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 > 第260章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第260章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有道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郑王氏对李建成,便是如此。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王霁东拉西扯老半天,说了很多话,郑四夫人都含笑听着……

    但王霁总不会看马上就要煮熟的鸭子飞掉,他绕了快小半个时辰,都不见郑四夫人做正面回应。

    看郑四夫人表现出疲惫之态,大有让他离开的意思。

    王霁就对郑四夫人说了刚才的那翻话。

    不得不说,王霁长期寄人篱下的境遇,让他很擅长看人眼色,揣度他人心理。

    这翻话正好说到郑四夫人的心疼处。

    郑四夫人原本有一下没一下地,捻动着手里的念珠,闻言就是一僵,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

    让原本掐在指中的念珠,弹了出去,一声清脆的“啪”声响起。

    王霁的眼里闪过了得意,原本藏在袖中的攥紧的拳头,松了开来。

    他知道,郑四夫人要答应了。

    王霁抬眼看到郑四夫人还在迟疑,他就叹了口气,满脸难过,一拱手道:

    “洞林房家的四舅也在,舅母您也可以拜托他。”

    这是王霁的留下的连环招,知道自己行事会被质疑,他索性早早埋下了暗棋。

    不过,他他现在还不知道,郑元珣已经先行向李建成透漏消息。

    郑四夫人点了点头,有长辈在一边,虽说年纪差不多,但在对方的观注下,让李建成与郑南莲进一步接触下,她觉得可行。

    毕竟,成亲之后日子过得好不好,还要看性格。

    郑四夫人深有体会。

    于是,郑四夫人点了点头,她含笑对王霁道:

    “那就这么定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你先与永安说一下,明早我再与他细谈。”

    郑元珣,永安县男,所以郑四夫人这么叫他。

    王霁点头出去后,郑四夫人叫来了郑南莲,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

    郑南莲第一次对郑四夫人说了自己的意见:

    “母亲,表哥之前做的事情,我们不是不知,他策划的这件事,多半针对李大郎……”

    对于女儿开口为别人着想,郑四夫人心中一喜,看向郑南莲,笑意中带着别有深意的打趣。

    郑南莲感觉到郑四夫人的目光,一时间香腮染绯,如那雨后的清姿粉荷,多了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灵动。

    郑南莲羞赧地讪讪然:

    “母亲,我没有别的意思,李大郎毕竟算是救过妹妹,我不想他受到算计,而且,陇西李氏我们也不好得罪。”

    郑南莲其实就是把所有事情都看得太清明,而又做不到难得糊涂,看不破水至清而无鱼这道坎,才会让她自己“淡然”处事。

    但是,郑双对李建成的考验,让郑南莲觉得李建成为人君子和善。

    她不想这样的人受到牵连不说,今天在后山时,李建成说出她心中所想,不但知道她想把小狼崽送,还知道她这么做的初衷。

    这种心有灵犀,让她当时不由得心神失守。

    有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

    仅因一个眼神,

    一句话,

    或是一件事……

    郑南莲此时的神态,看在郑四夫人的眼里,让郑四夫人的笑意更浓,心里更是充满了安慰之情。

    郑四夫人知道,郑南莲这是对李建成有意,也正是这样,郑四夫人更想好好看一看李建成,她当下决定明天也要去诗会看看。

    不过,她是想着邀请窦惠与她一同带上幕离,暗中前去。

    郑四夫人打定了主意后,含笑对郑南莲道:

    “莲儿,你说的有道理,既然这样,明日你与双儿也去参加那个诗会吧。在你的面前,王霁如果什么有事做得过份了,可以让双儿打下圆场。”

    郑双年纪小,在这种情况下,很适合当枪。

    郑南莲不由得心生无奈,她不想利用妹妹,但是郑双趴在门后偷听了满耳,马上应了一声:

    “母亲,姐姐,你们就放心吧,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郑南莲哭笑不得的回头看向郑双:

    “既然这样,明日与我寸步不离,如果不答应的话,就算母亲应了,我也不带你。”

    “好!”郑双儿一本正地举起了手指,竖起手指做了个发誓的动作。

    郑四夫人看着郑双的样子,心里欣慰,至少二女儿没有受自己的影响,而看破红尘。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郑双的性子,其实也是歪的。

    她没有像郑南莲那样,想着逃避;她觉得就算没有男人,自己也要过得好好的,不要像母亲那样为了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哭泣落泪。

    郑双,其实就是郑观音,之所以此时还没有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还没有发生那场改变她命运的意外。

    也正是她报着这样的想法,在原历史中,玄武门事变之后。

    同样都是兄弟的女人,李元吉的老婆就被李世民收入宫中,而郑观音却一个人孀居五十年,在七十八岁离世……

    树上的李喜,听着房中传出的说话声,眼里闪过笑意,对郑南莲这个未来的女主人,他从心里往外的满意。

    长的好,家世好,性子也好——现在就开始帮着自己郎君了。

    他轻手轻脚地从树上下到地面,然后贴着墙边儿,飞快的跑开,因为,人有三急。

    等李喜方便完了之后,直接回到李建成的身边,毕竟李建成只让他监视王霁。

    现在王霁那边已经回去休息了,他想把刚才听到的事情,告诉给李建成。

    李建成在听完了李喜的话后,点了点头,让李喜下去后,一个人坐在灯下,静静地思索。

    他没有想到王霁对人心的把握,这么的透彻……

    之前,在后山王霁的表现就不如现在的这场安排,是他有意显敌以弱。

    还是因为,王霁对自己的不了解。

    或者说,王霁对郑南莲也不了解。

    更可能,是王霁在心怡人的面前,他和大脑里的荷尔蒙分泌过剩,多巴胺让他的智商急剧下滑。

    如果,王霁真是那种一但中了爱毒,就智商为零的话……

    这是一个好消息!

    李建成笑着自己抬手磨墨,开始回忆名家诗文。

    对于李建成来讲,参加诗会就是别人送来让他大展身手的机会。

    但有位伟人曾经说过:“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李建成要做准备……(未完待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