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79同父异母的兄弟?
    坐在车里的染七七也在想,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呢?

    明明说要相信他的,却还是忍不住怀疑。

    女人果然是复杂的。

    不知何时,霍君陌的车子已经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

    染七七让司机停在不远处,她看着。

    霍君陌从车上下来,走进了酒吧。

    染七七匆匆的付了钱,跟了进去。

    一进到酒吧,染七七就皱起眉头。

    人也太多了。

    在人群里穿梭了一圈,她也没有找到霍君陌。

    酒吧没有二楼,难道是有地下吗?

    “小美人儿,来喝酒?”一个男人挡在染七七的面前,举着手里的酒杯,“我可以请你。”

    染七七皮笑肉不笑,“拿开你的酒。”

    “怎么瞧不起我?”男人挑眉。

    “很瞧不起。”染七七厌烦,她着急找人。

    “妈的,你当老子……”男人脾气不是一般的暴躁,又横行霸道惯了,见染七七不配合就抬起手去抓染七七的衣领。

    染七七哪是那么好欺负的,她忽然抄起吧台上一瓶啤酒朝男人的脑袋砸了过去。

    “啊!”男人惨叫一声,用手捂着脑袋,献血直流。

    周围的人吓得都避开了。

    一看是一个小女人对一个高大的男人,都有些诧异。

    染七七冷然,“这是谁的地盘?”

    “是墨堂的。”酒保站在一旁回答。

    “有两个墨堂,说清楚。”染七七气势逼人的看过去。

    酒保浑身一颤,“是唐家。”

    这里是唐兆中的地盘?

    霍君陌来这里做什么?

    “你给老子等着。”男人挣扎的站起来,用手指指着染七七,然后就跑了出去。

    看样子是去叫援兵了。

    染七七叹了一口气,打电话给欧阳珏,让他速来。

    “刚才有个长得特别帅的男人进来,他在哪里?”染七七问酒保。

    酒保摇头,他也不清楚。

    染七七蹙眉,“那么帅,你竟然没注意到。”

    酒保一脸的讪然,“能有多帅?”

    染七七摸着下巴,很认真的回答:“天底下最帅。”

    周围的人彻底无语了。

    “七七。”霍君陌从暗处走来,这个小东西果然跟踪他。

    染七七僵了一下,缓缓转身,笑靥如花,“好巧。”

    霍君陌嘴角微抽,“说啊,好巧。”

    “你来这里做什么?”染七七笑眯眯的问,“不会是寻欢作乐吧?”

    霍君陌将她揽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道:“每天伺候你就够我忙了。”

    染七七的小脸瞬间就红了。

    “那你还出来鬼混。”她不满。

    “真是倒打一耙,我是出来办事的。”霍君陌揽着她,很无奈。

    她是对不相信他?

    这时,那个刚刚出去的男人又回来了,身后跟着几个兄弟,手里都拿着刀。

    染七七对霍君陌讪讪的一笑,“我好像惹祸了。”

    霍君陌无比冷静,他看向酒保,“动手。”

    酒保点点头,他忽然就从柜子下面拿出了手枪,对准了那几个人。

    接着,还有几个酒保和正在喝酒的客人,也纷纷拿出了武器。

    一时之间,局势扭转。

    与此同时,欧阳珏也带着人来了,把门口堵死,那些人出不去了。

    “妈的!”那个头破血流的男人大吼一声,他认得欧阳珏,“你们老墨堂这群人果然没放过这里!今天……”

    “话说清楚,这块地方本来就是霍先生的。”酒保冷冷的解释,“你们新墨堂的人来这里胡作非为,我们只是懒得理而已。”

    可一旦真的理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染七七望着霍君陌:“你这次来该不会就是为了收地盘吧?”

    “不全是,就是不爽而已。”霍君陌冷冷的说。

    毕竟禾静雨这一出,把他也给恶心了,就想着给那边来点刺激的。

    “你先带着七七走。”欧阳珏提醒。

    霍君陌点点头,揽着染七七就先走了。

    染七七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了,却可以想象得到。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禾家和唐家的耳中。

    昨晚,不止这一处,很多禾金亮以为是自己的地盘,结果没想到全部都成了霍君陌的。

    他手底下的地盘紧缩,变得比唐兆中还少。

    看来是禾静雨彻底把他惹怒了。

    本来打算一点点吞噬掉他们的,现在却一点时间都不给他们了。

    新墨堂的上空笼罩着愁云惨雾,每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禾尘唇角勾着邪魅的笑意,他揽着禾曦的腰,笑着说:“曦曦,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霍君陌还真是不错的帮手呢。”

    禾曦幽幽的看着他,“哥,你又去控制他了?”

    “当然。”禾尘亲了亲她,“很快,你也会成为人人尊敬的禾堂主,开不开心?”

    禾曦勾住他的脖颈,“哥,你对我真好。”

    “曦曦,叫我的名字。”禾尘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双眸凌然。

    “阿尘。”禾曦羞涩的笑着。

    禾尘露出满意的笑容。

    “阿尘,接下来你想怎么做?”禾曦问,她什么都不懂。

    “当然利用霍君陌除掉冷玉腾他们了。”禾尘冷冷的笑着,“应敏一定还不知道,我还活着。”

    当初,她真是大意。

    禾曦蹙眉,“阿尘,你这么狠冷家,为什么当初要帮着应敏对付霍君陌?”

    “因为我需要一个复仇工具。”禾尘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个冷玉仪就要到美国了,你帮我去接触她。”

    “嗯。”禾曦点头,“我需要怎么做?”

    “就是让她相信你,让她相信我们和染七七是势不两立的,她自然会告诉应敏的。”禾尘勾了勾唇角,“凌兰那个老东西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可是叔叔……”禾曦欲言又止。

    “那个老匹夫也不足为据。”禾尘墨眸一沉,“明天我就让他连床都下不来!”

    到时候,整个禾家都会在他的掌控中。

    他想要的一切,终于就要得到了。

    禾曦看着禾尘的侧颜,明明是俊美的却被残暴的戾气所笼罩,变得戾气十足,像个魔鬼一般。

    对于禾尘的身份,禾曦也曾想过。

    他和霍君陌的年纪差不多,两个人容貌也有些相似,难道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