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65下马威
    “我疼。”染七七皱着眉,半真半假道:“昨晚你太过分了,我还没恢复呢。”

    霍君陌皱着眉,“哪里疼?”

    “哪里都疼。”染七七哭丧着脸,“不行了,我疼的不想做了。”

    霍君陌看着她,“真的疼?”

    染七七颔首。

    “我送你去医院。”霍君陌滚烫的胸膛贴着她的后背,打算帮她把身上的泡沫冲掉,就送她去医院。

    “别。”染七七扭身,双手抵着他的胸膛:“万一医生问我为什么疼,你让我怎么回事?”

    因为被男人“折腾”所以才疼。

    这多丢人。

    霍君陌想了想,倘若是她去医院,万一是一个男医生给她检查就不好了。

    “那我们从水里出来,我给你揉揉。”霍君陌温柔而体贴的说。

    染七七点了点头,乖巧道,“嗯。”

    霍君陌先从池子里出来,拿了一条浴巾把下半身围住,然后再拿另外一条浴巾把她裹住,从池子里捞出来。

    抱着她从浴室里出来,把她放到床上,霍君陌找来吹风机,先把她头发吹干,保证她不会着凉。

    吹完头发,才把她身上的浴巾扯掉,然后把被子给她裹上,只露出一张白皙红润的小脸来。

    “哪里疼?”霍君陌问道。

    “说不上来,反正腰酸背痛的。”染七七缩在暖暖的被子里。

    霍君陌深深的蹙眉,“我先给你揉揉,如果明天还疼再去医院。”

    “嗯。”染七七重重的点头,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然而,却听到男人很疑心的嘀咕着,“卖力气的都是我,怎么疼的却是你?不然下次换一下好了。”

    换一下?

    她没听错吧?

    “霍君陌,你……你这个大变态!”染七七直接钻进被子里不出来了。

    霍君陌连被子带人一起抱进怀里,“七七,你是不是不想做?”

    被子里的小女人动了动,却不出声,看来是了。

    霍君陌想了想,“难道是我技术不好?”

    染七七从被子里钻出来,皱着眉头,谁要和他一本正经的讨论这个问题!

    “睡觉。”染七七哼了哼。

    霍君陌很认真的说:“还真是我的技术不行?”

    染七七不理他了,不是不技术不行,是……是太好了。

    把她折腾的骨头都散架了。

    等染七七睡过去之后,抱着她的男人低低的一叹,“就这么不想跟我做?”

    他却无时无刻的想要跟她做。

    ——

    清晨,染七七听到了外面的雷声。

    她就去抱霍君陌。

    霍君陌早就已经醒了,坐在床边,拿着平板电脑在看股市。

    见染七七来寻自己,他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将她抱进怀里。

    “你醒了?”染七七的嗓音娇软中带着沙哑。

    “嗯。”霍君陌吻了吻她的眉心,“被雷声吵醒了?”

    染七七摇摇头,“我饿了。”

    “好,我去给你拿衣服。”霍君陌把她放下,去衣帽间拿了牛仔裤和白毛衣过来,帮她穿。

    穿衣服的时候,他忍不住在她的胸前吻了吻,才放过她。

    等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染七七的小脸还是红的,气息也微微有些喘。

    “明天就是继承仪式,你哥哥他们已经去堂口安排了。”霍君陌往她嘴里喂着培根。

    “那边有动静吗?”染七七问着。

    “没有。”霍君陌回答。

    染七七一手托腮,“他们倒是沉得住气。”

    “又或者他们也是穷途末路。”霍君陌淡淡的说。

    “他们有一个禾曦啊。”染七七抿抿唇,“她奶奶是我的外婆的姐姐,如果说我只有和我外婆有血缘的人能够继承墨堂,她确实也算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了。”

    “别担心,这也分嫡亲。”霍君陌安慰着她。

    “我不担心,不过我是怕明天会出事。”染七七喝了一口气牛奶,不要出人命就好。

    不过这种事,那可能一点风波都没有。

    “等我坐上了堂主,我就要改了这个规矩,让有能力的人接任。”染七七不满的说,毕竟太坑人了。

    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选为了继承者候选人,一点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霍君陌却道:“只要你和墨堂捆绑的越深,将来这份权利你越是没办法交出去,新墨堂永远是一个威胁,除非你斩草除根。”

    斩草除根?

    染七七想了想,她应该还下不了那么狠的心,把那边的人全部出掉。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染七七只觉得头疼。

    霍君陌淡淡的说:“没关系,还有你哥哥这个代理人,等将他有孩子,你把堂主的位子传给他儿子就行了。”

    染七七轻笑,“我能这么坑我大外甥吗?”

    “可以。”霍君陌不假思索的回答:“毕竟他父亲坑了你好几次。”

    也对。

    反正欧阳珏很喜欢替墨堂办事,还不如把墨堂给他,一了百了。

    继任仪式当天,霍君陌配着染七七一起去堂口。

    今天来的人很多,窃窃私语的声音很多。

    这一批都是老墨堂的人,新墨堂的人都还没来。

    大家都在讨论,他们会以怎样的方式出场。

    染七七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她握着霍君陌的手说:“情况如何?”

    “禾家那边还没有动静,唐家已经来人了。”霍君陌告诉她:“他们进来了。”

    这时,大堂里讨论的声音戛然而止,一串沉沉的脚步声传来。

    染七七竖起耳朵。

    唐兆中带着几个人走进来,来到染七七的面前,冷笑:“哎呀,大侄女幸会幸会。”

    染七七淡笑,“不必客气。”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一般情况下,她应该请唐兆中坐下的,可是她并没有开口。

    唐兆中没想到染七七这么会给人下马威。

    “七七。”欧阳珏适当的提醒。

    染七七一副恍然,“哎呀,我差点忘记让您坐了,我眼睛看不见唐爷爷别见怪。”

    唐兆中脸色发青,“不会。”

    他看着一眼在做的几个人,坐在最前面的都是老墨堂那伙人,甚至还有几个生面孔。

    看到高志远和杨瑞他们,他冷冷的咧开了嘴。

    高志远不去看他,只是对染七七道:“七七,时间差不多了,如果人都到齐了,就开始吧。”

    染七七点点头,确实不用再等了。

    “不行。”唐兆中忽然嚷着,“老禾他们还没来,他们没来这继承仪式就不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