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81你知道吗,我们还有一个兄弟
    西蒙英俊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温度,他抿抿唇,“颜颜,你等我。”

    宫颜冷嗤,“西蒙,你不觉得自己很不讲理吗?你要结婚了,却让我等你,你要让我等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你以为女人的时间就那么多吗?”

    “不会那么久。”西蒙去抓她的手,“一年就好。”

    “一年?”宫颜冷冷的笑了,她抽回自己的手,“西蒙,我连一天的时间都不会给你。婚姻对于女人来说很重要,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和她结婚,又能和她顺利离婚?”

    西蒙侧颜紧绷。

    确实,他也不能确认。

    “我不会等,西蒙,你只要娶她,我们就没有可能。”宫颜站起身来,“你也别忘了,我是宫家大小姐,是宫羽的亲妹妹,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阿猫阿狗能被你欺负。”

    西蒙抬头,仰望着她。

    她还是那样的姿态,高高在上,宛若女王。

    西蒙恍惚了一下,似乎,他和宫颜越来越远了。

    ——

    染七七来到公司找霍君陌。

    一进门,她就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他面前,“霍先生,我破产了。”

    霍君陌皱了皱眉,打开她买来的东西,俊美的轮廓十分的完美,“你买的?”

    “七百多万,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一笔花出去这么多。”染七七吐槽道:“这是全球限量版,只有三对儿。”

    霍君陌摘下自己手腕上原本的腕表,换上了她新买的,然后淡淡的说:“店员没有告诉你,这款腕表圣诞的视乎,还会推出圣诞款?”

    意思就是,不是全球限量了。

    染七七一拍桌子,“这是虚假宣传,我要告他们!”

    霍君陌不慌不忙拉过她的手腕,把她手腕上的腕表也摘下来,换成了新买的。

    她手腕纤细,就算是女款的表盘都会做小,可是戴在她的手腕上还是很大。

    他拿起手机,打给裴东:“把这款腕表品牌收购,今年推出的另外两对儿限量款毁掉,不准再推出这个系列。”

    裴东很无语。

    霍君陌挂断了电话,抬头看着染七七,“满意吗?”

    染七七哭笑不得,“为了七百多万,你要花好几亿收购,感觉赔了。”

    “不会,这种奢侈品有的是人买,再让他们推出其他系列就好了,其实赚钱的是我们。”霍君陌淡淡的说。

    染七七讪讪的看着他,“买个情侣款手表,都被你看到商机,君陌哥哥在你眼中应该就没有不挣钱的东西吧?”

    霍君陌思索了一下,“好像是没有。”

    他手指灵活的操纵着电脑。

    染七七只听自己的手机叮的一声,她拿出手机一看,霍君陌往她的银行账户汇了五千万。

    好吧,果然是财大气粗。

    自己那七百多万在他眼中一定不算什么。

    当当。

    有人在敲门。

    染七七把自己的手从霍君陌的掌心抽出来,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他身后的落地窗去看风景。

    一个秘书进来,对他道:“霍总,冷总来了。”

    冷总?

    染七七忽然觉得冷家真的被他们忽略好久了。

    “是谁?”霍君陌冷冷的问。

    “冷玉腾。”秘书回答。

    “让他进来。”霍君陌冷漠到。

    秘书出去,不一会儿冷玉腾就进来了。

    冷玉腾进来,抬头看到了许久不见的染七七,瞳孔色泽加深。

    “你也在。”他淡淡的开口,不是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吗?

    染七七笑盈盈道:“冷总,你的资料库要更新了。”

    冷玉腾神情寂寂,他自顾自的坐下来,看着霍君陌。

    霍君陌冷然,“你有什么事?”

    “君陌。”冷玉腾盯着他俊美的脸庞,认真的说:“你知道吗,我们还有一个兄弟?”

    霍君陌皱眉。

    “据我所知,他和你是异卵双胎。”冷玉腾讳莫如深的说。

    异卵双胎?!

    染七七错愕的看着冷玉腾,“你怎么知道的?”

    冷玉腾回答,“我妈亲口告诉我的,当初你母亲生下你们兄弟二人,她杀死了其中一个。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

    异卵双胎,容貌上会长得不一样。

    “他是谁?”染七七比霍君陌更好奇。

    “禾尘。”冷玉腾解释,“他已经掌控了禾家,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催眠师,君陌你应该见过他,可是被他催眠了,把这件事给忘了。”

    霍君陌眸底满是阴霾和冷漠,很深的寒意从他的眸中溢出来。

    “我的天。”染七七不受控制的发出惊讶的声音。

    “君陌,我母亲疯了。”冷玉腾看着他,“她已经遭到了报应。前几天禾尘接触过冷家上下,他……之前玉仪的事情就是他做的。”

    冷玉仪的事情?

    染七七想起来,冷玉仪未婚先孕,原来那件事是有人故意策划。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相信你?”霍君陌嘴角扬起冷冷的弧度,“你母亲现在才知道后悔,是不是已经晚了?”

    “我这次来不是要你原谅我母亲的,关于你母亲死亡的细节,我还是想跟你说一说。”冷玉腾道:“君陌整件事情里,你母亲是最大的悲剧,我知道我母亲死不足惜,不过我希望看在她已经疯了,也把什么都说了,就留她一条活路吧。”

    染七七抬手,轻轻放在霍君陌的肩膀上,“君陌哥哥,孰是孰非,我们先听听再说。”

    霍君陌不做任何的表情。

    冷玉腾道:“君陌,你母亲是个很坚强的女人,我妈说凌夕是看着柔软其实骨子里很刚强的女人。她忍辱负重的能生下你,为什么会看到七七的爸妈偷情就自杀?”

    霍君陌深邃的五官笼罩着很深的戾气。

    “你的意思是她也被人催眠吗?”染七七猜测着。

    冷玉腾点点头,“我是这么认为的,而且这个催眠的人很可能就是将禾尘抚养长大的人。”

    “你有什么线索?”霍君陌冷冷的问。

    “我只知道禾尘后来是被禾家收养的,至于他之前的养父是谁,我不知道。”冷玉腾摇着头,“又或者,他被禾家收养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难道说我们都被算计了?”染七七深深地凝眉,“君陌,不然再去问问你外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