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辛哲传 > 第92章 鬼上身
    车辚辚,马萧萧,九月长安,正是踏秋的好时候。

    马车出了城,沿着笔直官道一路向南,来到终南山。

    大唐立国之初,国子监设在前朝旧址,位于皇宫东南,但随着大唐国力日益强盛,到长安求学的士子越来越多,国子监装不下那么多人,只能搬到终南山上。

    辛哲驾着马车,来到山门处,已经有数百名士子守在门口,有男有女,最小的七八岁,最大的已经须发半白。

    此时山门未开,士子们守在山门前,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谈。

    辛哲将马车停在马场,交给小厮,和楚楚来到山门之前,就听旁边有士子在闲聊。

    “也不知今年的入学考核是哪个祭酒大人出题,我的心里总是没底。”一名胖胖的士子说道,很是焦虑的样子。

    “许祭酒吧,轮也该轮到他了。去岁是赵祭酒出题,考校诗文,就发了一张纸一支笔,让临场作诗。”旁边的身形魁梧的士子唾了一口,“真倒霉。”

    “你一个修炼战技的修士,难怪没考上。不过我倒是听说有个家伙,写了一首打油诗:远看南山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若把南山倒过来,下边细来上边粗。是不是挺有趣儿的?”

    那魁梧士子脸一黑,哼了一声,转身离开,留下那胖士子一脸疑惑。

    “恐怕那首诗就是他作的吧。”辛哲凑上前去,提醒道。

    小胖子恍然大悟,随即忍不住笑起来,“我和几个好友总是拿这首诗打趣,却没想到今天能见到作这首诗的大才子。”他好不容易收敛了笑容,对辛哲拱手行礼,“在下机关城墨俞,请教公子大名。”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机关城是五城之一,以机关术闻名天下,盛产机关傀儡。

    辛哲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有些憨态可掬的小胖子居然就是机关城的人,拱手还礼:“万年县不良人,辛哲。”

    小胖子有些意外,在他印象中,不良人都是邋里邋遢的形象,而眼前的不良人穿着干净整洁的圆领袍,脚蹬皂靴,头发梳的一丝不乱,还带着一个漂亮丫鬟,看起来就像一个勋贵家的公子哥儿。

    “刚才听你们说起考核的事,我第一次来,不知道进入国子监还需要考核,还请墨师弟告知一二。”辛哲见他比自己小,便以师弟称呼。

    墨俞也不藏私,说道:“国子监每年秋季都会举行考核,收纳新生,但国子监招新和大唐朝廷科举取士不同,这里只招收修者,只要能够通过考核,都能进入国子监。”

    “既然只招收修者,为何去岁考核时还要让人写诗作文?”辛哲问道。

    墨俞确是神秘兮兮地笑了笑,四处看看,这才小声道,“考场发的纸和笔,都隐藏着符文印记,说是考校诗文,却是在探查考生对符文阵法的了解认知,刚才那道友,连祭酒大人的意图都不知道,如何能通过考核?结果作了一首撇脚打油诗,成了笑话。”

    小胖子说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笑说一阵,前来应考的士子渐渐多了起来,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吱呀一声,山门缓缓打开,一名中年儒士走了出来,他身穿大氅,广袖飘摇,说不出的风流俊逸。

    “那便是许祭酒了,果真今年是他主持,这下不妙了,许祭酒生性怪癖,但凡是他主持的大考,都不好过。”墨俞脸上写满忧虑。

    小胖子看一眼辛哲,见他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颇为意外。

    正此时,后方传来一阵骚动,辛哲转身看去,却见人群主动让开一条道路,一个年轻僧侣缓缓朝这边走来,他穿一身素衣,眉眼极其清澈干净。

    正是佛子。

    天子寿辰前夜,佛子在芙蓉园为娘娘讲经,引来佛光普照长安城,整个长安,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了佛子的存在,不管是不是佛宗信徒,看到那天地异象之后,都对佛子生出敬畏之心。

    见佛子走来,人群如潮水般退开。

    士子们心中惊骇,今日是国子监开考纳新的日子,佛子来此处干什么?

    面对众人的疑惑目光,佛子丝毫不受影响,径直来到山门之前,双手合十,不言不语。

    许祭酒视线落在佛子身上,略一停留,就不再看他,而是环视四周,朗声说道:“此次国子监纳新,由我全程监考,诸位都是来自天南海北的才子俊彦,不论身份地位,不管修为高低,只要能够通过考核,便是我国子监的学生。”

    “我也能参加考核吗?”一道女声幽幽响起。

    辛哲循声看去,见声音响起之处,站着一个精瘦汉子,他头发散乱,形容枯槁,脸色蜡黄,嘴唇苍白,没有半分血色。

    但刚才明明是女子的声音。

    见众人看向自己,枯槁男子满是疑惑,看着众人,诧异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

    众人都是疑惑,这声音和之前的声音完全不同。

    辛哲细细看去,却见那男子头发后面,藏着一只阴森森的眼睛。

    山门前的许祭酒微怒道:“出来讲话。”

    枯槁男子愈发疑惑,正此时,他散乱的头发被撩开,露出一张惨白的女鬼的脸,那张脸搭在男子肩头,男子却浑然不觉。

    周围的士子,全都向后退去。

    男子从疑惑变为惊恐,不断转身看向周围的人,“你们怎么了,为什么要怕我?!”

    随着他转身,辛哲发现那女鬼贴在他背上,腿缠着他的腰,手环住他的胸,如同章鱼一样黏在男子身上,男子却浑然不觉。

    “鬼,鬼啊!”有士子惊呼。

    “鬼?哪里有鬼?”枯槁男子惊恐后退,他一退,身后那些士子如同躲瘟疫一样躲着他,枯槁男子越发惊恐,大喊道,“鬼在哪里,你们别吓我!”

    许祭酒面色如常,对那女鬼说道:“我说过,只要能通过考核,都可进入国子监。”

    女鬼咧嘴一笑,露出森白尖牙,灵巧地从男子背后转到他身前。

    男子忠于看到了女鬼,顿时大惊,汗如雨下,双股颤颤。

    女鬼腥红的双唇凑到男子面前,猛地一吸,硬生生将男子的魂魄吸入口中。

    男子脸色本是蜡黄,被女鬼吸了魂魄,顿时变的苍白,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就此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