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造化剑尊 > 第51章 赏金令
    赏金令:

    杀方恒者,赏一亿金!

    再赏灵级丹药十枚!

    再赏灵级武技三门!

    赏!赏!赏!

    重重有赏!

    这一日,天降白霜,大雾蒙蒙。

    但却并不影响大家看到这个消息,因为只要你出门,长街或小道,屋顶或河畔,都散落着一块块一方见小的粗布,上面所书写的,便是上面的内容,落款印章:天南刘家。

    假如你碰巧没有出门,也不要紧,这个消息总会传入你的耳中。

    茶馆、酒楼、说书的、唱戏的,乃至闲来无事的左邻右舍,在这一日,满口都是在谈论这赏金令一事。

    可以说,今日的话题是被赏金令承包了。

    城主府。

    “爹,给我三千精兵,我非把这刘家给抄了。”楚南与楚天父子二人对坐,楚南忍不住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说道。

    楚天沉吟少许,旋即也徐徐站了起来,他的模样已不似方恒第一次见面时精神,近来好像是愁事缠身,眉宇间尽是无奈。

    “动不动就把这家抄了,那家抄了,你能抄几家啊?要不要把天南城全抄了?你以为城主是什么?”楚南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喜怒,也没有责怪楚南的意思,更多像是在说教。

    “可是爹……”楚南欲言又止。

    “不用可是了,南儿,爹知道你的心情,你能为朋友如此,爹也很欣赏,只是这终归是个武者的世界,而不是朝廷国家的天下,掌权者表面风光,其实也只不过是那些强者的拳头、利剑!是工具罢了。你应该明白的,别人尊重爹,不仅仅是因为爹是城主,更因为爹是紫府境的武者。”

    “如果一个世家真的撕破脸皮了,你还妄想用权利镇压?更何况……算了,此事你自己想办法,爹就不参与了。”楚天也是带有苦衷。

    楚南沉默了一会,点点头,也没有怪楚天,他理解楚天。

    “强者,总是从道道难关中一一熬出来的,想来方恒小友自有能耐,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不过,若真到了生死危机时刻,定要用一切手段保住方恒的性命,他对你以后,有莫大帮助。”楚天认真道。

    “爹,我们以后到底要做什么?你又怎么知道方恒就能帮到我们呢?”楚南忍不住问道,虽然这个问题问过很多次都没有答案,但他还是问了。

    楚天双眼微微闭起:“无需多问,时机到了,你自然知道,你先趁这次武道大会,进入圣阳学院,想办法取得战神诀与狂战剑法续篇,好好修炼,其余的不必操心。”

    ……

    留香酒馆。

    “第三个了。”

    靠窗的一张八仙桌上,其中一个酒客斜眼看着楼下街道上,一个少年拔剑、染血、收剑、淡然、离开,相同的动作,杀的却是不相同的人,心情复杂的道。

    另一个酒客道:“是的,第三个了,原以为赏金令一出,这方恒应该连夜逃离天南城才是,再笨一些,也该躲在家里不出门,哪知道,他偏偏选择了最愚蠢的做法,大摇大摆上街来了。”

    “呵呵,愚蠢的不是方恒,是那些被赏金令红了眼的人。”

    “没错,如果一亿金那么好得的话,还轮到那些瘪三角色?”

    “是不好得,可那毕竟是一亿金,对于大多数武者来说,这都是一个天额数字,我动心,你们也动心,说那些死在方恒剑下的人是瘪三,那么你我充其量是憋二,哈哈。”

    “钱,得有命花才行,我有一计,即有机会挣这赏金,又可以立于不死之地。”一人转着酒杯,笑道。

    “哦?愿闻其详。”几人看向那人。

    “我们先在桃山百强争夺战中入选,一旦入选,在百强之战时,便可以对付方恒,百强之战不同于海选对战,百强是可以自己挑选对手的,届时,只要你我都选方恒为对手,效仿那刘念生之举,我们可比刘念生有优势,胜率极大。”

    “优势?”

    “没错,我们人多,可以使用车轮战,只要将方恒拖至精疲力尽,再派一人上阵,一举击杀,这到手的钱,我们均分便是。”那人邪笑道。

    “妙哉!”众人双目放光,他们在座五人,就算平分,也是一人两千万金币,两枚丹药,武技可以折算成金币再平分。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再找几人,凑足十人,来个稳中求胜,诸位意下如何?”提议的那人说。

    众人犹豫了一会,点头:“虽是不舍得人多均分金币,但那方恒实在是摸不透,稳中求胜,好过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哈哈,这就是我们与那些瘪三的不同之处。”

    ……

    夜,苏府。

    “方恒,那刘家这次是死了心要致你于死地,他们自己不出手,却搞了个赏金令,真是狡猾,我看你最近还是少出门为好,万一……”苏月汐担忧道。

    “他们要来,便来,他们要战,便战,刘家既然如此冥顽不灵,惹急了我,有朝一日,我必将其连根拔起!”方恒冷声说道。

    苏月汐吐了口气:“好在的是,我们天南城是小城,凝丹境以上的高手不多,又都是有头有脸的前辈,不会亲自对你动手,否则,那赏金丰厚,恐怕你早已遭了毒手。”

    “对了,我听言有人要在百强战中针对你,你可要小心一些,到时保留实力,不要硬拼,反正你进入百强后,便已获得了上天南雪峰观战的资格。”苏月汐提醒道。

    方恒微微一笑,道:“有你真好,免了我不少麻烦。”

    “这算是情话吗?”苏月汐也笑道。

    “你希望是吗?”方恒问。

    苏月汐自嘲的笑了笑,“只是我希望有什么用?你心里有人了,不过……方恒,天南论武之后,我还是希望你我不要太陌生。”

    “我用一句话,霸占了你三个月,你不问缘由,没有怨言陪了我三个月,我……很感谢。”

    方恒微笑:“不会的,我们是朋友,更何况我们已经……我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那是我自愿的,你不要成为负担,也是我主动的,你不必放在心上,如果有一天,你能真的喜欢上我……如果有那一天,再说吧。”

    “早睡吧,明日要上桃山,争百强。”苏月汐黯然上了床,不再说话了。

    方恒伫立原地,沉默少许,也不再说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