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鳞兵王 > 第423章 妙计
    “啊,老大你干嘛!”

    “我去,快住手,我的鼻梁骨,鼻梁骨断了……”

    三人瞬间惨叫,沦为普通人的他们,哪里能招架得住苏阳的摧残,半分钟不到就跪地求饶了。

    不远处,楚欣丘黎赶紧走了过来:“苏阳,你这是干嘛?你要打死他们吗?”

    “没有,我这是帮助他们训练呢。”

    苏阳黑着脸,又是一拳拳下去。

    “老大,不对,不对啊,黄级练皮肉,可我们都还没到达黄级呢。”

    韩烁捂着脸,尽量不让苏阳破坏自己完美的容颜。

    “是啊老大,你,你这不会是找我不出气吧?”

    王正兴也是大声叫苦,身为普通人,在苏阳的铁拳之下,毫无还手之力。

    “没到黄级,可以提前练啊。”

    苏阳冷哼,又是几拳轰出。

    砰,砰砰砰……

    “老大!”

    砰砰砰!

    “哎哟,疼疼疼……”

    砰砰砰!

    终于,苏阳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绷带:“这下,终于爽了。”

    “怎么了,看你把他们给打的,都快哭了。”

    看了一眼歪着嘴,极为委屈的罗彪三人,楚欣在苏阳面前蹲下,关切道。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被余峰那孙子摆了一道,心里不舒服。”

    苏阳耸了耸肩:“不过现在好了,都过去了。”

    “卧槽!”

    “苏阳,卧槽你大爷的!”

    瞬间,罗彪三人爆发了,胸口起伏中,纷纷跳起,一下就将苏阳按在了地上,哐哐一顿揍。

    砰砰砰,砰砰砰……

    一通扭打过后,四人都是鼻青脸肿,一个个气鼓鼓地蹲在地上,看得楚欣丘黎都是噗嗤一笑。

    “好像,我们小队很久都没这么欢乐过了。”

    “是啊,这种一起训练,打打闹闹的日子,真好……”

    两女说着,四人猛然站起,怒气横生地看着两女。

    “欢乐?”

    “你们这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罗彪几人一阵怒斥,苏阳双手掐腰:“你们两个最好现在道歉,而且,必须拿出点实质性的诚意来。”

    “关我们什么事了?”

    丘黎满脸不解,打人的又不是自己,难道自己说句话还有错了?

    楚欣的想法也是如此,不过她看到四个大男人鼻青脸肿的样子,恻隐之心微动:“别装了,说吧,想要什么好处?”

    苏阳头一歪:“什么叫我们想要什么好处,这是你们的罪有应得,今晚我要吃烧烤,必须老姐你亲自做,丘黎,你后勤保障,偷一下懒都不行。”

    “对,我们要吃烧烤!”

    罗彪三人立刻举手。

    “就你们这德性。”

    楚欣丘黎香肩一耸,早就知道他们想来这一招了,不过看在他们满面挂彩的份上,也没点破。

    沉默,算是答应了他们。

    “嘿嘿,我这一招妙吧?”

    看着两女走出训练室去准备食材去了,苏阳头一抬,自信道。

    “老大,果然是妙计!”

    三人异口同声。

    “嘿嘿,妙吧?”

    “哈哈,妙计!”

    “嘿嘿,妙吧?”

    “哈哈,妙计!”

    “……”

    这一夜,苏阳几人大饱口福,而苏阳,在基地内只待了三天。

    这三天内,难得放松,和罗彪几个孙子一起,如同放纵的野马一般。

    这种和兄弟无忧无虑的日子稍纵即逝,三天后,他离开了基地,来到了燕京。

    在康博士的“公司”,苏阳见到了余丽,只不过现在的余丽,被特殊处理后,冰冻在一座水晶棺材一样的器皿里,看得他阵阵揪心。

    “哎,那天如果我离你再近点,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叹了一声,苏阳转身离开,下午,回到了苏家。

    “阳哥,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家主房间内,苏杰一脸激动,给他讲了许多关于自己这段时间如何管理家族的事情。

    不过对于这些,苏阳并不太感冒,只是一句敷衍了过去。

    “不错,老爷子竟然把属于家主的房子都给你了,看来,他肯定了你这个家主了。”

    苏阳环顾房间一周,感叹道:“哎,这房子原本应该是我的啊。”

    “你啥时候要,说一声就行,我苏杰,嗝都不带打的。”

    苏杰立刻起身,郑重地拍了拍胸脯。

    “你想多了,这种烦心事我不想揽在自己身上,还有,我回来是来找老爷子的,至于你嘛,就是顺带看看。”

    一句话说完,苏阳推门而出,来到了苏南峰的小院内。

    此时,苏南峰正躺在太师椅上,悠闲地哼着京剧小调,感觉无比惬意。

    “很有情调嘛。”

    苏阳在苏南峰对面的石凳上坐下,打趣道。

    “你小子,要吓死你亲爷爷不成?”

    苏南峰被吓了一跳,骂咧了一句,徒然和颜悦色了起来:“好孙子,你回来也不打声招呼,葭葭呢?”

    “她没来。”苏阳耸了耸肩。

    “看到了没,门在那。”苏南峰一指小院大门。

    “看到了,怎么了?”苏阳皱眉。

    “滚!”

    被苏南峰突如其来的呵斥,苏阳歪着嘴:“你吃枪药了吧,您孙子我是哪里惹你了?”

    “是!”

    苏南峰瞪着他:“葭葭怀孕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是你第一个通知我,老子还是从别人口中听说,你说你有没有得罪我?”

    苏阳一拍脑门,原来老爷子是为这事生气呢。

    “当时不是忙嘛,后来我也告诉你了啊,你当时还挺开心的。”苏阳嘿嘿一笑。

    “老子自然开心啊,可不是你第一个告诉我,老子就是不爽。”

    苏南峰一脸猪肝色,因为第一个告诉他赵葭怀孕的,不是苏阳,而是龙老。

    其实,这一点苏南峰完全误会了苏阳,他当时也是第一时间通知的,只是,得知赵葭怀孕的第一人,应该算是龙老。

    “好啦好啦,不就是一个消息的及时性嘛。”

    苏阳给苏南峰倒了一杯茶:“到时候您大孙子的名字,就由你来定,这个特权牛吧?”

    “呸,这本来就是老子的特权,难道你觉得你有资格取不成?”

    苏南峰白眼一翻。

    苏阳则是一阵恶寒,老子的儿子,老子取名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不过看着老爷子越来越苍老,他也没犟,而是道:“好啦,先不说这个了,我这次回来,是有点事想和你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