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36我身上的枪伤就是你的杰作
    “你果然是变态!”染七七很恼火。

    难怪他三天两头的跑来折腾她。

    “你有未婚妻,你去找她不可以吗?”染七七气得吃不下去饭,胃部一阵阵的抽痛。

    “我对她又没有特别的记忆。”霍君陌冰冷的说:“我只是想试试,和你滚床单能不能忘记我们之间的仇恨。”

    呵!

    “那结果呢?”染七七问道。

    “很糟糕。”霍君陌没感情的说。

    他以为自己会做不下去。

    可是做过以后才知道什么叫做蚀骨**。

    明明是仇人,却对她特别的痴迷。

    染七七真是想要呵呵哒了。

    既然糟糕为什么还要来?

    “你脑子才是真的有病。”染七七火气很大。

    明知道这样会影响自己的病情,她还是控制不住。

    霍君陌想了一下,只是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大概。”

    染七七气得胸口疼,她决定不说话了。

    吃完饭,霍君陌收拾了碗筷。

    他来到卧室,对她说:“我帮你换衣服,然后起医院。”

    今天是她检查的日子。

    “我自己可以去,我记得路。”染七七和他拉开距离:“再说,被人看到了也不好解释。”

    霍君陌已经去衣橱里帮她拿了衣服,然后坐到床边,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

    “你问过我了吗?!”染七七双手护着胸口:“经过我同意了吗?”

    “有用吗?”霍君陌把她的裤子扒下来。

    染七七脸颊绯红,双眸凛着巨大的羞愤,“确实没用!”

    因为他根本不在乎她同不同意。

    她里面穿着粉色的胸衣,再加上她白白嫩嫩的,性感的晃眼。

    霍君陌喉咙发紧,染七七坐在他的腿上,总是蹭来蹭去,他很快就有了反应。

    在他有反应的那一刻,染七七身体也僵硬了。

    “乖,别动了。”霍君陌哑着嗓子,“不然,就耽误去看医生的时间了。”

    染七七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霍君陌帮她把衣服穿好,然后是鞋子,最后抱着她从公寓里出来。

    “放我下来!”染七七恼火。

    “你脾气一向不好。”霍君陌步伐稳健,“你要试着冷静。”

    染七七纤细白皙的手指压了压眉心,“霍君陌,你也好意思这么说,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好脾气的!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我。”

    霍君陌抱她抱上,然后对司机道:“开车。”

    司机开车送他们去医院。

    医生见到是霍君陌陪染七七来的,见怪不怪。

    他带着染七七去做了物理治疗。

    霍君陌坐在门外等着。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君陌,你在哪里?”凌兰冷冷的问,“你和那个死丫头在一起是不是,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了吗!”

    “你说过的每句话我都记得。”霍君陌嗓音冰冷,“我找她,只是有些事想问清楚。”

    凌兰道:“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当时那些连你也不清楚的事情。”霍君陌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时,医生搀扶着染七七出来,她的眼睛又敷上了药包。

    清冽甘甜的药香。令人精神一震。

    霍君陌把她拉到自己的怀中,“怎么样?”

    “只能先这样,效果至少要一个疗程后才能见效。”医生回答。

    霍君陌看了看怀里的染七七,拦着她的肩膀,转身离开。

    ——

    车上。

    “送我回家。”染七七道。

    “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跟我去公司,正好我有事要问你。”霍君陌把车门锁上,然后命令司机开车。

    “我不去。”染七七不悦:“你想问什么,就在车里问。”

    “我想不起来。”霍君陌沉冷的看着窗外的庸庸碌碌的人群。

    想不起?

    这是什么借口。

    染七七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她真的很气很气。

    到了公司之后,霍君陌抱着她直接从车上下来,然后进电梯。

    全公司的员工都看见了。

    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怎么又搞到一起去了?

    这可真是大新闻。

    而且这件事很快就穿到禾静雨的耳朵里去了。

    办公室里,染七七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里。

    霍君陌坐在她的身边,正在看文件。

    染七七有点抓狂,“你想起来要问什么了吗?”

    “没有。”男人简短的回答,“或者你想问我什么。”

    “说的好像我问了,你会回答一样。”染七七冷冰冰的讥诮,“你真是令人费解。”

    “你可以问问看。”霍君陌嗓音沉缓没有温度。

    染七七顿了顿,“你为什么要杀我外公?那件事,为什么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再说你外婆不是还活着吗?为什么?”

    “这件事我拒绝回答,换一个。”霍君陌冷冷的说。

    “那你为什么要逼死我爸妈?”染七七继续问。

    “拒绝回答。”男人冷冷的丢出来四个字。

    “那我没什么可问的。”染七七扭过头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提起这些事,她就呼吸困难,心尖像是被什么痛碾过。

    “你可以问一些其他的,比如我喜欢吃什么。”霍君陌淡淡的说。

    “这些我都知道,用不着问。”染七七真的是很痛苦,她乌眸泛着淡淡的寒意:“霍君陌,这里要是有把刀,我一定不会犹豫的就杀了你。”

    霍君陌手上的动作一停,“这我相信,我身上的枪伤就是你的杰作。”

    “既然你都知道,你知道我有要杀你的心,你为什么要纠缠我?”染七七的眉心再次阵痛,她真的不明白。

    “因为我忘记了。”霍君陌坦然的回答。

    染七七苦涩,一句我忘记了就能把一切一笔勾销吗?

    不能的。

    他们之间是血海深仇,谁都回不去了。

    染七七安静下来,她知道她杀不了他,他也不会放过她。

    她不想再挣扎了。

    每一次的挣扎,最后遍体鳞伤的都是自己。

    这时,门外有人直接闯进来。

    听脚步声,是高跟鞋的声音。

    “君陌。”禾静雨看到染七七,脸色变得很难看。

    染七七虽然看不到,可是听声音却能感觉出来。

    她想了想,忽然身子一歪,“我头疼。”

    霍君陌放下手里的文件,扶着她的肩膀:“好端端的怎么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