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8以后只许想我关心我
    染七七一下子就不动了。

    这样的威胁对她是有用的。

    怀里的小女人一下子温顺了,霍君陌紧锁的眉头也没有那么多的怒意,他低下头看着她,“他们找你是为了康子陵?”

    “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染七七睁大了眼睛,“他的腿受伤了,你有没有把他送到医院。”

    “放心,他很好。”霍君陌阴凉的回答,“还有别那么关心他,我不喜欢。”

    “那你倒是放过他,你放过他不再找他麻烦,我保证不再关心他。”染七七揪着霍君陌衬衣的领子,“霍君陌,你放了他,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霍君陌冷哼,“染七七,你真是瞧得起自己,我霍君陌回来可不只是为了一个你。”

    染七七乌眸浮浮沉沉,霍君陌冰冷的话语把她砸醒了。

    她还没有举足轻重到可以让霍君陌放下一切的地步。

    是她太高估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

    他对她施暴,只因为她是他复仇的一部分罢了。

    她缓缓放下自己的手,闭上眼睛,陷入沉默。

    该怎么救康子陵,她一时之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霍君陌喉结微微滚动,刚才还和自己又吵又闹的小女人却一下子变得如此清冷,他有些不适应。

    刚才的话不过是气话。

    “染七七,你不想救康子陵了吗?”他嗓音闷闷的,只有自己听得出那微不可查的颤抖。

    “不救了,他死了我就殉情。”染七七顿了顿,温婉的嗓音带着暗哑,“我和他你随便处置就是了。”

    康子陵如果真的因为自己而死,她还有什么脸面活着。

    苟且偷生,被他囚禁成为禁胬,不如死了。

    “我给你看些东西。”霍君陌忽然放过了她,他拿出手机,播了一段视频给她看。

    一开始就是赤条条的男女在床上纠缠着。

    她刚想反抗,却听到视频里的男人竟然喊着她的名字,可是她知道那个人不是霍君陌。

    仔细一看竟然是康子陵。

    而在他身上千娇百媚,婉转承欢的是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

    耳畔是刺耳男女欢爱的呻吟声,染七七又气又怒,不过她还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看着视频寻找着蛛丝马迹。

    视频里,康子陵的腿包扎着,很显然是不久前拍摄的。

    她推开霍君陌的手,冷冷道:“这个女人是你找来的吧?”

    霍君陌关掉手机,意味深长的笑,“被你猜到了,不过你好像并不生气。”

    看到自己的未婚夫和其他女人在床上寻欢作乐,她竟然出奇的冷静。

    “霍君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对康子陵有任何不好的看法,因为一切都是你逼的,你才是始作俑者。”染七七偏着头,气呼呼的。

    “染七七。”霍君陌嗓性感入骨,却又凉薄,“我是想要你明白,你不爱康子陵。正常的女人看到这种视频不会像你这么冷静,你太平静了。”

    “我爱他。”染七七反驳,“我和他的感情不是你所认为的那么肤浅。”

    “我不会和你争论,但是很快你就会知道。”霍君陌漆黑的眸子里浮现几分凉薄的笑意,“现在他正在温柔乡里快活,你是不是也应该让我满足一下?”

    啪!

    这是染七七赏给他的第二个巴掌。

    “无耻。”她真的非常愤怒,这个男人完全把他当成了泄欲的工具。

    霍君陌俊美冷峻,“无耻就无耻,反正该强迫你的也都强迫了,你还能怎么样?”

    染七七愤恨道,“我确实拿你没办法,不过我不会一辈子拿你没办法。”

    男人低下头咬着她的肩膀,嗓音清沉,“那我们就纠缠一辈子。”

    反正他也是这么想的。

    “霍君陌,放了康子陵。”染七七眼睛猩红,“只要你放了他,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

    霍君陌淡淡的一笑,浑身却满是强悍的气势,“好,明天陪我出席霍氏的晚宴,我需要你。”

    染七七蹙眉:“霍氏的晚宴,你是说五十周年的晚宴?不应该是爸爸参加吗?”

    “他已经退休了,现在是我的天下,我需要你去帮我稳定军心。”霍君陌吻着她的脖颈,嗓音沙哑,“那群老匹夫不太听话,我需要你暂时帮我压制一下。”

    “然后呢?”染七七拧眉,“你想找机会把他们都除掉吗?”

    “有何不可?”霍君陌低低沉沉的笑着,“反正也都是一些没用的老东西,现在是我的天下,七七,我会让你看到霍氏在我手里称霸的样子。”

    她才不想看。

    “你真的会放了子陵?”染七七心里想着,如果真的能见到那些叔叔伯伯们也好,也许和他们商量一下,还能想到一些离开霍君陌的办法。

    “看你表现。”男人嗓音带着意味不明的暗哑,“染七七,在床上的你像个木头。”

    染七七浑身一抖,她明白男人的意思。

    她闭了闭漂亮的乌眸,“我知道了。”

    纤细的手臂缠绕着男人的脖颈,染七七知道这个动作,意味着自己开始堕落了。

    她需要用身体去从他的身上换取一些东西。

    这是一个不好的开始。

    她的自尊和骄傲,都被踩进了泥潭里。

    翌日,傍晚。

    染七七穿了一条黑色宽肩带V领鱼尾长裙,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和锁骨,一头乌黑的长发温温婉婉的盘起,精致的脸上化着浅浅柔柔的妆容,一抹红唇却成了点睛之笔,将她整个人烘托的落落大方,知性美艳。

    她从化妆桌前站起来,转身看到了霍君陌。

    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

    “人呢?”染七七问道。

    “放了。”霍君陌给她看了自己的手机,是康子陵被送进医院的视频,她还看到了康博和陈慧。

    看到儿子的腿受伤了,陈慧哭得死去活来的。

    染七七整个心都揪起来,“他没事吧?”

    霍君陌将她揽入怀中,菲薄的唇瓣蹭着她细腻光滑的小脸,语气温凉又霸道,“七七,别想他,现在你是我的,以后只许想我关心我。”

    染七七凄迷的笑,眉眼弯弯,却没有温度,“好。”

    演戏而已,她办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