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8替我一个朋友来看你
    从见到康子陵开始,染七七就惴惴不安的。

    霍君陌盯得紧,康子陵来英国,他应该是知道了。

    说不定就在哪里埋伏着。

    康子陵看出染七七的害怕,安慰道,“没关系,他还在医院。而且他们都以为我是去了德国,没人知道我在英国。”

    “他还没有好吗?”染七七突然不放心道,眼睛里全是自己发现不了的紧张。

    康子陵讥诮,“这次大概是报应,他一回国就被仇家报复,胸口被插了好几刀。”

    “仇家?”染七七秀眉深蹙。

    “是,我听说他在美国仇家很多,对方跨国买凶杀人,可见他有多令人憎恶。”康子陵黑眸闪过一丝厌恶。

    染七七以为他只是出了车祸。

    没想到是碰到了仇家。

    他没有和她说实话,是她怕嘲笑他,还是怕她担心他呢?

    两个小时后,他们来到离伦敦很远的一处郊野。

    不远处有一偏规模不大的小居民群,错落有致的点缀在绿油油的草地上。

    “这是我给你准备暂时歇脚的地方,三天之后我们去波兰。”康子陵说,“我查过,只有波兰那边霍君陌还没有染指。”

    染七七瞳眸一沉,“你是说其他的地方几乎都有他的人?”

    康子陵点点头,“他这些年拳打脚踢搞出不少的名堂。”

    “不会给你添麻烦吧?”染七七蹙着眉,她不想再让康子陵为自己受到伤害了。

    她连累他的已经够了。

    康子陵一顿,温热的手掌握住她冰凉的柔荑,“七七,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染七七僵了一下,“你在说什么?”

    她只是不想连累他而已。

    康子陵薄唇紧抿着,缓缓的说,“那个女人是霍君陌找来的,她给我喂了药,我是身不由己的。”

    染七七想起了视频。

    她低下头去,不去看康子陵悲愤的眼神,幽幽的说:“子陵,我哪有资格嫌弃你。”

    康子陵心脏抽痛,他怎么不知道染七七那几天被霍君陌强行玷污。

    他放下她的手,拦着她的肩膀,“七七,我从未嫌弃过你。”

    在他眼中,他的七七永远都是纯洁的。

    染七七泫然,嗓音闷闷的,“子陵,我就是在想,如果当初我没有接受爸爸的提议,是不是会好一点。”

    当初霍崇旭让她和康子陵在一起,是因为霍崇旭觉得康子陵为人稳重,脾气又好,以后绝对是一个好丈夫。

    再加上霍家需要人继承,他怕染七七嫁给别人会吃亏,康子陵是自己助理的儿子,绝对可以放心。她才答应的。

    康子陵最怕听到染七七这么说,他怕她后悔。

    因为他知道染七七对他的爱,没有那么牢固。

    霍君陌在她的心里有不可磨灭的痕迹。

    “你别乱想,我会保护你的。”康子陵紧紧抱着她,身体都在颤抖,非常害怕会失去她。

    染七七也不想刺激他,拍拍他的肩膀,叹道:“子陵,我相信你。”

    康子陵缓缓松开她,僵硬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我就是想不通,当初霍君陌写了那样的信,为什么回来之后又对我说这种话?”

    康子陵神情微微一顿,眼底闪过不易察觉的暗芒,安慰道:“他脾气阴晴不定,对你也只是因为得不到才会想着霸占,可见他没有多爱你。”

    染七七凄苦的笑了笑,眼神茫然,好像是这样。

    到了庄园。

    染七七和康子陵一起下车。

    康子陵带着染七七走进去,给她安排了房间,让她先休息。

    染七七很累,洗了澡换了衣服,就躺在了床上。

    康子陵进来,看到她已经睡着,心底一片绵软。

    还好,她终于逃出来了。

    只是想到染七七之前的话,他心底十分的不安。

    但愿她不会在霍君陌的面前,提起那封信,不然她肯定会恨死自己的。

    他不想失去她,更不想被她厌恶。

    傍晚,染七七睡醒。下楼去吃东西,康子陵不在,整个庄园只有一个佣人服侍自己。

    但是在外面,布置了很多保镖。

    正在她想着以后该如何救出染悦心和霍崇旭的时候,佣人走来对她说:“严先生来了。”

    “严先生是谁?”染七七有些诧异,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话音未落,一个身形高挑俊美的混血男人走了进来,他对染七七微微一笑,“严煌。”

    染七七眨眨眼睛,他家人给他取名字的时候在想什么。

    严煌。

    炎黄子孙。

    真是不忘本。

    “严先生,你好,你找子陵吗?”染七七诧异的问。

    严煌摇摇头,一字一顿,“我找你。”

    “可我不认识你。”染七七困惑的看着他。

    他浑身都携带着一股凌厉的气息,令人不舒服。

    “我却认识你。”严煌微微一笑,“我是替我一个朋友来看你的,确认你没事,我想他也会放心一点。”

    “你的朋友?”染七七越发的疑惑。

    “霍君陌。”严煌笑呵呵的解释。

    染七七呼吸一凝,双瞳睁大,“你是替霍君陌来的?”

    严煌笑笑,盯着脸色苍白的她,“他刚醒,担心你坐了一个星期的船身体不适,就让我来关心你一下。”

    染七七浑身都在抖。

    霍君陌就像噩梦一样,一直纠缠着她。

    看来他是没事了。

    “听说是康先生把你带来的,我应该感谢他,本来我的人是去码头接你的,却被他捷足先登了。”严煌尾音拉上,透着阴翳的邪魅。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我在船上?”

    严煌摆弄着高几上的一尊六面青花瓷花瓶里的玫瑰花,淡淡的说:“你大概不知道,在君陌囚禁你那天开始,你的照片就被发布到了所有的联络网,只要有人看到你,就会去找他确认。一旦发现你不见了,就会有人把你带回去。”

    染七七双脚发软,这次被霍君陌抓住,不知道又有什么等待着自己。

    严煌笑了笑,“我觉得染小姐住在这里不合适,不如去我家吧。”

    “我不去。”染七七后退了一步,“请你立刻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