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89她的矜持早就扔到了外太空去了
    霍君陌把红豆粥吃完了,一贯染七七的喜欢的口味,不是很甜,有大枣和枸杞的香味。

    他吃完,把碗拿进厨房。

    因为很晚了,他决定明天起床再收拾。

    等他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染七七也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腰肢,活动了一下脖颈,转身道:“我先去洗澡。”

    “嗯。”霍君陌点了点头。

    染七七进了卧室,他一个人就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发呆。

    大概过去了四十分钟,卧室传来吹头发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

    他走了进去,站在染七七的身边,把她的手中把吹风机拿出去,然后帮她吹着:“以后这种事就让我来。”

    染七七红唇弥漫着笑意,说:“那我能为你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霍君陌低声回答,“七七,我还是那句话,你在我身边就好。”

    别离开他。

    染七七心底怎么会不心疼。

    她太明白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感觉了。

    转过身,她抱住他。

    他腰身纤细又很紧实,很有力量感。

    每天晚上,她不知道要抱多少次,还要被他撞的魂飞魄散的。

    “霍君陌,我拿你没办法。”染七七清秀红润的脸颊很温软,“别想那么多,我和子陵是过去式了。再说了,我们以前就坦然的聊过,对于过去,我们也都明白那份感情并不纯真。岳思忆能来做客,也是因为子陵和她把话都说清楚了,她能够明白和接受,就是最好的证明。不然以女人的嫉妒心来说,她不会主动接近我的。”

    霍君陌摸着她的头发,道理自己都懂,可是……

    他自嘲道:“我被你吃的死死的,却还心甘情愿。”

    “去洗澡吧,我真的困了。”染七七打了一个哈欠,她好困。

    霍君陌让她先睡别等自己,然后脱掉身上的衣服去洗澡。

    染七七先上床,躺进柔软的被子里,她很快就睡着了。

    霍君陌用了十几分钟就洗完了,出来的时候,看她睡着了,就关掉了屋顶的大灯,只开了一盏在自己那边的台灯。

    他走过去,躺下来。

    染七七寻着温度和气味就来了,她抱住他劲瘦有力的腰身,小脸在他胸膛蹭了蹭,很快就没了动静。

    霍君陌心底的一团火被她撩拨起来,往小腹流动。

    他深感无力的一叹,这个坏心眼的女孩。

    侧过身,将她抱住,闭上眼睛。

    这一觉,再醒来已经是天亮。

    染七七整个人都被压在霍君陌胸膛下,他的脸深深的埋进她的颈窝里,汲取着她身上淡雅温软的香气。

    “君陌,你要压死我了。”染七七抱怨,一大清早的,她娇软的嗓音足够唤醒男人体内的野兽。

    霍君陌连眼睛都没睁开,大手将她身上珍珠粉的吊带睡衣扒掉,然后对她一阵的“讨好”,然后就是深深地进入。

    异样的舒服让染七七整个身体都弓起来,身体更加与他的贴合。

    霍君陌爱死了她在自己身上心悦诚服的样子。

    一大清早,一天的开始就是这种事,染七七无奈了,却也没有办法。

    染七七被折腾惨了,动了动不知道是不是折了的腿,她深深地蹙眉,这个男人真的是越来越“残暴”了。

    霍君陌亲了亲她的脸蛋,嗓音低沉:“你要做婚礼策划,是不打算近期回国了?”

    “倒也不是,公司我会请人的,只是想做点事而已。”染七七回答,“之前你把公司什么都收走了,我是又墨堂,可是墨堂真正在打理的是哥哥,我接受了他的房子和车子,没道理再去抢他的工作。更何况,我不会比他做得更好。”

    “有我养你。”霍君陌沉沉的说。

    “就让我做吧,我想忙一点。”染七七不太喜欢无所事事。

    “嗯。”霍君陌也没有坚持让她做一个家庭主妇的意思,她想做什么都让她去做。

    这是他能给她的。

    染七七让他去做早饭,自己先去洗漱。

    洗漱之后,她坐在饭桌前,打开电脑,继续查资料。

    公司要装修,不可能一下子就弄好,这段时间她需要多补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霍君陌给她热了牛奶。

    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染七七挪谕道:“你体力真是好,一杯咖啡就行?”

    “那你要不要试试,喝了咖啡的?”霍君陌眯起眸子,反正他精力充沛。

    染七七轻哼:“不试。”

    霍君陌眉目笼罩着矜贵之气,“我随时恭候。”

    染七七瞪过去一眼,然后转头继续工作。

    “今天有什么打算?”霍君陌问。

    “没什么事,收拾一下屋子,然后继续工作。”染七七摸了摸鼻梁,“我想配一副抗蓝光的眼睛,你陪我吧。”

    “嗯,好。”霍君陌道:“中午你来找我,吃完午餐我们一起。”

    染七七颔首,“嗯。”

    霍君陌去换衣服,然后去上班了。

    染七七伸了伸懒腰,就开始做家务。

    这时,门铃响了。

    染七七去开门,看到古洛站在门口,“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就是来看看,这也是工作。”古洛摸了摸鼻子,这是很明显说谎的动作。

    染七七笑道:“真的吗?”

    古洛笑了笑,笑容很不自在。

    染七七请她进来,打开一楼的落地窗,让新鲜的空气流进屋子里。

    古洛就在一旁站着,一动不动。

    染七七没去管她,把屋子收拾完了,才走到她面前,问:“是不是有事?”

    “堂主,我好像被缠上了。”古洛扶额,“谢一清已经连续打了几天的电话给我,约我出去。”

    染七七笑着:“你答应了还是决绝了?”

    “我没有答应。”古洛幽幽的说:“就是感觉怪怪的,万一有诈怎么办?”

    染七七看着面前没太谈恋爱的小姑娘,以一种十分老练的口味道:“妹妹,这个时候别退缩,往前冲啊。”

    古洛蹙眉:“女孩子不是应该矜持一点吗?”

    染七七足足愣了半分钟,她的矜持早就扔到了外太空去了。

    之后,小乔来了。

    染七七把这个问题跟她说了。

    小乔羞涩道:“矜持这东西对我来说,不存在的。”

    毕竟在床上,欧阳珏更喜欢她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