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30我从来没有要说娶她
    天旋地转。

    染七七被霍君陌抱上了床。

    他来,最后都会变成这样。

    自己成了他发泄的工具。

    只是,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没有太多的反抗,明明她的眼睛那么好看,却空空荡荡的。

    大汗淋漓之后,染七七想要推开他,手意外碰到了他肩膀上的疤痕。

    这是半年前,她开枪留下的。

    没想到还这么明显。

    她微微蹙眉,把手抽回来。

    “我和战辰结婚以后,会离开这里。”染七七忍不住开口:“霍君陌,我不欠你的,霍家三条人命足够偿还你母亲的了。”

    霍君陌抱着她的手臂不由得缩紧,他咬着她圆润的肩头,却不说话。

    染七七已经习惯了。

    无论自己怎么歇斯底里,他都不会开口说话。

    她很累,神情倦怠:“我累了,让我睡一会儿。”

    本来,她想说些什么的。

    可是现在却什么都不想说了。

    霍君陌把她抱起来,和上次一样,给她洗澡,换睡衣,然后把家里收拾一番,离开。

    染七七躺在床上,不禁想,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他说他不记得了。

    难道他失忆了吗?

    为什么失忆之后,他还是会来找她?

    她真的不懂。

    脑子里满是这些疑问,染七七只觉得脑仁都要炸开了。

    真的好疼!

    霍君陌开车回去,此时天已经亮了。

    他回霍家换了一身衣服,就去公司。

    才坐下来,裴东就进来,把一份单子递给他。

    “这是老夫人今天一早派人送过来的,她定了婚礼现场和喜宴,说让你过目。”裴东解释。

    “这种东西不要拿来烦我,”霍君陌看都不看,“纪清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差不多了,他问你什么时候过去?”裴东回答。

    “告诉他,再等一段时间,还有我到时候会多待一个人,让他做好准备。”霍君陌漠漠的开口。

    “带着夫人一起?”裴东多此一举的问。

    霍君陌寒眸毫无温度的看了他一眼。

    裴东讪讪的,“我立刻让人去准备!”

    就知道,他失忆了,也忘不了染七七。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霍君陌让人进来。

    禾静雨进来,手里拎着一大清早煲好鸡汤。

    霍君陌深邃的眸底戾气十足。

    “君陌,外婆让我来看你。”她只能打着凌兰的名号来公司,之前霍君陌明令禁止过,家里人不准到公司来。

    可是禾静雨知道,以前染七七是可以随便出入的。

    但是现在,霍君陌失忆了,大脑的情感区域又出现了问题,所以他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

    她可以理解,虽然心里并不舒坦。

    “我说过不准来公司,你们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霍君陌清俊冷酷的脸冰冷如霜。

    禾静雨抿抿唇,“对不起,是我的错。可是这几天你都在公司,连霍宅都没有回去,我很担心你。”

    霍君陌挑眉,她连他没有回霍宅都知道?

    好,很好!

    这群人正当他失忆了之后,就变成了只会发脾气的纸老虎?

    “滚出去!”霍君陌毫不留情,他厌恶这些人。

    禾静雨怔住,她也是天之骄女了,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重话。

    可是霍君陌却一点不在意她的感受。

    虽然可以解释,是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情感,可是她还是觉得他真的很过分。

    但是,凌兰也说过,对霍君陌要多一点耐心,所以她只能忍着。

    眼泪是女人最好的武器。

    禾静雨以前十分鄙夷女人用这招,可是今天到了自己这里,她却不得不用。

    霍君陌只看了一眼,眉目间就横生出更多的冷厉,“裴东,让她出去!”

    禾静雨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红唇颤动:“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再说一遍,公司是办公的地方,无关紧要的人谁都不能来,出去!”霍君陌如尘封般的黑眸密不透光。

    禾静雨再也待不下去,扭头就出去了。

    裴东也不敢出声音,小心翼翼的退出去。

    霍君陌端坐在椅子里,他拉开抽屉,里面是一枚钻戒。

    下午,凌兰打电话过来,让他立刻回凌家。

    “我要加班,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就在电话里说。”霍君陌的态度是强硬的。

    凌兰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和霍君陌太对着干。

    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亲外孙,有了依靠,不能把关系闹僵。

    “还是为了你和静雨的婚事。”凌兰意味深长的说:“单子你都看了吗,有什么问题?”

    “这种事你直接问裴东就可以。”霍君陌不冷不热道。

    “静雨是要和他结婚吗?”凌兰斥道:“你也太不上心了。”

    霍君陌停下手里的钢笔,嗓音一如既往的透着寒意,“我从来没有要说娶她,娶她不过是你的意思。”

    凌兰不悦,“你是在责怪我吗?”

    霍君陌冷笑,“责怪?你是长辈我自然不会。”

    凌兰觉得,霍君陌的脾气真的是越来越奇怪了。

    ——

    战辰对婚事很热忱,明知道是假的,也是尽心尽力。

    他越是这样,染七七的心里越是不安。

    不过他给了染七七一个心安理得的解释,“我不认真一点,被人看出来是假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染七七对此倒是很赞同。

    她坐在沙发里,想了想,问:“雪素他们还好吗?”

    “我好久没见过他们了。”战辰想了想,“从他们离开欧阳家,我就没见过,这次回意大利也没听到他们的消息。”

    “雪素中了毒,凯撒也好不到哪里,也许他们正在某个地方解毒。”染七七道,也许他们是在沈诺的海岛上。

    “你就别操心别人了。”战辰问道:“婚礼那天,你想用什么花?”

    “你决定吧。”染七七兴致缺缺,“战辰,不是真的你怎么这么上心?”

    “我为了以后做准备不可以吗?”战辰不满。

    染七七咬咬唇,可以,很可以。

    “明天回京城吧。”战辰道:“你的眼睛不能再拖下去了。”

    “嗯。”染七七点点头,她也想早点能够看见。

    她觉得,自己好些天都没有好,都是被霍君陌给骚扰的。

    一定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