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56车祸是意外还是人为?
    不等其他人说话,染七七已经拿起手里的餐刀插进了唐逸的身体中,不过她看不见,只伤到了他的肩膀。

    “你……”唐逸不敢相信,染七七竟然敢当众伤害他。

    霍君陌起身,一脚踢开唐逸,把染七七护在怀中。

    欧阳珏已经把自己的人都叫进来,双方开始了对峙。

    “你竟然敢伤害我!”唐逸指着染七七的鼻子。

    霍君陌厌烦无比,他让裴东进来,裴东进来,身后带着几个人。

    “把他打一顿,然后扔出去。”霍君陌没有多余的感情说。

    “霍君陌,你敢!”唐逸怒道:“禾静雨可是我亲表妹。”

    “她算什么东西。”霍君陌看着裴东,“愣着做什么。”

    裴东立刻带着两个人过去,对唐逸一阵拳打脚踢。

    唐逸的人出手阻拦,却被其他的人给拦住了。

    唐逸被打的嗷嗷直叫,破口大骂什么脏话都往外喷。

    霍君陌捂着染七七的耳朵,不让她听。

    看差不多了,就命令手下把他扔到新墨堂作为警告。

    染七七想了想,“等一下。”

    那些人都停住了。

    染七七寻了一个方向,冷酷的说:“唐逸,当初君陌出车祸,车祸是意外还是人为?”

    唐逸被打得鼻青脸肿,他却冷冷的一笑:“你自己去查,问我做什么!”

    “问你是给你一个机会,倘若让我知道是人为,我不会放过那个人的。”染七七神情冷漠:“唐逸,我今天打你是有原因的,相处你跑到我住的地方想要绑架我,若不是我聪明逃过一劫,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死了。我与你们本就势不两立,回去告诉你们那边的人,没事别来我面前晃悠,我烦。”

    唐逸愤愤的看着他们。

    “至于霍君陌,我没有拦着他不让他走,他自己愿意留下没人能勉强他。”染七七用手扶了扶眉心:“从凌夕的死到我外公的死,这件事我会在我继承堂主位置那天,一起查个清楚,如果你们唐家禾家参与其中,我不会心慈手软的。”

    霍君陌给裴东递了一个眼色,让他把人拖出去。

    只是到了后巷,裴东让人又补了一顿,这才把他扔回去。

    “七七,你得罪了那边的人,现在就回去吧。”欧阳珏不放心的说,眼下他能保护染七七的能力有限。

    只有染七七真的名声延顺继承墨堂以后,归顺的人多了,他的命令才能好用起来。

    “我能保护她。”霍君陌抱着染七七,“我已经让严煌过来,他晚上就到,我们这边的势力和你们墨堂合作,这样就能和那边抗衡,你觉得如何?”

    他是在问染七七。

    毕竟她才是未来的继承人。

    染七七想了想,“墨堂地下总部的位置不能暴露,我还是跟你回去吧。”

    欧阳珏对此并不同意。

    “哥,地下总部是老墨堂唯一的底气,是根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了。”染七七也有些顾虑:“你帮我找找老墨堂的人,我想问一些事情。”

    欧阳珏点点头,“好,我让古洛照顾你。”

    “好。”

    染七七点了点头。

    ——

    回去的路上,染七七就坐在霍君陌的身边,他的手机想了多少次,染七七都很清楚。

    只不过她装作没听见,也不说话。

    染七七的安静令人心疼。

    霍君陌现在是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安抚道:“心情不好,你咬我一口撒撒气?”

    “我可不敢。”染七七淡淡的说。

    “那我亲亲你?”霍君陌抱紧她,“冷吗?”

    现在是深秋,她今天要穿裙子他并不同意的,可是她非要穿他就只能答应了。

    染七七妩媚精致的小脸没有表情:“霍君陌,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她不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今天唐逸的出现,触动了染七七的一根神经线。

    霍君陌看她眼睛都红了,更加的紧张:“是我错了。”

    她怎么哭了?

    染七七揪着他的衣襟,哑着嗓子,“我当初就和你说过,一定要和我商量一起解决,就算那是我外公我也不会偏袒。你却一个人去找他,还把他给杀了。霍君陌,我若是真的恨你,当初那两枪早就要了你的命,我可是不忍心。我来了你那么多年,我们还有一个女儿,我不能这么做。可是……”

    她越说越激动,整个身子都颤抖着。

    霍君陌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吻着她的眼睛,把她抱得紧紧的。

    以前的自己真的是罪该万死,怎么能让她受这种委屈!

    他们到了酒店。

    霍君陌抱她下车,到了客房门前,还没来得及进去,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君陌。”

    染七七皱了皱眉,想不到凌兰也来了。

    霍君陌打开门,抱着染七七先进去,把她放到房间的床上,他对她说:“我很快就回来,等我。”

    染七七没有说话,她的眼睛还是红的。

    霍君陌起身出去,来到客厅看着凌兰。

    凌兰因为被怠慢,很生气:“君陌,你怎么又和她在一起了?”

    “外婆,我只想问你一句,当初我妈因为应敏没有嫁给冷泽,那个时候你在什么地方?”霍君陌神情冰冷,眼底阴寒一片。

    凌兰一怔,“我……”

    “你真的疼妈吗?”霍君陌又问。

    凌兰抿抿唇。

    “我见过一个女人疼爱自己女儿,是可以豁出性命的那种。”霍君陌眉目清冷,“你对我妈真的有母女感情吗?”

    “当然有!”凌兰捏着手。

    “为什么你当时不出现,不带走她?”霍君陌眉目染着月色冷寂,“还是说你把我母亲留下,就是想让她帮你去应家争?可是我母亲没有这么做,你气她就没有来找她,是不是?”

    凌兰的脸色泛白,唇瓣不由得发抖:“你在胡说什么,是不是那个死丫头给你吹邪风了,我可是你亲外婆,你怎么不信我?”

    “你对于我没有任何的感情,甚至不及我养过的狗,你只是利用了我失去记忆这件事,来宣扬我和七七之间的仇恨,可是我们爱也好恨也罢,都是有感情的,可是我们有什么?”霍君陌冷冷的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