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53是不是这场婚礼就是为了引你出来?
    染七七哦了一声,素手一抬:“那就送他走吧。”

    “我不走。”霍君陌把早饭端过来,放在她面前,然后把红豆粥放在自己的面前,慢慢的吹凉喂给染七七。

    染七七不满道:“我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他们万一把这里给我毁了,我该怎么办?”

    霍君陌俊美无暇的脸上毫无波澜,“不用担心,会有人解决的。”

    小乔一脸的讪然:“你说阿珏吗?他也同意把你送走。”

    “他妹妹舍不得。”霍君陌淡淡的说。

    染七七好气又好笑,“你还真是自信。”

    “怎么难道你不敢承认我在床上把你服侍的很好?”霍君陌拧眉,这是他第一次展露出这样的情绪。

    “嫂子,把他扔出去吧。”染七七有气无力的说。

    小乔笑了笑,“我不敢,你和你哥说吧,我把食材都买回来了,中午我们就等着吃大餐了。”

    霍君陌继续给染七七喂着粥,看到她不抗拒自己照顾她,心里总算是有一丝的安慰了。

    中午,霍君陌下厨,做的都是染七七喜欢吃的。

    染七七就坐在饭厅的椅子上,因为看不见,她就趴在桌子上听歌听小说,整个人懒洋洋的。

    “七七。”欧阳珏进来,坐到她的身边,看着厨房里忙碌的男人,他笑道:“他这是不走了?”

    “估计是。”染七七淡淡的说:“反正我没拦着他,他如果还想去举行婚礼,我不拦着。”

    “新墨堂那边的人还没有放弃找他,不过他自己的人倒是已经去交警告那些人,让他们不要插手这件事了。”欧阳珏幽幽的说。

    染七七皱了皱眉。

    “我说你是不是上当了?”欧阳珏双腿交叠,优雅的坐在她的身边,“我看他这么泰然,是不是这场婚礼就是为了引你出来?”

    才三天的准备时间,也太仓促了。

    染七七抿抿唇,难道自己真的被骗了?

    欧阳珏望着自己的妹妹,所以说扮猪吃老虎,可是老虎是那么容易吃的?

    他妹妹充其量就是一个荷兰小香猪。

    染七七颓了,她还以为自己计划的很周祥。

    没想到对方是挖了坑,等着自己跳。

    霍君陌端来一条清蒸鱼,上面淋了酱料,他加了一块送到染七七的嘴边。

    染七七不喜欢吃油腻的动物肉,可是鱼肉她很喜欢。

    霍君陌才做了清蒸鱼。

    染七七张开嘴吃下去,然后抿抿唇:“霍君陌,你坑我。”

    “好吃吗?”男人问道,神情只注意着她的样子,看她一直都没有蹙眉,就说明是真的好吃。

    “你用婚礼引我出来。”染七七怒道:“你就不怕我不出现?”

    到时候就让他娶了禾静雨。

    “你如果真的不管我,也不会连着三天去找我了。”霍君陌笃定的说,而且每次都送到嘴边,他岂有不吃的道理。

    染七七低哼,霍君陌又夹了一块鱼肉给她,让她填肚子。

    欧阳珏看着他们,神情有些怪怪的:“血海深仇还能这么浓情蜜意,你们俩果然是奇葩。”

    极品!

    染七七白了他一眼。

    霍君陌放下筷子,也是一脸的深沉。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欧阳珏呵呵的一笑,起身离去。

    ——

    吃过了饭,染七七就累了。

    不过医生来给她看眼睛,她不得不强打着精神等医生检查完再休息。

    霍君陌就抱着她,她想去哪里,他就抱她过去。

    欧阳珏看不下去了:“七七的腿出毛病了?”

    “没有。”霍君陌回答。

    “那抱来抱去的干什么?”欧阳珏双手抱臂,戏谑的看着他们。

    霍君陌冷淡的说:“你想抱女人就去抱,酸什么酸?”

    呵呵!

    欧阳珏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们二人:“哎呀,这可怎么办,外面的人找你都找疯了,特别是禾家,禾静雨还在痴痴地等着你呢。”

    染七七闻言蹙眉,“她还不死心?”

    “她那个样子谁敢去,也就抱你的这个男人胆子大。”欧阳珏讽刺的说。

    染七七抿着唇瓣,没想到禾静雨一点都不怕被霍君陌折磨死,竟然还要嫁给他。

    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

    “她的眼睛怎么样?”霍君陌冷冷的看着医生。

    医生看了看她,“染小姐的病情是因为心病引起来的,不过我看她今天心情不错,也许哪天就能看见了。”

    毕竟这种心理上的毛病,不是一蹴而就的。

    欧阳珏不忘在一旁泼冷水:“七七,你可是都听见了,他才照顾你几天就着急了,我看不如把战辰找来,他那么喜欢你,照顾你一辈子也不是问题。”

    霍君陌抱紧了染七七。

    染七七感觉骨头有些疼,“霍君陌,你松开我,疼死了。”

    他怎么这么喜欢用力抱她?

    一副要将她碾碎的感觉。

    霍君陌这才意识掉自己弄疼了她,手上的力道这才松了一些。

    染七七气道:“欧阳珏,你别总刺激他。”

    她连名带姓的叫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就是真的动怒了。

    毕竟刺激了霍君陌,受苦受罪的是她自己。

    欧阳珏哼了哼。

    “咱们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掉,关于选新堂主的事情,是什么时候?”染七七问道。

    “下个月初九。”欧阳珏回答:“不过在这之前,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见见谢家的人。”

    染七七蹙眉。

    “我没有刺激他的意思,谢家和墨堂一直都有生意往来,就算不联姻我们也应该和他们联络一下感情。”欧阳珏语重心长的说:“当然,如果你觉得见他们,你的身份也要公开,老墨堂的人会更加对付你。”

    染七七点点头,“我也不想做缩头乌龟,你帮我安排吧。”

    “如果谢家能拉拢住,无论新墨堂那边和谁联合,我们都不用怕了。”欧阳珏深深地笑着,阴柔的脸上满是戏谑的笑容。

    染七七看不到,霍君陌却看得到。

    不过染七七感觉抱着自己的男人,呼吸明显深重起来。

    她叹道:“哥,你别刺激他了,顺便还有一件事,你帮我查查当初是谁给他动的手术,为什么会伤了大脑的情感中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