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 > 第85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二)
    第85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2

    宇文承趾目光闪烁,细品了李建成的话,觉得对方说的不像是假话,脸上才再次有了笑模样,道:

    “原来是这件事啊,唐国公正忙着(突厥)启民可汗来朝拜的事情。”

    李建成点了点头道:“原来是如此,逢如此盛事,承趾兄为何偏偏回来,而且行色匆匆?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顿了一下才道:“可需要我帮忙?!”一脸真诚。

    宇文承趾听着李建成的话,心里怎么就那么的堵得慌呐!什么叫我偏偏回来?还暗指我家里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可是他的脾气刚要发作出来,又听到李建成说要帮忙,这口气憋得不上不下的。

    李建成看着宇文承趾那精彩的脸色,表示——小爷儿我就是故意的,怎么不憋死你!!!

    然后,他装着什么都没看出来的样子,一脸担忧地道:“承趾兄不用与我客气,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亲戚……,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可是赶路太急,身体不适啊?”

    宇文成趾他三叔宇文士及尚了隋炀帝的女儿安阳公主。

    而李建成的祖母独孤氏与安阳公主的祖母独孤伽罗是姊妹。

    如果这么论的话,李建成要比宇文承趾大一辈。

    但是,宇文承趾他母亲是隋朝的宗室之女,与杨广是一个辈份的。

    总之有点乱,所以,李建成并没有一开口就管宇文成趾叫外甥。

    可要真按亲戚论的话,指的自然是宇文士及的媳妇安阳公主那边的关系。

    宇文承趾又不傻,这亲戚关系自是论得明白,所以卡在中间还没有下去的这口气,憋得更加难受。

    脸色更加的地精彩!!!

    可是看着李建成话里话外都是关切的话气,有道是抻手不打笑脸人。

    宇文承趾只好压下心中的那口老血,不过也实在是不想与李建成再说话了,匆匆说了句:“母亲还在感灵寺等我,就此别过。”

    话音未落,他双腿一磕马肚子,单手一抖马缰绳,越过马车扬长而去。

    感灵寺始建于隋文帝二年(582),位于延兴门内新昌坊。唐龙朔二年(662)复立为观音寺。景云二年(711)改名青龙寺。

    其又名石佛寺,是佛教八大宗派之一密宗祖庭,唐朝佛教真言宗祖庭。

    千年后亦然屹立于西安市城东南的乐游原上。

    李建成从窗缝处探出头去,看着宇文承趾离开的方向,目光闪了闪,然后对李喜道:“先不转了,回府。”

    李喜嘬了一下牙花子道:“怎么这碰上他了呢……”身体边往后靠了靠,单手挑帘,看向车内说了句:

    “郎君,他这速度,应该是到家喝口水就出来了吧,这么着急去感灵寺,又娶不上媳妇。”

    说完,他摇了摇头,也不等李建成说什么,便一抖马鞭驱赶马车。

    李建成坐在马车内,把门帘拉开挂在铜钩上,左手有没下没一下地点击着膝盖道:

    “我觉得你说得有些道理,可能是去相看亲事……既然你好奇,等下你就去感灵寺看看。”

    李喜就是一愣,马上回头看了李建成一眼,当他看到自家郎君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吗?马上道:

    “郎君您不去吗?”

    李建成摇了摇头说道:“不去,你打听好了,回来告诉我,我回家要给李二做礼物。”

    李喜神色一敛,重重地点了点头。

    等回到国公府后,李喜把马车停到了门口,李建成下车后,他便往感灵寺而去。

    窦忠一直门房处等着李建成回来,现在看到人后,忙上前道:“郎君,李喜这是……?”

    “让他去办点事情,忠叔,放心没危险。”李建成含笑着道:“我回屋去给李二做礼物去了,没什么事的话,不要打扰。”

    窦忠点了点头,说道:“郎君可要先用些什么吃食?”

    也到了吃茶点的时间了,李喜不在,窦忠便问了出来。

    李建成摇了摇头道:“等下送一壶热水进来就行。”说完,越过窦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李建成进了房间后,把做面具的材料摆在桌子上,飞快地动手做了起来。

    因为这个时代没有卡纸,便需要一层层地用糯米浆糊叠加竹纸。

    不大一会儿,窦忠送水进来。

    李建成只是招头看了一眼,说道:“放在桌上吧,等下我再喝。”

    窦忠笑了笑道:“郎君,可需要我做些什么?”

    李建成摇了摇头道:“礼物重在心意,还是自己做的好,到也浪费不了多少看书的时间。”

    “郎君,您现在过目不忘,看一日等于别人旬余,如今休息一下脑子也好。”

    窦忠昨天来大兴的路上算是看到了李建成的读书速度。

    之前他到是听说过,李建成把书房里的书差不多都看完了。

    窦忠当时只是一听一过,认为李建成所谓的看完,只是看完了其感兴趣的书。

    所以,当他看着李建成在那里一目十行地翻页,便没忍住问了一句:“郎君在找什么?”

    李喜自豪地道:“郎君那不是在书上找什么,而是在看书。”

    “真的?!”窦忠诧异地脱口而出道。

    李建成抬眼看向窦忠道:“这些本书是我从刘宏朗那里借来的,这几本是我刚才看过的,忠要不要考考我?”说完,往嘴里扔了一块糖,咔咔嚼碎咽下。

    窦忠知道自家没有医书,当会对李建成的话不疑有他,只是以前也没有发现‘李建成’有这样的本事,于是便抽了几页问了起来。

    哪知道李建成真的对答如流。

    窦忠眼睛放光地道:“这可是过目不忘啊!郎君如此大才,为何以前不表现不来?”

    李建成苦笑了一下后道:“忠叔,我要说是因为此次落马,把脑袋摔开窍了,您信吗?”

    窦忠眼角抽搐了两下,脸上写着郎君这是开玩笑的吧:“……”要是脑袋摔一下真能变这样,我也想摔。

    李建成哈哈一笑道:“以前好玩,看书静不下心,此番缠绵病榻,实在无聊,便用书打发时间,才发展自己有这样的天赋。”

    窦忠:“……”(未完待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