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58东山再起
    几天后,欧阳珏找来了两位墨堂的老人。

    这些人都经历过染七七外祖母那一辈,有些事情他们很清楚。

    不过他们早就已经退休,但是他们的孩子还都在墨堂。

    别看墨堂四分五裂,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养活这些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更何况这几年,在欧阳珏的代理下,墨堂的境遇好了很多。

    就算新墨堂那边拉拢了诸多势力,可是想要一口气吞了老墨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染七七不算是在老墨堂的人面前第一次路面,在地下总部的时候,很多人都见过她。

    只可惜,染七七看不见他们。

    而眼前这两个人,染七七是第一次见,他们也是一样。

    “七七,你面前这两位,一个是跟随外祖母多年高远志和杨瑞。”欧阳珏给她介绍着。

    染七七坐在大厅的上位,这是最有身份的人才能坐的。

    即便是染七七的哥哥,欧阳珏也只能坐在侧坐。

    另外两个人坐在染七七的左手边的下位。

    “高爷爷,杨爷爷。”染七七淡淡的一笑,“辛苦你们跑这一趟了。”

    高远志和杨瑞纷纷表示没什么。

    “真是想不到,墨堂还能东山再起。”高远志感慨着:“你和你哥哥都是非常能干的人,我看好你们。”

    “是啊,你一回来新墨堂那边的人就坐不住了,手忙脚乱的也出了不少的错,倒是让我们有了机会。”杨瑞称赞。

    对于这种恭维的话,染七七但笑不语。

    高远志和杨瑞相视一眼,纷纷颔首。

    看来染七七虽然是个女人,倒也不是很虚浮。

    这两句话是恭维,可也是试探。

    染七七怎么会不明白,自己若是警惕性没那么高,早就被这些人生吞活剥了。

    她清婉一笑:“还没问二位爷爷,我想知道墨堂为什么要由我来继承,我哥哥不可以吗?”

    “这是墨堂的规矩,传女不传男。”高远志解释,“是你外祖母定下的规矩,我们也不能更改。”

    “这么说,在我还够资格继承的时候,墨堂堂主的位置一直在空缺中?”染七七挑眉。

    “是的,大部分是靠着我们这些旧部在打理,也是因为这样才给禾家和唐家机会。”杨瑞气道,在他看来不守信义的人是罪该万死的。

    染七七想着,高远志和杨瑞也算是忠心了。

    听欧阳珏说起过,他们和禾家那些人是势不两立的。

    “这次我会来就是要解决这件事,我想知道新墨堂的手里有多少老墨堂的资产?”染七七问道。

    毕竟只有断了他们的财路,他们的行动才会受到限制。

    “差不多百分之六十。”高远志说道,因为他一直跟着染七七的外祖母,生意资产这些他都知道一些。

    染七七颔首,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不少啊,那关于黄金宝藏的事情呢?”

    “那不是假的吗?”杨瑞惊讶,“其实这件事跟我们老墨堂一点关系都没有,是禾家和唐家想要骗钱,却拉着整个墨堂给他们演戏。”

    说到这件事,他还是十分气愤,这件事可是加速了墨堂的分崩离析。

    顾柔点了点头,“如此说来,老墨堂的人没有人和这件事有关?”

    “没有。”高远志和杨瑞回答的斩钉截铁。

    染七七看不到他们,只能听到声音。

    正因为如此才更加的专注,能够听出他们语气的变化。

    听完他们说,她微微扬起唇角:“二位爷爷,我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你们能帮帮我。”

    “你说。”高远志从染七七的身上看出了他们外祖母的影子,正因为如此,才更愿意帮她。

    染七七淡笑:“快要继承仪式了,我想那天二位都来,还要把墨堂其他的老前辈们都叫来,一起观礼。”

    “这个是自然。”杨瑞颔首,毕竟这是大事。

    “那我到时候恭候二位了。”染七七浅浅一笑,就让欧阳珏送人出去。

    古洛给染七七端来一杯热茶,“堂主,可问出了什么?”

    “你觉得呢?”染七七笑着,她刚才都听见了的。

    古洛茫然道:“我没听出来什么。”

    染七七轻笑,“没听出来就不要纠结了。古洛再找几个信任的人,把墨堂所有人的都给我查一遍,但凡有一个和新墨堂那边有牵连的,就把这个人赶出去。”

    “啊,可万一……”古洛为难起来。

    “没有什么万一,不这么做,墨堂是没办法东山再起的。”染七七的眸底闪过一丝冷芒:“这些人就是蛀虫,万一哪天把你盖好的房子给蛀空了,房子塌了看你后不后悔。”

    古洛了然,“是,那我这就去办。”

    古洛退下,欧阳珏走来。

    “我找到了当初给君陌做手术的一个护士,你要见吗?”欧阳珏淡淡的问。

    “等君陌回来,我们一起见。”染七七懒洋洋的伸伸腰,“才坐了一会儿,就累了。”

    “君陌呢?”欧阳珏问着,一大清早竟然没看到人。

    染七七趴在桌子上,“公司在这边的分部很忙,他一大清早就去上班了。”

    “我带你回总部,这里是墨堂曾经的堂口,新墨堂的人随时都会来。”欧阳珏并不放心。

    染七七摆摆手:“安啦,不会有事,我敢保证现在不止,他们一个势力在盯着我们,都在大家的眼皮底下,他们不敢贸然动手。对了,你有没有听说,新墨堂那边到底推选了谁?”

    欧阳珏摇头:“这是我唯一查不来的,不过我想应该也是一个女人吧。”

    “哦。”染七七点点头。

    这时听到了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她轻轻地扬起唇角。

    欧阳珏转身,就看到霍君陌迈步走来。

    “累了?”霍君陌径直走到染七七的面前,在她眉心落下一个吻。

    “是无聊的。”染七七笑了笑,“你忙完了?”

    “趁着中午休息来见你,下午陪我去上班?”霍君陌将她抱起来自己坐下,然后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

    染七七摇摇头,“不去,更无聊,不过有个人我想你见一见。”

    “什么人?”霍君陌望着她。

    染七七寻着刚才的声音,去看欧阳珏。

    欧阳珏无奈,拍手,叫人把人带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