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42我是你的未婚妻啊
    “他真的是一个好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们。”小乔神情温柔而坚定的说。

    没有比她更相信欧阳珏的人了。

    甚至全世界都说欧阳珏不好,可她却觉得这个男人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染七七淡淡的开口:“他是不是一个好人,我们走着瞧就是了。”

    “我知道你现在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不过我想等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天,一定会原谅他的。”小乔犹豫了一下,“因为他真的是一个好哥哥。”

    染七七空茫的一笑,没有说话。

    吃完饭,小乔带着染七七去散步,当然还是在地下总部里。

    不过这里面有一个小型的生态系统,有人工太阳,里面的植被都长得葱葱郁郁的,在里面散步最合适不过了。

    染七七虽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脑子里乱乱的,不过对于外公能准备下一个这样的秘密基地,还是深感佩服的。

    与此同时。

    医院。

    霍君陌赶到的时候,医生告诉他,染七七已经不治身亡了。

    “我要见她的遗体。”霍君陌冰冷的俊颜覆盖着层层叠叠的冰霜与惨白。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剧烈的心疼。

    就好像有千百只手在拉扯着他的心脏。

    “车子烧着了,她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了。”医生不忍心的说:“霍总,我看还是算了吧。”

    毕竟真的惨不忍睹。

    “滚开!”霍君陌推开医生,径直往里冲。

    严煌和裴东都没有拦住他。

    进去的时候,护士正在将白布蒙上去。

    霍君陌看到了那已经烧得不成样子的脸,浑身都僵住了。

    “君陌!”严煌也没有想到,染七七的下场会这么惨,他也看到了立刻别开头,真的是不忍心。

    “都滚出去!”霍君陌声色俱厉。

    还在收拾的医生和护士都吓了一跳。

    那个医生进来,把他们都叫出去。

    霍君陌迈着步子,却发现每一步都十分的沉重。

    来到染七七的遗体旁边,他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七七。”他的嗓音暗哑而艰涩,这一声呼唤,掺杂了太多的东西。

    他本就不是一个很善于表达感情的人。

    就像现在,他其实有很多话要对她说,可是都压抑在了心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揪着她身上白布,手骨泛着苍白,眼泪顺着他猩红的眼角落下。

    这是第二次为她落泪。

    他记起来了,第一次,是因为她和他离婚,她走了以后的某一天深夜,他想她想的浑身都疼,那一次他没忍住。

    严煌看向裴东,低声道,“查到了吗?”

    裴东额头也缠着绑带,“没有。撞车之后,我下车想把染小姐拖下来,可是有人从后面把我打昏了。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车已经着火了。”

    严煌表情严肃,“是奔着七七来的。”

    甚至在车上洒了汽油,就是要她死,而且还是烧死。

    这个人手段还真是够残忍的。

    “让他再待一会儿吧,我们出去。”严煌看了一眼霍君陌,然后和裴东一起出来。

    他们站在门口,严煌想抽烟,一想到这里是医院,就忍住了。

    “严煌!”白纤纤和宫颜她们一起来了。

    “怎么样?”宫颜急切的问。

    “七七走了。”严煌嗓音沙哑,“君陌在里面,你们别进去了,遗体被烧的不成样子。”

    “怎么会这样!”白纤纤听到“被烧得不成样子”腿都软了。

    严煌抱住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然后对宫颜道:“宫颜,君陌和纤纤怕是不能提七七操办丧事,之前你帮七七处理过她爸妈的遗体,这次就拜托你了。”

    宫颜红着眼睛,点点头,“是谁,是谁要这么做?”

    “还能是谁,一定是禾静雨!”白纤纤哭着,“就是她。”

    宫颜也觉得是她,只有她最有嫌疑。

    不过还有一个人,凌兰。

    “据我所知,凌兰和七七的外婆墨蝶曾经有很大的矛盾。”宫颜对他们说,“至于是什么矛盾没人知道,不过她很恨七七。”

    “到底是君陌的外婆,我们听听他的意思吧。”严煌嗓音深沉。

    半个钟头后,霍君陌从里面出来。

    他浑身都散发着巨大的戾气和寒意,整个人变得更加的孤冷阴沉。

    “君陌。”严煌上前。

    “准备丧礼。”霍君陌冷冷道:“就在霍家举行。”

    “是。”严煌颔首。

    霍君陌走进电梯,乘坐着来到上层。

    他走到禾静雨的病房中,她正在愉快的选着婚礼上的鲜花。

    “君陌!”见到男人进来,她十分的高兴,甚至激动的忘记了去看他的脸色,“你看这红玫瑰好不好看,咱们结婚那天我要把整个别墅都弄成红色的。”

    红色?

    霍君陌冰冷的唇角抿成很薄的弧度,眼底满满的都是讥诮。

    “君陌,你怎么了?”凌兰感觉有些不对劲。

    禾静雨也才发现,他脸色很不好。

    “跟我来!”霍君陌大手揪着她的衣领,就把她从床上拖下来。

    禾静雨整个人都有些发懵:“君陌,你干什么,你让我穿上鞋子!”

    霍君陌根本听不见去,手上的动作更是粗鲁,他抓着她上了车,然后去霍家。

    禾静雨在车子里瑟瑟发抖,十分的不安。

    身边的男人,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浓厚的戾气,令人害怕。

    她也不知道他带着自己去霍家做什么。

    之前染七七失踪之后,她曾经去过,却被霍君陌给赶了出来。

    现在他为什么要带自己去?

    到了霍家门前,禾静雨就看到有很多车停在门口,都是黑色的车,车前挂着黑白相间的绸缎花。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怎么了?”她嗓音都在颤抖。

    “七七死了。”霍君陌咬牙切齿的说:“今天你要给她陪葬。”

    死了?

    “我为什么要给她陪葬?!”禾静雨很激动。

    “车祸是你安排的。”霍君陌冷冷道:“你要她死,我也不会让你活着。”

    “不,不是我!”禾静雨摇头否认,“这不是我干的,君陌,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是你的未婚妻啊。”

    “未婚妻?”霍君陌冷笑,阴沉的双眸冰冷至极,“你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