭,严丝合缝,与整座书阁浑然一体,仿佛被熔铸成了一块。

    门上覆盖着厚厚的风霜,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开启过了。

    轰隆隆——

    沉重的大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发出一声古老而沉闷的响声。

    容绒从书阁里走了出来,抖抖一身浅蓝色的衣裙,伸了个懒腰,欢快的向书阁旁边的小木屋走去,迫不及待的喊道,“老爹,我成功了!”

    屋中,一个白衣男子淡然的坐在圆木桌边,宛若从画里走出来的谪仙一般出尘脱俗,优雅的端着一杯茶,一举一动都有着说不出的洒脱,看上去一点也不老。

    他是容绒的父亲,姓容,单名一个帝字,温文尔雅的气质和他霸气的名字有些不符。

    “是吗?过来让爹看看。”容帝放下茶碗,疼爱的招招手,一抹淡笑让天空都仿佛失去了色彩。

    容绒走过去,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散落在耳边,一双水晶般纯净的眸子里闪烁着妖异的紫光,有着说不出的神秘。

    “我彻底修炼成人了,老爹,你要怎么奖励我?”容绒眯着紫色的眸子,像只贪吃的小猫在讨鱼吃。她是一只小兔妖,在书阁闭关了将近一百年,好不容易在今天修炼成人了。

    一百年看似很久,但妖族的寿命都很长,花费好几百年才能修成人的大有人在,容绒从生下来到现在还没到一百岁,这样的速度绝对算的上是坐火箭了,悟性高的吓人。

    “哦,你想要什么呢?”容帝忍俊不禁的摸摸容绒头上毛茸茸的兔耳朵,她化成人形的时候忘记把兔耳朵给收起来,看上去无比可爱。

    容绒垮下脸来,嘀咕道:“我不小心忘了。”

    上辈子做人做习惯了,虽然只活了二十岁就挂掉了,但带着记忆重新出生在这个人族、妖族并立的大陆,容绒对于兔妖这个身份一直没啥真实感,修炼了这么久还是会经常性忘记头上有两只兔耳朵。

    “嗯,只是不小心忘了。”容帝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容绒跺脚,“真的就是不小心忘了。”

    “所以呢?”容帝饶有兴致的瞧着她。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下山了?你说过我修成人后就可以离开雪原的。”容绒说起下山,眼睛都发亮了。一百年的时间都呆在白茫茫的大雪山上,每天望见的都是一成不变的白色,她没闷成神经病绝对是心理素质够强大。

    容帝不置可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书阁中的书你读完多少了?”

    “三百一十万八千八百卷全部读完了。”

    “记下了多少?”

    “当然是全部记下了。唔,当然要是能找几个病人让我实践一下,我对书阁里的医药传承印象会更深刻。”容绒很认真的点头。上辈子身体病弱,英年早逝,她一直就想做一个医生。好不容易转世重生,她最感兴趣的就是这里的医药之术。

    容帝怔了一下,三百多万卷书籍一百年内全部记下,这可不是轻易能做到的,那些书卷可都是来自上古的传承,想要完全接受可不是光凭记性好就可以的。

    “找人让你医治就别想了,治死了我可不帮你摆平。”容帝放下茶杯,无语的瞪了容绒一眼。

    容绒表示无所谓,“那我下山自己找人。”

    “下山也别想了,你修炼不了灵力,下山就是进了狼窝,要不了两天就会被人吃的渣都不剩!”容帝立刻一桶冷水泼下来。

    容绒嘴角直抽,郁闷的撇撇嘴,“不能修炼灵力又不是我愿意的,出门逛逛说不准能治好呢?我总不能在雪山上呆一辈子吧。”

    她这辈子倒是没病,就是先天灵魂不足,无法修炼灵力。在这个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世界,不能修炼就注定是个被欺负的炮灰。要不是妖族修成人形不需要灵力,她可能这辈子都只能是个兔子。

    她拉着容帝的胳膊,撒娇的晃来晃去,“老爹,我最亲爱最伟大的老爹,你就让我出门吧。”

    容帝被容绒晃的没办法,一脸伤心的瞅着她,唉声叹气,“你就这么想下山?留你爹我孤零零一个人在这雪山,你爹我很可怜的。”

    容绒斜眼:“老爹,你别逗了。你前天不是刚从山下回来吗?被丢在山上的明明就只有我一个。”

    帝嘴角一抽,无奈的看着容绒,眼底闪过一抹看不见的深沉,“好吧,既然这么想出门,就去一趟东方家家族吧。”

    “东方家族?是中州三大世家之一的东方家族?找他们做什么?”容绒问。

    东方家族坐落在中州,人族都城圣皇城,在整个中州权势滔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仅次于人族圣皇。

    据说三百年前爆发过一场大战,恶魔族入侵中原五州,残杀百万生灵。人族和妖族不得已结成联盟,经过惨烈的恶战,好不容易才打退恶魔族,保住中原。

    人族如今的圣皇就是那场战争中打败魔尊的最强者,东方家族也因为在那场战争中战功赫赫,迅速的崛起,成为当今天下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

    “去取一样东西,那样东西能治好你的病。”容帝淡淡的道,嘴边依旧挂着淡然的笑容,双眸却深邃了几分。

    容绒眼睛一亮,“难道是天魂石?”

    先天不足很难治愈,只有用天魂石炼制出传说中的至尊天魂丹,才有可能补全残缺的灵魂。

    然而天魂石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是天地精华凝聚的产物,不知几万年才能造化出一颗,比起生长了千百年的神药还要稀有,称得上是无价之宝。

    容帝淡笑着点点头,“不错,就是天魂石。”

    “东方家有天魂石?他们会卖给我?”容绒狐疑的眨眨眼,天魂石这么贵重的东西,东方家的人又不是傻子,会愿意拿出来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