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 > 第317章 坐不住了
    第317章坐不住了

    郑双很好奇,可是她又不想破坏李大哥在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形象,迟疑着要不要开口。

    郑南莲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看着李建成与李世民两人,不自知间流动着的兄弟情深。

    小李二眼睛一亮,看向李成道:

    “大哥,那你小时候,可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李建成淡然地道:

    “那时年纪小,记不清了,你想知道的话,去问母亲吧。”

    郑南莲都没有想到,李建成会这么回答,不由得笑了出来,暗道:

    “功予,哄孩子还真有一手。想来以后,我们的孩子……”想到这里,郑南莲甩了下头,双腮飞红。

    郑南莲觉得李建成明显就是在忽悠小李二,她认为李建成之前说自己也调皮,是安慰小李二的。

    让小李二与郑双,不会觉得难堪。

    以李建成的这个年纪,文武双佳,这都需要时间,加上他又是嫡长子,被家人赋予厚望,天天被功课压得喘不过气来才是正常的,哪里还有时间去调皮。

    郑双长出了一口气,李大哥的形象保住了;她小声地对小李二道:

    “我突然觉得,你刚才是有意的呢……”

    “才不有,是你想多了。”小李二心虑地应了一句,然后低下头板着包子脸,十分认真地对着手中的孔明灯努力着。

    郑双看向郑南莲,得意得呲牙一笑,然后吐了吐舌头。

    李建成与郑南莲对视了一眼,会心而笑。

    这段小插曲过后,郑双与小李二都消停了下来。

    郑南莲与李建成之间蔓延着情意,就算是不说话,也能用无声胜有声来形容。

    一个时辰左右,十数盏孔明灯做了出来。

    按郑双的想法是,现在有人、有时间就多做些孔明灯,等自己想到要向上天许愿的时候,可以直接拿来放天灯。

    郑南莲与李建成都喜欢这种一共做事的感觉,便没有反对。

    小李二之前出了幺蛾子,现在就老实了,见郑双的提议没人反对,他也没出声。

    虽然,他做了两盏灯后,就已经有些做不住。

    此时。

    李建成看到小李二坐立不安的样子,暗道:“让李二这小子连着做这么长时间的手工,的确难为他了。”转而道:

    “二郎,你去把笔墨拿出来,要写寄语了。”

    小李二如蒙大赦,马上起身,但当他站起来后,又不知道去哪里拿笔墨,他眼睛一转,跑到松香的身边。

    松香会意地带着小李二去找郑寅要笔墨。

    出了小院,松香失笑道:

    “二郎君,大郎君对你真不错,看你坐不住了,就找了个借口让你出来活动。”

    小李二少年老成地点了点头:

    “大哥好的时候是挺好的。”后半句,要是少收拾自己那就更好了。

    松香咯咯地笑了,没再继续说什么。

    郑双这时一脸狐疑地看向李建成道:

    “李大哥,你怎么让李二去拿东西,他对府中又不熟悉。”脸上无声地写着,你应该让我去才对。

    郑南莲失笑摇头,轻声道:

    “二郎是男孩子,坐了这久,想来是烦了,让他起来走走。”

    李建成含笑道:

    “二郎是不知道,不过他鼻子下长了张嘴,可以问啊。”

    郑双哦了一声,皱了下鼻子,看似自言自语的道:

    “我就说嘛,李大哥怎么会做这么愚蠢的决定,原来是这样啊。”

    郑南莲心有所动,李二是男子,不喜欢做手工,李建成是男人,想来也烦了吧:

    “双儿,现在已经做了十多盏了,应该够你以后放的了,等下写好了寄语,我们就休息一下吧。”

    李建成看出郑双意犹未尽的样子,但郑南莲说话了,他自然要附和:

    “双娘,这孔明灯上的纸很薄,放久了稍不注意就会坏掉,以后有机会再做就是了。”

    对于这个古林精怪的小姨子,李建成是双标的,毕竟不是自家的孩子,说话的方式也不同。

    之于脑残粉,自家偶像说的话,比皇帝的圣旨都管用。

    郑双一推还没有做好的孔明灯:

    “好啊,那我们不做了。”

    郑南莲苦笑着看向李建成:

    “功予,我都有些吃味了,双儿怎么就那么听你的话。”抬手把还差一点就完工的孔明灯拿了过去。

    九十九步都走了,还能差这一哆嗦。

    郑南莲的话,让李建成顿觉不妙,想到郑双原历史中与“李建成”的渊源。

    他马上挑眉看向郑双道:

    “双娘,我也很疑惑,这是为何?!”

    “李大哥说的话有道理啊。”郑双觉得莫名其妙,看向郑南莲道:

    “大姐,我听话也不对了吗?!”

    郑南莲抬手刮了下郑双的鼻子,无奈地道:

    “你啊……,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平时母亲的话,你要是这么听话就好了。”

    郑双腹诽——我总不好说,李大哥说出来的话中听,母亲都是训斥。

    所以,她嘻嘻笑道:

    “大姐,你和母亲的话,我还更听你的呢。”

    郑夫人更多的是教导子女,而身为姐姐的郑南莲是谈心。

    郑双也就更愿意听郑南莲的话。

    李建成长出了口气,觉得自己没做贼,干什么心虚呢!只能归结为自己知道的太多了。

    他转而岔开话题:

    “双娘,这么久了,你的寄语想好了吗?!”

    郑双笑得很神秘地道:

    “想好了,不过现在不告诉你们。李大哥,你真的要上天下太平这样的话吗?”

    李建成也卖了个关子:“借双娘你的话一用。”

    “啊!”郑双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去拉郑南莲的袖子:

    “大姐,你看李大哥欺负人!”

    郑南莲并不回应郑双的话,反而道:

    “好了,别摇了,你自己都不想说,怎么反过来怪别人呢。”

    郑双傲娇地用力拉了郑南的衣袖:

    “姐姐,我不是说这件事,你明明知道的,我在说李大哥学我说话,你们这是合起伙来,想让我开口呢。”

    李建成与郑南莲对视一笑后,异口同声的道:

    “正是如此!”

    郑双被李建成与郑南莲怼得颓了,她的肩膀垂了下去,撒娇地靠在郑南莲的身上:

    “姐姐,你就不想知道,李大哥要写什么?!”(未完待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