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7七七,别走
    凑到病床前,染七七发现霍君陌依旧深陷昏迷,他只是在说胡话。

    “七七,七七……”男人不断重复着她的名字,喊声肝肠寸断。

    染七七每退一步都觉得是一种煎熬。

    “别走,七七……”他缓缓睁开眼睛,狭长的黑眸猩红噙着湿润。

    染七七咬咬牙,用力的摇头,“对不起。”

    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跑。

    霍君陌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可是他什么都没有抓住,手重重的垂下。

    泪顺着霍君陌的眼角流下,心脏除了伤口拉扯的疼,更有来自染七七将他抛弃的疼,疼得他痛不欲生。

    她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又一次,不要他了。

    他想起身去追染七七,可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根本坐不起来。

    望着她的绝情的背影,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人掏空了一样。

    染七七,你够狠。

    男人绝望的盯着天花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染七七来到医院后门,等了没有三分钟,一辆面包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门打开,一个彪形大汉催促道:“上车。”

    染七七一脚买进去,男人把车门关上,扔给她一个背包。

    “这是你母亲给你准备的东西。”

    染七七把背包打开,里面并没有衣物什么的,只有身份证件护照还有银行卡。

    这是给她逃跑用的。

    男人也不说话,双手抱臂,冷酷的看着前方。

    前面开车的是个老头,白发苍苍,看起来岁数很大。

    看来昨晚和她通话的应该就是这个老人了。

    染七七也不敢多问,心跳得很快,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她时不时的看向车后,担心霍君陌的人会追来。

    他们把染七七送到码头,老人给了她一张船票,“这艘游轮到英国的时候会停。”

    染七七把船票收起来,“谢谢。”

    老人摆摆手,“我们也不是什么人都帮,这次为了你得罪了霍君陌,我们也要走了。”

    “谢谢您。”

    “快上船吧。”老人幽幽的说,“以后就别回来了,你母亲说了她能离开那种地方,让你不用担心。”

    染七七顿了一下,“你去看过我母亲?”

    “你知道我是谁吗?”

    染七七当然不知道,一脸困惑的看着老人。

    “我也姓染。”老人轻描淡写的说,说完便转身离开。

    染七七怔了怔,难道那是自己的外公吗?

    听说当年她母亲因为要和霍崇旭结婚,家里不同意就断绝了关系。

    没想到,他们私底下还有联络。亲情果然是最难割舍也最温暖的。

    船鸣响起,像是在催促着染七七。

    染七七知道情况紧急,一狠心,咬牙转身,直奔游轮而去。

    上了船后,发现外公给她安排的是三等舱。

    她明白他的用意,如果是头等舱其实很容易被人发现。

    不过三等舱是要和陌生人合住,染七七有些担心与自己合住的人。

    她放下背包,藏在枕头下面,然后坐在床上看着窗外蔚蓝的海面发呆。

    也不知道霍君陌怎么样了?

    她摇摇头,好端端的自己为什么要想他?

    明明霍崇旭和康子陵更值得她担心。

    砰!

    船舱的门被人推开,那人进来之后,又迅速的把门关上。

    染七七吓了一跳,她以为是霍君陌的人追上来了。

    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个小女孩。

    看年纪也就十七八岁,穿着高中生的制服,怀里还抱着什么东西。

    “你……”染七七看着她。

    她回过头来,对染七七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染七七讪讪的。

    她到底是谁?

    这时候,外面有脚步声跑来跑去,像是在找什么人。

    染七七看着紧张不已的女孩,八成是找她了。

    自己都身陷险境了,绝对不能惹麻烦。也就没有出声。

    很快,门外的脚步声就渐行渐远。

    小女孩长舒了一口气,用手背擦了擦额头密集的汗珠,“吓死我了。”

    “你是谁?”染七七坐在床上,询问道。

    “我叫白纤纤,你呢?”白纤纤站起身来,打量着船舱,一脸的嫌弃,“好破啊。”

    看她身上校服的徽章就知道是名牌高中,看样子这个白纤纤来历不小。

    “染七七。”染七七淡淡的说:“那些人在追你,你是离家出走还是偷了什么东西?”

    白纤纤脸色一沉,“我两样都是。”

    她既偷了东西又离家出走。

    染七七拧眉,“你才多大,离家出走不是好事。”

    “要你管。”白纤纤坐在染七七对面的床上,晃悠着一双白腿,“虽然破了一点,不过可以将就。”

    染七七蹙眉,“这是别人的床位。”

    “我会付钱的,帮她升级一level。”白纤纤不屑的回答。

    染七七不想理她,脱掉鞋子躺下来,枕着枕头和下面的背包。

    也不知道这船什么时候能到英国。

    白纤纤也不说话,看着染七七,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满是好奇。

    “你也是逃出来的吧,我去英国,你呢?”白纤纤问道。

    染七七闭了闭眼睛,“和你一样。”

    “我是去找我妈妈的,你呢?”白纤纤又问。

    “避难。”染七七清秀娟丽的面容染着清冷,“不要再问我了。”

    这种时候,还是要少透露一些自己的情况比较好。

    白纤纤抿抿唇,“还真是神秘。”

    染七七一直担心霍君陌会追来,可是一星期等船停在维多利亚港口的时候,都没有人找自己。

    她觉得自己应该已经逃脱了。

    又或许,霍君陌已经……死了。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染七七从游轮上下来。

    她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七七。”熟悉的声音从一侧传来。

    染七七有些惊讶,“子陵?”

    他竟然会来接自己,他不是腿受伤了吗?

    走过去,她才发现康子陵杵着拐杖。

    “怎么是你?”染七七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不在国内好好养伤?”

    “我请了德国最好的大夫,已经拆了石膏,只要不用力就没事。”康子陵见到染七七很高兴,也很激动,英俊的脸庞是许久不见的温柔,“走,我带你去住的地方。”

    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