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24让我照顾你不好吗?
    到了医院。染七七洗胃加打点滴。

    折腾了三个小时。才没事。

    她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看起来虚弱的不成样子。

    战辰头疼。“你这样。还不如跟我去意大利。让我照顾你不好吗?”

    “不好。”染七七嗓音渗透出无能为力的沙哑:“战辰。若不是你爷爷。我连你都不见。”

    半年前。她同时失去了父母和外公。也失去了最爱的丈夫。

    她众叛亲离。

    那么痛苦。

    眼睛又失明。

    那个时候。她才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

    绝望之后。她没有重生。却也没有颓废。她想就这么活着吧。

    也不过是行尸走肉好一点。

    战辰提议把念念接过来。

    可是她没有能力照顾念念。而且念念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至少还要再等一年半才能离开小岛。

    那个时候。她就想。多多努力挣钱。

    等念念的身体好了。就把她接到身边来。

    可是她连女儿的抚养权都没有了。

    战辰很无奈。“我去给你弄些宵夜来。”

    染七七点点头。她胃里空荡荡的。是需要一些食物。

    他起身。出去给她买宵夜。

    过了大概十分钟。战辰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保温桶。

    “这么快?”染七七皱了皱眉。

    “碰到宫颜了。她送来的。”战辰想了一下。“你如果不想吃就倒掉。”

    “她怎么知道我在医院的?”染七七十分的不能理解。

    战辰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把在电梯里碰到霍君陌的事情告诉她。只说:“我告诉她的。她去酒店找你可是没找到。就打电话给我了。”

    染七七点点头。“哦。”

    似乎她还是不太相信。

    战辰把里面的粥倒出来。一勺勺的喂她。

    染七七本想自己来的。可是她的手一点力气都没有。

    “酒精中毒。你一定要当心一些了。”战辰眉峰压得很低。“明天我就找人教训那个姓陈的去。”

    “算了。”染七七吃了一点粥。身上渐渐变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项目我不跟就是了。明天我就和老冯说。然后回去。”

    “从前你那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战辰气道。

    “你也说是从前了。”染七七扯了扯唇角。“我不再是从前那个染七七了。别人没必要对我客客气气的。”

    “老冯。对你这么照顾我也放心了。”战辰不再说什么。逼她是没用的。

    染七七吃了一小碗粥。就累得睡着了。

    战辰把东西收拾了一下。起身出去。

    “你还没走?”战辰不爽的看着霍君陌。“你还想做什么?”

    “我只是受人之托。”霍君陌毫无感情的开口。

    “这个世界上还能有谁能命令你霍大总裁的。”战辰嘲讽着。把保温桶还给他。冷冷道:“别来了。她不想看到你。你们不是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了吗。你明天让你的助理把离婚证带过来。以后我们还用得着。”

    霍君陌紧紧地握了握手。“你们要结婚?”

    “你不觉得我们在一起才是最好的?”战辰挑眉。“我爷爷和她外公是最好的朋友。她一下子失去了那么多亲人。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我了。”

    霍君陌面无表情。“你给不了她幸福。”

    “但是我从来没有给她过伤爱。”战辰意味深长道:“霍君陌。不管怎么样。你们都没有可能了。”

    霍君陌只是看了一眼病房的门。转身离去。

    战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想着。他真的失忆了?

    ——

    夜更深。染七七让战辰先回去休息。

    她一个人在这里没有问题。

    虽然战辰不放心。却拗不过她。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染七七醒过来。她眨了眨眼睛。眼前一片漆黑。

    她坐起来。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叹道:“又看不见了。”

    每一次。她压力很大的事情。眼睛都会出现问题。

    第一次这样。她吃了一个月的药加调理才复明。

    那个时候。那个老中医就说。她是心病。

    如果压力过大就会失明。如果病情反复。就会永久性失明。

    一开始她很怕。很担心。怕自己一辈子看不见。

    那个时候。老中医给她的建议。就是远离让她焦虑的那些人。

    所以她不再和任何与霍君陌有关的人往来。

    她想。也许过去了几年。他的影响在自己的心里淡去了。也就没事了。

    想不到这一次。她又这样了。

    掀开被子。染七七伸着手。一边摸一边走向卫生间。

    可是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地方摆着什么。

    她走了几步。膝盖就撞上了椅子。她疼得咬咬唇瓣。有些无奈。

    再往前走。她忽然就摸到了一个人。准确是一个人的衣服。她摸了一下。“战辰?你还没走?”

    那人握住她的手臂。带着她往洗手间走。

    她叹道:“我又失明了。这一次回来压力太大了。我看明天你送我回去吧。我应该听医生的话。不该再回来的。我想着远离这些人或者事。也许我的眼睛就不会有问题。可是没想到还是这样了。”

    她像是在自言自语。对方却一句话都不说。

    “平日里你话那么多。今天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了?”染七七停下脚步。去摸那个人。她认真的摸了摸。“你不是战场?”

    她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后背差点撞上墙。那人拉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的怀中。

    几秒钟。染七七的眉头就蹙起来:“霍君陌。是你?”

    对方依旧没有声音。

    可是他浓烈的气息。她太熟悉了。

    别说半年。十年。二十年以后。她都会记得。

    “放开我。”染七七挣脱开他。往后退了几步。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出去!”

    她不想看到他。不。是不想感受到他!

    霍君陌站在幽暗中。眼神不带任何控制的看着她。

    原来她的眼睛还没有彻底的康复。

    “霍君陌。你滚!”染七七指着门。她猜那边大概是门的方向。

    “你一个人根本不能行动。”霍君陌冷幽的开口。“我让宫颜陪你。”

    “不用你假好心。你不是巴不得我们都死光了!”染七七的情绪激动起来。“你走。我是生是死都和你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