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西游之狂暴妖王 > 第363章 神秘血液。
    未曾关注,反倒是楚宇肩头的雷兽,起了反应,似乎是厌恶了被人直接观看的感觉吧,直接站起身子,朝着东方俨然嘶吼着,身体四周,一道道的光芒不断的爆发,转瞬之间,便已经增长到了一种凶兽的地步,而楚宇四周的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连连后退,没有一人,胆敢上前,一时之间,雷兽傲视苍穹,略显狰狞。

    楚宇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更没有丝毫想要说话的意思,对于他来说,所有的东西,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东方嫣然若是识趣的话,自然会很快离开,若是不识趣的话,自己也自然不会放过他,就是这般的简单,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这也是为什么,此刻的楚宇的眉色之中,始终带着笑意的缘故。

    东方嫣然显然不明白楚宇的意思,只是在一旁静静的伫立着,想要看透面前的公子哥,可是看了良久,却是无果,看不透,或者说,他跟就没有办法看透,面前的人,实在是太神秘了,以至于让自己的父亲都有所退缩,之所以退缩,一方面是因为八荒大乱,另一方面的原因,只能从楚宇的身上找,而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楚宇本身,乃是一个变态,所以让他的父亲产生了忌惮,这才未曾动手。

    思考到这里,东方嫣然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的忌惮之色,没有说话,悄然的转身,已经将目光,看向来拍卖台上,此刻,拍卖场之中拍卖的,依然是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自然不会让东方嫣然感兴趣,她的目光,时常的看向楚宇,似乎是想要将面前的这个小子看透,但是又无法看透。

    此刻的楚宇,在她的目光之中,就像是一个谜团一般,耐人寻味。

    书生的装扮,凶兽的霸道,这一刻,张狂二字,写在楚宇的面容之上,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问题的,因为这样的文字,才能彰显楚宇的霸气,楚宇本身,更像是这两个字的代名词。

    黑洞一般的眸子,带着凶兽的气质,无一不是在彰显着这个人的不一般,只是,让东方嫣然没有搞清楚的是,面前的这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出现在这个神秘的地方,按理来说,这里的一切,都不会是他想要的,难道,他便是那个神秘的买主不成,亦或者,是那件东西的卖主?

    不知道,也不用知道,这一刻,东方嫣然的目光之中,只剩下了疑惑二字,疑惑之余,对于楚宇的期待。

    东方天下则不然,没有去观看楚宇,也没有去看楚宇肩膀之上雷兽的构造,甚至没有抬头看楚宇一眼,只是静静的,观察着不远处的拍卖台,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东西,又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总之这一刻,在所有的问题面前,这个东方天下,显得尤为的稳重。

    世间一分一秒的度过,别人不着急,楚宇自然也不会着急,对于他来说,在场的所有东西,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所有的事情,都会落下帷幕,他来此地的目的,只是为了打探消息,而在不久之前,他已经找到了十分确切的消息,所以此刻,所有的事情,都不用那么担心,自己只要安心的等待便好,至于别人,都不用在乎。

    不过此刻,楚宇真正在乎的,还是东方天下来此的真正目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的东西浮出水面,浪潮一潮接一潮,对于楚宇来说,这样的事情,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自然不用多想,静静的等待着。

    而东方天下似乎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作者,没有开口,半眯着眼睛,处于假寐的状态,在他的臂膀之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醒目的疤痕,略显狰狞之色,这一道疤痕是当年战斗的时候留下来的,配合上图腾之间的力量,这一刻,东方天下的面容,略显高大了几分。

    忽然,东方天下骤然睁开了双眼,目光一转,已经看向了拍卖台之上。

    而这一刻,楚宇原本平静的心神,也在这一刻,躁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拍卖台上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的身体在颤动,为什么,我的心神不受控制,为什么我的肩膀,我的躯体,都有一种遏制不住的悲伤。

    那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这样?

    楚宇的双目慢慢的瞪大,目光之内,带着几分的精光,看着场中,那一个老者手中拖着的瓶子。

    瓶子之内,是一些淡金色的液体,似乎是什么生物的血液,又似乎是别的什么。

    血液的贩卖在八荒之地十分的常见,因为在身体之上攥刻图腾之力的话,越是强大的血脉,越是能发挥作用。

    可是,是什么样的血液,能让楚宇产生共鸣呢?

    亦或者,是什么样的血液,能让楚宇的身心,产生如此强烈的发应呢?

    没有人回答,这一刻,东方天下已经起身,手指紧紧的攒着手中的椅子,目光之内,带着些许的寒芒,紧张的看着场下,仿佛那里拍卖的,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

    此刻,看台上的拍卖者先是看了一眼东方天下,然后,这才徐徐的说道。

    “接下里拍卖的这一件拍品,乃是产自天地之间,一种圣物的身体之上,由这种生物的血液构成,传闻之中,这种生物得天独厚,受到天地的眷顾,一出生,日月无光,天地祥和,乃是和平的象征,又有传闻称,这个生物,原本就不属于人间,而是属于上苍的,而有幸,在八荒之中,有一位前辈击伤了那个生物,并且获得了他的血液,不过,无奈的是,最终让那个生物逃跑了,随意今天拍卖的东西,在场的诸位,切记不可传出去,不然惹怒了前辈,在场的诸位,就等着被血洗吧。”清淡的话语,带着些许的狰狞之色,轻声的述说着,言语之中,并没有威胁的意思,但是在场的人,却是感觉脊背一寒,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