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50人去哪里了?
    染七七不知道该怎么和古洛去解释自己不想做堂主的心情。

    不过看样子。这些人也是固执。认定的事情绝对不会更改。

    染七七也是头疼。

    不过这件事不严重。严重的是霍君陌的婚礼。

    染七七想着。她就算和霍君陌一刀两断也罢。可她不能让禾静雨得意。

    她今天可以杀自己。明天就有可能对念念动手。

    染七七绝对不会允许有危险接近自己的女儿!

    这么想着。染七七越觉得自己不能继续躲着。

    她拉过古洛。“古洛。你手里有多少人?”

    古洛没懂她的意思。“堂主。你什么意思?”

    “我作为堂主有权命令手下去做事吧?”染七七追问道。

    古洛点了点头。

    “我看不见。你说话。”染七七皱了皱眉。

    “是。按照规矩来说是这样的。可是堂主你一直不想做堂主。虽然大家认定了你。可不见得你发号施令大家就会听。”古洛幽幽的说。

    言外之意。只有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大家才会放心跟着她。

    不然她永远只是名义上的堂主。手里没有实权。

    染七七想。他们大概也是想用这个办法。逼自己就范吧。

    “我问你。老墨堂和新墨堂那边的人一直不和吗?”染七七认真的问。语气很严肃。也很有威严。

    古洛回答:“是这样的。特别是最近这几年。大家为了争抢地盘。暗中较量。也时常发生冲突。现在到了最关键的地方。一旦让新墨堂那边的人得到了霍君陌的帮助。对我们来说很不利。”

    也就是说。一旦霍君陌娶禾静雨。他们就成了对立的局势。

    染七七沉了沉嗓音。“如果我想阻止这件事呢?”

    “可是你和霍君陌之间……”古洛幽幽的说:“染霸天毕竟是老堂主的丈夫。他被霍君陌杀死。你把他拉过来更难以服众。”

    “所以你们才想让我嫁给谢一清?”染七七掷地有声的问。

    “是。”古洛解释。“谢家在这边很有权势。谢一清的姐姐是国会议员的妻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染七七没有想到。以霍君陌的身份。到了老墨堂这边倒成了一种被人厌弃的存在。

    还不如让他娶了禾静雨。

    染七七抿抿唇。“你去告诉手底下人。这个堂主我当定了。放出消息让新墨堂那边的人紧张起来。就说我会去参加禾静雨的婚礼。但是不要透露我的名字。”

    “是。”古洛点头。照办。

    染七七握了握拳头。心中暗忖。和禾静雨终究要有一个了断的。

    ——

    禾静雨下了飞机。她用手压了压帽檐。

    脸上的伤还没有好。她就被霍君陌的人给带过来了。

    其实。回美国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可是她这副模样根本没办法见人。

    天之骄女。却成了这幅鬼样子。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笑掉大牙。

    “禾小姐。请上车。”来接她的人打开车门。

    禾静雨看了看周围的人。蹙眉:“你们是我家里的人?”

    “不。我们是霍先生的人。”那人冷冷的看着禾静雨:“霍先生说。禾小姐脸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不适合见家人。让我们送你去安全的地方。等到婚礼那天。你会见到自己的家人的。”

    “不。我要回家!”禾静雨不想去霍君陌准备的地方。

    他只是想把她给囚禁起来。

    她必须要见到自己的家人。

    那人神情冷厉。“这就由不得你了。”

    他拽着禾静雨就上了车。然后把车门一关。让司机锁门。把禾静雨送走。

    禾静雨拍着车玻璃。大呼小叫的。

    司机皱了皱眉。拿出一罐喷雾喷在她的脸上。顿时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公司分部。

    裴东告诉霍君陌:“已经把禾静雨送到了地方。老墨堂那边也有了消息。他们说新堂主会来参加婚礼。”

    终于要出来了?

    霍君陌双眸讳莫如深。“一旦确认了她的身份。不许伤害她。”

    “是。”裴东点头。

    霍君陌握着掌心的一枚钻戒。意味深长的看着。

    他一定要得到她。

    不管她多恨自己。

    他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

    ——

    婚礼当天。

    禾静雨是被人按着坐在化妆台前。化妆换衣服。

    她脸上有伤疤。再怎么遮盖都不行。

    结果画了一张大白脸。惨白渗人。

    然后两个力气很大的女人。把她身上的衣服粗鲁的扒下来。换上了婚纱。

    婚纱不是很合身。她却没有办法抗拒。

    头纱盖上。她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尖叫。仿佛看了鬼一样。

    这反应也太大了。

    “我不要举行婚礼了。为什么不等我的脸好一点?”她哭着。“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可是没有人同情她。所有人的神情都是冷冰冰的。

    等时间差不多了。她就抓着出去。来到外面的婚礼现场。

    来了很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坐了一满满的宴会厅的。

    她看着红毯尽头。去没有新郎。

    “霍君陌呢?”她颤抖的问。

    其他人也在问。从他们进到婚礼现场开始。就没有人看到霍君陌。

    他可是新郎。人去哪里了?

    墨堂地下总部。

    染七七伸手摸了摸霍君陌的脸颊。他脸颊凹下去了。看来是瘦了很多。

    欧阳珏站在门口。也摸着自己的下巴。“你把他抓过来干什么?”

    “做压寨夫人。”染七七乌黑的眸子清冷而淡漠:“总之我不想让他娶别的女人。”

    “他不见了。一定会有人找他。到时候会很麻烦。”欧阳珏用手压了压眉心。“你打算怎么处理?”

    染七七淡漠冷笑:“那你直接告诉那些人。霍君陌我要定了。有本事来抢。”

    “你别忘了他杀了外公。”欧阳珏提醒。

    “我没忘。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染七七乌眸渗透出坚定神色。“我要知道真相。而他是我绕不开的墙。”

    不管是现实中的。还是心上的。

    欧阳珏知道。染七七其实比霍君陌要更加的偏执。

    其实两个人都和疯子差不多。

    “那就试试看吧。”欧阳珏也很无奈。

    染七七收回自己的手。“你派人告诉禾静雨。她这辈子都别想嫁给霍君陌。你就说是我说的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