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57就必须让他和染七七分开
    凌兰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实这样的场景,她也料想过,可是没想到真正撕破这层纸以后,她才真的明白。

    她与霍君陌多的不过是一丝血脉。

    但是这对霍君陌没有约束力。

    他当初在美国发展的如此好,非要回国,也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一个染七七。

    他把什么都忘了,连感情都没有。

    却只记得一个染七七,光是这一点就很可怕。

    染七七在他的心里分量太重了。

    凌兰却还是不甘心,这可是自己的亲外孙。

    “君陌,你也不要忘了,你杀了她外公。”凌兰咬牙切齿的说:“她不会放过你的,眼前的她是迷惑你,趁机杀了你。”

    “我愿意为她死,她想杀了我我也心甘情愿。”霍君陌眉目清冷而淡漠:“还有,告诉唐家和禾家,我不会再顾及你的面子,而对他们网开一面。他们对七七做过什么,我就要十倍从他们身上讨回来。”

    凌兰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这么做,是她放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甚至是不管她的死活。

    “你……”凌兰的唇都苍白的毫无血色。

    “还有什么事?”霍君陌冷淡的问。

    凌兰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拂袖而去。

    霍君陌不愠不怒的将门关上,回到房间里。

    染七七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霍君陌过去,帮她把衣服都脱下来,然后亲了亲她的发丝,“晚安。”

    染七七嘤咛了一声,挤入他的怀里,她忽然说:“……君陌,别再让我失望了,这是第三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

    霍君陌心弦一动,低下头含着她的耳垂,“不会了,七七,我的命都是你的,你想为了你外公报仇,你把我的命取走我都没有怨言。”

    能死在她的手里,也是一种幸福。

    染七七泫然,“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干什么。将来女儿大了,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被自己的母亲杀死的,你让她怎么想?”

    霍君陌将脸埋进她的颈窝。

    染七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霍君陌,我要你一辈子。”

    霍君陌收紧手臂:“好。”

    “我要你一辈子只对我一个人好,只听我一个人的话,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我打你骂你你都不能还手,我要你只宠着我一个人,我要你把你能得到的最好的,都给我。”染七七眼睛泛红:“你若是能答应,我不再计较,可是你不能答应,就放了我,我们各自婚嫁各不相关。”

    霍君陌却不准:“谁说我对你不好了。”

    往后,他只对她好。

    在哭泣中,染七七睡着了,她这些日子真的是很头疼。

    今天好不容易解开了一半的心结,她心情也轻松了很多,很快就睡着了。

    霍君陌一夜未睡,他抱着她,却有种她随时都会消失的感觉。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

    新墨堂总部。

    唐家与禾家的人也是彻夜未眠。

    两家的长辈,和堂口几个长辈也都在。

    他们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一脸的深冷。

    “这么说,霍君陌已经拉拢不过来了?”禾金亮冷冷的问。

    “是。”唐逸的爷爷唐兆中点点头,“他把话都说清楚了,我看我们要像个其他办法了。”

    “霍君陌的好兄弟严煌在这边培养着自己的势力,我们虽然也拉拢了不少的帮派,可是没有霍君陌,以后和老墨堂那边较量起来,怕是要吃亏。”成鼎作为老墨堂叛变过来的,在这边也很有发言权。

    “想不到还是没能把他留住。”禾金亮不满道:“凌兰对他已经没有约束力了。”

    “我早就说过,在他脑子里动刀子不靠谱。”成鼎淡淡的说:“我看还是让禾炎在过去给他做一次催眠比较好。”

    唐兆中却道:“都不靠谱,当初也说给他催眠,结果差点暴露了我们。”

    “应家那边有消息吗?”成鼎问。

    “应家就是缩头乌龟。”禾金亮冷冷的说:“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都是因为他们,当初我就说过,让凌夕嫁给冷泽,可是那个应敏却暗中搞破坏,真是气死人。”

    “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唐兆中皱了皱眉,“我明天去见一见谢一清。”

    谢家是一定要争取过来的。

    “谢家真的会愿意跟我们一起合作?”禾金亮并不太相信,如果能争取到,谢家早就倒戈了。

    再说,听说谢一清已经和霍君陌有了合作。

    有传言,谢一清要是和他们合作,霍君陌就会解除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谢一清是商人,绝对不会和霍君陌闹翻。

    众人再次沉默。

    “不管如何,他们不能白打唐逸。”唐兆中生气的说:“这件事一定要去理论理论。”

    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

    “唐逸实在是不应该自己去抓人。”禾金亮不满的说。

    “老禾,话要说明白,不是你孙女唐逸他能去?”唐兆中站起来,“你们禾家总说自己是医药世家不碰这些,什么肮脏事都让我们几个家族的人去做,现在出了事你们就拍拍屁股说跟自己无关,还要不要脸?”

    禾金亮急道:“我也没有说什么,静雨的脸不也是被划伤了,我也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是因为你理亏,”唐兆中气道:“光凭她放火烧车要杀死染七七,老墨堂那边的人也不会放过她的。”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成鼎道:“行了,别吵了,商量正事要紧。”

    他一开口,大家都安静下来。

    下个月初九日子很快就要到了。

    可是他们这边却还是一筹莫展。

    “我看还是要从染七七的身上下手。”成鼎摸了摸下巴,他幽幽的看着禾金亮:“静雨跟着霍君陌也有段时间了,难道就没有发生了点什么?”

    禾金亮瞪着他:“静雨是个规矩的女孩。”

    这话一说,大家都在心里偷笑。

    规矩的女孩能去抢别人的老公吗?

    “我是说,如果想重新拉拢霍君陌,就必须让他和染七七分开,懂了吗?”成鼎深沉的说。

    如果这还听不明白,他也就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