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83你当我是盗墓贼吗?
    染七七扯了扯嘴角,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

    成鼎看着染七七,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他对染七七自认为十分的了解。

    倒是杨瑞,见到成鼎一脸的鄙夷,眼底仿佛写了大大两个“叛徒”。

    染七七不知道他们之前的恩怨,不过成鼎看人的眼神就令人很不舒服。

    好在她现在也不怕被人打量。

    “你能看见了?”唐兆中最先的反应过来。

    染七七冷嗤,“知道的太晚了,消息这么滞后,你怎么好意思跟我作对?”

    自从两家撕破脸之后,染七七对唐家的人向来不客气。

    唐兆中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唐逸被打现在还在住院。

    染七七冷眯着眸子,眼神充满不屑。

    唐兆中应该庆幸自己现在还活着,不然他是这群人最先被对付的那一个。

    越是简单没脑子的人,越容易被人当枪使,留在后面。

    染七七心里暗暗猜测,新墨堂最终不是落在以禾曦禾尘为首的这群人里,就是成鼎的手里。

    杨瑞怕染七七不知道其中的恩怨,缓缓开口:“七七,我要给你好好介绍一个人,这个人可真是了不起。要不是这个人,我们墨堂是不会一分为二的,这个人就是他,成鼎。”

    染七七不由得一笑,“原来如此。”

    成鼎阴沉沉的一笑,“老哥哥真是冤枉我,墨堂分成两半,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地盘都在你们的手中,我手里可是没有任何的实权。”

    “不是你给他们出谋划策,他们也不会建立新的墨堂,成鼎你这叫什么坐山观虎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吗?”杨瑞冷冷的嘲讽起来。

    成鼎笑道,“老哥哥的脾气还是这样,我看着都怕,要是不早点离开墨堂,我怕我们会死的更早。”

    杨瑞死死地盯着他。

    染七七淡薄的一笑,“这里又都没有外人,谁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只是别把我们这些晚辈当成小孩子就好。”

    禾曦看向染七七,她说的没有错。

    成鼎粉饰太平,可是谁看不出他的花花肠子。

    他也不过是自欺欺人,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

    当然,外面的人确实都认为他是一个好人。

    禾曦一开始也是,后来禾尘点拨了从才明白,成鼎才是扮猪吃老虎。

    染七七一眼就能看穿,真是不简单。

    禾曦对染七七的感情是复杂的。

    论血缘,是她最亲的人,可是论利益,她们说离着最远的人。

    而且,染七七不管是什么都比自己强,这种被死死压制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打算什么时候,把人埋了?”染七七去问禾曦。

    “后天吧。”禾曦抿抿唇:“几位哥哥都回不来,静雨姐姐也没办法冷静下来处理这些事,所以我就一个人做主了。幸好还有两位伯伯在,也能帮我指点着。”

    染七七淡淡一笑,“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可以开口。”

    禾曦不知道染七七的用意,她果断摇头:“不用了,我们这边人手很多。”

    “是吗?”染七七意味深长的一笑,她站起来,“我们先走了。”

    杨瑞也起身,跟着染七七一起离开。

    唐兆中冷笑,嘲讽道:“刚来就走,怎么不多坐坐,是怕出什么事吗?”

    染七七停下脚步,转头,俏丽的脸蛋是绝美冷艳的笑容,“不,我是怕自己会生事,死者为大,我可不是来装大爷的。”

    唐兆中脸色发红。

    染七七勾了勾唇角,带着人走了。

    禾曦回到楼上去找禾尘,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她忧心忡忡的说:“染七七是什么意思?她怎么突然好心想要帮忙,两家明明打得不可开交。”

    禾尘合上手里一本厚厚的书籍,冷冷的一笑,“你瞧,她明知道禾金亮的死有问题,却用这一招来调查,只要她的人能进来,就一定会找机会接近禾金亮的遗体的。”

    禾曦道:“我已经拒绝她了。”

    “禾静雨这个女人太容易坏事了,你找两个人把她牢牢地看住,别出事。”禾尘叮嘱道:“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出事。”

    禾金亮的死因绝对不能被染七七得知。

    回到墨堂,染七七也对禾金亮的死提出了怀疑。

    “我觉得他一定不是得了急症,从禾静雨的反应和禾曦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的死真的很有问题。”染七七蹙眉。

    欧阳珏道:“我找个人潜入。”

    “不用了,我今天打草惊蛇了。”染七七捏了捏眉心,“等下葬的时候,哥你多找几个人,也去墓地做一场戏,把禾金亮的棺材给……偷出来。”

    “你当你哥我是盗墓贼吗?”欧阳珏深深地拧眉,还真以为他无所不能了?

    染七七嘿嘿的一笑,“拜托你了,有结果了就告诉我。”她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我要回家做饭了,对了,给我一辆车。”

    欧阳珏拉开抽屉,拿了一把玛莎拉蒂的车钥匙给她。

    染七七高兴接过,“有个哥哥真是不错。”

    要啥给啥,而且还理直气壮的。

    “你男人比你哥有钱。”欧阳珏怨念的说。

    “他是他,我是我。”染七七嘟囔着。

    “何必分的这么不清楚,昨天不还为了一对限量款的情侣表,收购了一家手表品牌,很多人都知道了。”欧阳珏泠泠的看着她,一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眼神。

    染七七不理他,拿着车钥匙就走人了。

    她先去超市,蔬菜水果还有一些日用品才回家。

    刚刚从超市里出来,染七七就撞上了一个人,她刚要道歉,人却一愣。

    “梓萌?!”染七七惊讶。

    云梓萌牵着儿子的手,也惊讶的看着她,“七七。”

    “你怎么在美国?!”染七七怔怔的看着她。

    她一直以为云梓萌还在国内。

    云梓萌握紧儿子的手,“这件事说来话长。”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找个地方聊吧?”染七七对她说:“你觉得怎么样?”

    “你不介意的话,去我家吧。”云梓萌露出腼腆的笑容,她依旧那么羞涩。

    染七七颔首,“我开车来的,走。”

    她把东西都放进后备箱里,然后载着云梓萌和云寒一起去他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