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 > 第259章 打着灯笼都难找
    第259章打着灯笼都难找

    李建成特意先用这种凶猛的下棋方式,也没太多别的意思。

    谁让郑元珣说话老说一半,李建成想虐一下对方,这是一个原因。

    现在,郑元珣又说话说一半,还表示看过自己署名的《三字经》,李建成也没有接话的意思,反而含笑问道:“要不要再下一盘?”

    “你不好奇?”郑元珣把棋盘一推,用行动表示自己不下了。

    李建成这才看郑元珣,认真地道:

    “我们初见,你每每说话都在下勾子,是想做什么呢?”

    “对啊,你觉得我想做什么。”郑元珣眼睛一亮,兴奋地看着李建成。

    李建成笑容变大:“因为你无聊,想看戏;原本我还不确定,但从你的棋风里看出了你的性格;

    这也是为什么我棋风锐利的原因,人只有在被攻击的时候,才会显示更多的破绽,下意思的用自己用擅长的方法,去反击,或是防守。”

    郑元珣突然鼓起掌来:“不错啊,不知不觉中让我中了招,不过我说的都是实情。”

    李建成笑了笑:“你的实情不应该告诉我,应该说给郑南莲,或是郑四夫人。”

    “你不是来相亲的吗?好几百里的赶过来,应该很有诚意的啊。”郑元珣单手抱肩,另一只手在他的下巴上摩擦。

    李建成只是笑而不语,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在没来之前,对这门亲事一点诚意都没有,之所有没有当下就反对,不过是做给李渊那个便宜爹看的。

    让他看看,自己这个儿子多孝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全父亲的面子。

    自己这是在刷存在感,与这门亲事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当然了,看到郑南莲之后,李建成的心漏跳了一拍。

    但这还不够,让自己装扮上场,与王霁斗来斗去,给别人看笑话。

    原本,李建成觉得郑元珣与王霁交好,引着自己参加诗会,然后让自己难堪。

    当时他觉得,之前的那些求亲者,应该也经历过类似算计,于是亲事被搅黄。

    可是后来那句,情不知所起,终害人害已,让李建成推翻了这个想法。

    当郑元珣提议下棋的时候,才决定试探一下。

    郑元珣因为不知道李建成的初衷,所以有了偏差。

    李建成只是含笑看着郑元珣:“你有多闲,而且我应该没有得罪过你。”

    郑元珣叹了口气:“我问你一句,你说实话,真的人之初、性本善吗?”

    “只因为这个,所以你就想看我的笑话。”李建成失笑道:

    “儒、释、道所宣言的东西也不同呢,这只代表了我个人观点。”

    郑元珣笑了笑:“还觉得你小小的年纪写不出这样的东西,想会一会你罢了。现在看来,到是我狭隘了。”

    李建成开口道:

    “你知道王霁的事情,为何没有告诉郑四夫人?”

    “那是他们一房的事情,我的手也不好伸得太远,郑四夫人这个当娘的都没有发现,我这个都快要出五服的舅舅只好自扫门前雪了。”郑元珣失笑摇头。

    李建成点了点头:“可以理解,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让我知道一些事情。”

    郑元珣突然起身:

    “行了,我得回去了,对了,诗会你去不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才王霁应该去与我那个四嫂打招呼去了。王霁别的不行,那张嘴上的花言七语,能把死人说活了。”

    李建成只是笑着说让自己想一想再说,然后送郑元珣出了小院。

    把人送走后,李秀宁就跳了出来:

    “大哥,那个姓郑的找你什么事?!他不是与王霁是一起的吗?”

    李建成失笑无奈道:

    “秋桃那丫头的嘴还真快,走吧,进屋去说话。”

    刚才李建成出门的时候,看到秋桃站在门口看热闹。

    进屋后,李建成把郑元珣的来意说了一下:“……,想来他们郑氏很中意与我们李氏联姻。”

    窦惠点了点头:“虽说隔着房头,但郑南莲嫁到我们家的助力更大些,是人都能看明白;

    郑王氏也是个疼女儿的,当初不想女儿远嫁,荥阳的一亩三分地上,就属他们郑氏显赫;

    想来这也是为什么,就算郑元珣他们知道内情,却不开口的原因吧。”

    李建成点了点头,感慨道:“都是一肚子的花花肚子,有利益的时候就跳出来了。”

    “亲事这种事情,当然是父母说得算了,郑王氏现在那么信佛,家里的庶女又那么多……,也是个苦命的。”窦惠有感而发道。

    李建成也知道郑家的情况,太详细的不知道,但是郑继伯与郑王氏的感情不好,只要不傻都能看得出来。

    李秀宁不想说这些伤感的话题,转而道:

    “大哥,那明日的诗会你去吗?”

    李建成摇头道:“不知道,看情况再说吧。”

    “想来郑王氏不会那糊涂的吧,明明知道王霁的想法,还同意他的提议。”窦惠不太确定地道。

    一别经年,郑王氏已经不像当初她认识的那个灵气逼人的女子了。

    *

    此时,王霁正在对郑王氏道:

    “舅母,虽说我想亲上加亲,可是南莲表妹要是可以幸福,我当然乐见其成;但就怕所托非人,我想与李建成多接触一下,毕竟也只有我这个当哥哥的,可以与李建成多接触。”

    说话的时候,王霁的脸上带着惆怅与求而不得的失落。

    郑王氏看着王霁,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她不可能对于王霁做过的事情,都不知道。

    不过她觉得王霁年纪小,又心悦郑南莲,会针对那些求亲的,也可以理解。

    最重要的是,王霁只是表现出自己的才华,以此来让求亲的人怯步。

    加上女儿那不上心的态度,郑王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李家这门亲事,她很上心,尤其是郑双的那一场试探,李建成的大展神威,让她不能再满意了。

    再者,方才李秀宁过来的时候,说起李建成的文才也不错,那个《三字经》、《弟子规》都是李建成写的,她已经恨不得,马上把事情定下来。

    这种文武全才的女婿,打着灯笼都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