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91你活得不耐烦了
    染七七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怎么又遇上了?

    还是说,她阴魂不散?

    尹小凡抱着头盔走到他们面前,确切的说是霍君陌的面前,她道:“你要娶我。”

    真是简单粗暴。

    霍君陌冷冷的斜了她一眼,俊美的侧颜十分的冷漠。

    尹小凡上前一步,“我比她更适合你,我年轻漂亮,学历很高。”

    染七七噗嗤一声就笑了。

    霍君陌深感不悦,“笑什么?”

    染七七笑眯眯的望着他,窝在他怀里,“笑天底下长得漂亮学历高的女人一大把,你要天天娶老婆吗?”

    尹小凡幽幽的看着染七七,“你水性杨花,不配他。”

    染七七闲闲的看着她,自己懒得和她计较,她却得寸进尺了。

    “尹小姐是古代人吗?还挺保守的。你说我水性杨花,我懒得和你计较,你难道有处女证证明自己配得上我的男人?”染七七神情冷酷,讥诮。

    尹小凡盯着染七七眼睛,深深地厌恶与嫉妒,从心底迸发出来。

    染七七清冷的一笑,挽着霍君陌的手臂,呵气如兰:“走吧,我都饿了。”

    霍君陌点点头,带着她一起离开。

    尹小凡就看着他们从自己的眼前走了过去。

    在外面吃过了午饭,霍君陌想让染七七去公司陪他。

    染七七拒绝:“都说了,工作和生活分开比较好,我总是去公司,对公司那些单身员工也不好。”

    瞧瞧,她是一个多么温柔懂事的老板夫人。

    霍君陌深深的蹙眉:“找不到对象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和你有什么关系。”

    “好啦,我真的不想去,无所事事的坐一天。”染七七懒懒的说,“我回家补个觉,对了,我哥和小乔也搬出来了,过几天准备举办乔迁宴,你记得把时间空出来。”

    “嗯。”霍君陌点点头,“先送你回家。”

    染七七乖乖上了车,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

    霍君陌看着她微微翘起的唇角,忽然低头凑近她,灼热的呼吸令人羞涩。

    “怎么了?”染七七温温淡淡的。

    “怕你生气了。”霍君陌诚实回答。

    染七七笑了,“我不生气啊,毕竟这种事没办法控制,难道要让她的父亲不救你?”

    再说,是她们纠缠上来的,霍君陌很无辜。

    自己要是因此就和他闹别扭,岂不是中计了。

    霍君陌亲了亲她:“这种小虾米不用管。”

    “不能不管,就像花草你不管反而出事。”染七七蹙眉:“你让人查一下吧,看看她跟禾家有没有关系。”

    “好。”霍君陌点点头。

    把她送到家门口,才放心离开。

    染七七转身往别墅走去,却听到有人喊她:“染七七。”

    连名带姓的叫,不是陌生人就是敌人。

    她转过身,看着走来的尹小凡,一笑,也可能是情敌。

    “有什么事?”染七七挑眉。

    “听说连宫颜都和你做朋友了,你的魅力还真大。”尹小凡满目嘲讽。

    染七七看着眼前可笑又可悲的女人,“尹小凡是吧,不要脸的女人我见得可多了,但是没见过比你更无耻的。来找我的情敌不计其数,你是最脸大的那一个。之前的欧阳楚也好,禾静雨也罢,都是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可你是哪来的一根葱,站出来就对我们每个人一阵批判,一副高高在上高岭之花的样子,真的……很恶心。”

    尹小凡瞪着染七七。

    “说真的,尹小凡这三个字,对于我们来说连阿猫阿狗都不如。”染七七耸肩,冷笑:“别不自量力,你拼命的想要挤进这个圈子,还以为用这种方式我们就能接受,真是异想天开。”

    尹小凡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没染七七看穿了。

    没错,她纠缠霍君陌,其实不过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

    “你这种心理就跟当婊子还立贞洁牌坊一样。”染七七冷冷的看着她:“你如果再敢纠缠,我保证你下半辈子不会再有机会出现在我面前。别把我当圣母,我不是没杀过人。”

    说完,她转身朝别墅走去。

    尹小凡脸色苍白。

    比气场,她输得太惨了。

    看来要换一种方式了。

    ——

    禾曦告诉禾尘,“尹小凡果然听你的话,去找染七七了。”

    禾尘冷笑:“那个蠢货一定会被染七七羞辱的很惨的。”

    “你猜的没错,染七七几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禾曦道。

    “她都和你说了?”禾尘笑眯眯的问。

    禾曦颔首:“嗯,一字不落的全说了,她对我们很信任。”

    “只是信任还不行,要让她心甘情愿的替我们卖命才可以。”禾尘狭长的眸子凛着深沉的寒意,“霍君陌,我的哥哥,该怎么对付你,才好呢?”

    禾曦见他又在自言自语,就从书房里出来。

    她看到禾静雨脸色苍白的站在不远处的地方。

    要不是因为担心禾静雨消失会给新墨堂的人带来一种恐慌和不安,其实她早就应该被送走了。

    “你怎么在这里?”禾曦冷淡道:“为什么不回房间?”

    “禾尘给我催眠过是不是?”禾静雨目呲欲裂:“怀孕的事情是你们做的对不对?”

    禾曦沉然,“禾静雨,我们什么都没有,是你自己走火入魔了。”

    她病的太重了。

    “所以你们就打算再如法炮制一个我?”禾静雨冷冷的笑着,她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了。

    禾曦不语。

    “让我猜猜,禾尘现在能控制的三个人都是谁,冷泽,那个女人,还有……你,对不对?”禾静雨盯着禾曦的脸。

    禾曦淡漠:“你猜错了。”

    “我会把这一切都告诉给别人的,我要让他们知道你们的真正目的!”说完,禾静雨就往外走。

    禾曦都来不及阻止她。

    禾尘听到了争吵声就从房间里出来,他双手抱臂,问道:“怎么了?”

    “禾静雨说要把我们的事情都说出去。”禾曦回答。

    禾尘冷笑,他打了电话叫往外面的人把禾静雨抓回来。

    她一个女人确实跑不远。

    禾尘来到一楼,看着被抓到的禾静雨,冷冷的笑着。

    他走过去,捏着女人的下巴,凶狠异常的说:“敢破坏我的计划,你活的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