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13说不定她就改嫁了
    染七七莫名的紧张。

    应该是一旦牵扯到她和霍君陌的时候,她都紧张。

    好不容易他们才解开心结,重新在一起,所以她怕再起波澜。

    “外公,你什么意思?”染七七望着外公。

    霍君陌神情确实一如既往的冷漠而深邃。

    “黄金不是墨堂的,是凌兰自己的。”外公幽幽的说:“凌兰就是凌夕的母亲,也就是君陌的外婆。”

    染七七错愕。

    “我们也是听信了谗言,禾家的人说凌家有宝藏,我们一直想吸纳凌家,可是一直都失败了。”外公双眸越发的暗沉,“后来我们离开墨堂之后,唐家和禾家还在里面,他们应该是对凌家进行了某种逼迫,却被应家捷足先登,抢先一步把黄金拿走了。”

    “拿走了?”染七七咀嚼着这个三个字,是拿走了还是抢走了,亦或者是凌兰主动给应家的,想必他们也不知道。

    “我们最近也遇到了一些麻烦。”战老爷子对她说:“我们这段时间都收到了一些威胁,我想墨堂要卷土重来了。”

    “墨堂不是已经销声匿迹了吗?”染七七蹙眉,“难道唐家或者是禾家还在运作它?”

    “当初因为禾家,墨堂岌岌可危,很有可能在我们走了之后,这两家人展开了厮杀,只是现在墨堂到底在谁的手中,我们也不清楚。”外公解释,“不过以我们得到的消息,唐家的儿子唐逸已经到国内了,而且他和欧阳珏已经有接触。”

    果然!

    欧阳珏背后果然有很大的利益集团做靠山。

    染七七压了压眉心,“那你们就都不要走了,我让君陌找人保护你们。”

    战老爷子去看霍君陌,“你是不是恨我们,恨我们不应该把危险推到你外婆的身上?”

    霍君陌确实对这件事还有疑问。

    “没错,我们在得到有宝藏的时候,一个原因是为了转移内部矛盾,另一个也是逼着她交出黄金,才弄出来流言,你恨我们也无可厚非。”战老爷子笑了笑:“可是我们也只是散播了这个谣言,却什么都没有做。”

    “凛风。”外公淡淡的开口,“我们已经做错了,不要逼着小辈去原谅我们,他们自有自己的判断。”

    “那你们知道我母亲的事情吗?”霍君陌问道。

    “这件事,以我所知应该是应家内部的问题,你母亲是应家的私生女,和冷泽关系又很近,应敏暗恋冷泽,又气你母亲是私生女,所以一切都是因为感情而起。”外公淡淡的回答,“这件事,和我们确实没有关系,我们都承认你外婆的事情了,这件事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不会承认。”

    霍君陌也了解外公的脾气,他说没有就一定没有。

    “其实,直接去应家问个清楚就行了。”战老爷子说。

    “应家派应圣耀出面,其他人都不出来见我们。”染七七回答。

    其实他们也试过,但是没有办法。

    “老染,要不咱们帮帮孩子们?”战老爷子笑嘻嘻的说。

    “我看你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外公闭了闭眼睛。

    “替他们背锅这么多年,放弃了自己的心血,你甘心我可不甘心。”战老爷子哼了哼,“我是无所谓,我一脚买进棺材里了,可我还有孙子。”

    外公泠泠的看着他,是啊,他也有女儿还有外孙女。

    良久,外公缓缓道:“好,你去安排。”

    战老爷子对染七七笑道:“丫头,你回去等消息,保证三天之内,应家请你们去。”

    从公寓里出来,染七七去看霍君陌,安慰道:“君陌哥哥,等我们去到应家了一切就都清楚了。”

    霍君陌望着站在自己面前,试图安慰自己的小女孩,她娇软的手轻轻抚摸过他的眉骨。

    “嗯。”他嗓音越发的低沉,他双手禁锢住她腰肢,薄唇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动作温柔缱绻。

    “君陌哥哥,我们回家去吧,回我们自己的家。”染七七想,不带他去欧阳家了,他现在心情复杂,万一再遇到欧阳珏就不好了。

    霍君陌哑着嗓子,“好。”

    ——

    大概过去了三天。

    应圣耀来到别墅。

    那天只有染七七一个人在家,霍君陌去公司了。

    应圣耀看到染七七,意味深长,“想不到兜兜转转你们有在一起了。”

    真是缘分。

    “每个人都这么说,怎么我们不应该在一起吗?”染七七把书放在腿上,“你有什么事?”

    “爷爷邀请你和君陌过去。”应圣耀看了看她:“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染七七眸光流转,“我们会去的。”

    应圣耀看了看她,“你应该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染七七意味深长的一笑,“那又如何?”

    应圣耀一怔。

    “以我而言,他是谁都不重要,他只是我的丈夫。”她眯起眼眸,“可是对你们而言,他是一个可怕的敌人,是一个你们不能忽视的存在。更或者说,是你么应家将来的依靠。”

    “你以为应家那么无能?”应圣耀不满。

    染七七把膝盖上的书放下来,站起身,走到一旁的窗台侍弄着一大束玫瑰花,轻笑:“我不是瞧不起你,而是我的男人太强。”

    应圣耀沉了沉,他倒是佩服染七七的自信。

    “对了,云梓萌有下落了吗?”染七七笑着问。

    应圣耀看着她。

    “我记得我给那个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叫云寒。”染七七抬起头凉凉道:“之前她去找你,你却一点都不在意,又何必在多年以后找她?”

    “你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应圣耀质问道。

    染七七看向他,眉目清冷,“不知道,不过她很可怜,生孩子那么痛苦你却不在,而且你也没去看过她和孩子,说不定她就改嫁了。”

    应圣耀皱了皱眉,神情越发的冷鸷。

    “应圣耀,你自己应该想清楚,于你而言应家把你当成什么,你自己要想清楚。”染七七扯下一朵花瓣,神情冷淡,“其他的我不想多说,当初是谁要害我,我是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应圣耀知道她在暗示什么。

    他冷冷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