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02我保证在你榨干我之前,你先被我榨干
    染七七淡漠的看向凯撒:“凯撒,控制你的情绪,带着雪素和我出去!”

    凯撒不动。

    “凯撒!”染七七语气加重,“你别不知好歹!我冒险才让你们见面的,不然就没有下次了。”

    然而,凯撒还是不动。

    梁雪素被双方都吓到了,她吸了吸鼻子,“凯撒,我们听seven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了不是吗,只能相信她。”

    凯撒回过神来,拉着梁雪素就往外走。

    霍君陌拦着染七七的肩膀,“我能理解他。”

    染七七抬头望着霍君陌,“可是君陌哥哥,你可别学他。”

    霍君陌笑了笑,拉着她追出去。

    他们到了天台。

    “凯撒,借用这次婚礼,你想带走雪素我可以帮你。”染七七道:“但是你必须要等,这一个月里你们不能再见面,最好是你离开这里。”

    “不行!”凯撒斩钉截铁,“我不能离开她。”

    他一暴怒,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戾气。

    梁雪素最害怕他这样了,吓得缩到染七七的身后。

    染七七轻叹,“既然你觉得自己这么牛,人给你,你和她今天是生是死,都跟我们没关系!”

    她走到霍君陌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气呼呼的:“君陌哥哥我们走,有人不识好人心,我还不想管了!”

    她保证,他们连这栋大厦都走不出去。

    梁雪素气得瞪着凯撒:“你非要把真的帮我们的人都气走是不是?!”

    凯撒看着梁雪素眼睛红红的,委屈又带着怨恨,他喊道:“染七七,站住!”

    染七七停下来,回头。

    “我配合你。”凯撒嗓音沉重,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只能这么做了。

    染七七气得走回来,“你他娘的下次能不能让我把话一次性说完?”

    凯撒绷着一张脸。

    霍君陌在后面淡淡道:“七七,不要说脏话。”

    “有些人实在是可恶。”染七七也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啊。

    霍君陌无奈的摇摇头,他家的小女人大多时候是文静乖巧的,不过真的动怒了也挺可怕的。

    “我的人已经成功打进了欧阳珏安保内部,凯撒你需要易容混进去,但是在那之前你必须制造一个准备离开的假象。”染七七对他道:“易容对你来说不难。”

    能潜入到欧阳家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能近距离的保护梁雪素,他当然高兴。

    可是要按耐住内心的波澜,看着欧阳珏对梁雪素……他似乎做不到。

    “这些日子我会住在欧阳家,欧阳珏不会在我眼皮子底下做什么。”染七七知道凯撒的顾虑,再说梁雪素服了毒药,欧阳珏也没办法得手。

    显然,命更重要。

    “我和她单独谈谈。”凯撒哑着嗓子。

    染七七点点头,她和霍君陌走到另一边。

    “凯撒。”梁雪素嗓音轻颤,一双眼睛雾气昭昭的,“欧阳珏告诉我说你受伤了,你好了吗?”

    “为什么要走?”凯撒问道,嗓音如冰一般的阴寒。

    梁雪素望着凯撒,贝齿咬着红唇,像是要咬破一样。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只是一直在哭,还不敢哭出声,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凯撒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他死死的抱着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梁雪素哭得更厉害,哽咽着,“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凯撒的嗓音闷闷的,是我不好。

    “不是。”梁雪素用力的摇着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凯撒,我们不能在一起了。”

    凯撒没有松手,“你在说什么胡话。”

    梁雪素哭得肝肠寸断,颤巍巍的回答,“我服了毒药,凯撒就是禾静雨偷偷给你的那种。”

    “你说什么?!”凯撒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种毒药,是没有解药的。

    也就是说,她必死无疑。

    “所以不要为我冒险了。”梁雪素哭着说:“我不想拖累你了。”

    “没关系,只要禾静雨还活着,就有解药。”凯撒安慰着她,“你不要怕,我一定救你。”

    梁雪素哭得很伤心。

    凯撒双手钳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红肿的眼睛,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欧阳珏。

    他想吻她,她却捂着自己的唇,“你知道的,我的血和唾液都有毒。”

    “你觉得我会怕吗?”凯撒把她的手掰开,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深深的吻下去。

    染七七站在不远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霍君陌拉到她身边,用手抚摸着她皱起的眉头。

    “君陌哥哥,你看凯撒那么疯狂没有人性的一个人,可是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染七七不由得感叹,“难怪他对雪素强取豪夺,到最后雪素却对他如此深情。”

    霍君陌淡淡道:“你们女人都喜欢这个调调?”

    “哼,虐恋情深。”染七七开玩笑的说,其实如果真的虐恋起来,那是很累的。

    没人能扛得住。

    染七七不喜欢,因为那样很疲惫,很容易消耗情感。

    霍君陌想了想,“哪天若是你变心了,我也服毒。”

    为了她,他也不怕死。

    “怎么是我变心,为什么不是你?”染七七气道。

    “好,我们都不变心。”霍君陌摸了摸她的头。

    染七七却道:“若是你变心了,我才不会傻到去服毒。”

    “那你会怎么做?”霍君陌问道。

    “先把你囚禁起来,给你喂药把你榨干,等你不行了再把你给扔了,然后另寻新欢。”染七七笑眯眯的说。

    前面的回答霍君陌的脸上还有几分笑意,到了后面笑意就没了。

    另寻新欢?

    亏她敢想!

    “染七七,我们可以试试。”霍君陌捏着小女人傲娇的下巴,“我保证在你榨干我之前,你先被我榨干,而且我敢说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你的尺寸,只有我能让你舒服。”

    “变态。”染七七瞪着他。

    “变态吗?”霍君陌轻笑,眉目清冷,“我还有更变态的,晚上要不要试试看?”

    “君陌哥哥,你真没品,那边都哭得肝肠寸断了,你在这里调戏我。”染七七哼了哼,“你果然更没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