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3旧情复燃?根本没有熄灭
    染七七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睡在床上的。

    难道是霍君陌深夜里醒了,把自己抱上去的?

    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七七!”白纤纤兴冲冲的从外面冲进来,手里拎着两件小礼服,“你觉得哪件好看?”

    染七七还没有睡醒,扫了一眼指着那件黑色的长裙道:“这件。”

    “那这件就给你,反正我也不喜欢黑色,我穿这件粉色的。”白纤纤笑嘻嘻的说。

    “给我礼服做什么?”染七七抱着枕头疑惑的望着她。

    “去参加拍卖会。”白纤纤解释,“本来我们今天要走的,可是晚上有个很重要的拍卖会,严煌和霍君陌都去参加,就带着我们一起去。”

    染七七皱了皱眉,“什么拍卖会,让他们改变了行程?”

    “我去给你拿请柬。”白纤纤把手里的礼服放下,跑到严煌的书房。

    严煌和霍君陌正在书房商量今晚的拍卖会。

    只见白纤纤进来,拿了请柬又出去了。

    霍君陌黑眸深沉又冷锐的盯着严煌。

    严煌轻哼,“你看我做什么,我的女人我就这么宠。”

    不敲门也行。

    霍君陌冷哼,“妻奴。”

    “我乐意。”严煌阴柔的脸庞满是怒意。

    麻蛋,他感情不顺就拿自己出气,真是可恶。

    诅咒他今晚没有夜生活。

    白纤纤拿着请柬给染七七看。

    染七七看了一眼,视线定格在三个字上,“康子陵。”

    “到底是什么让严煌他们一定要去?”白纤纤也不懂。

    染七七指着夹在请柬里的一张小画册,上面印着这次拍卖品的相关信息,她指着一只青花瓷瓶道:“这只瓷瓶是君陌母亲生前的遗物,我记得五年前丢失了,怎么会在子陵的手里?”

    她也非常的糊涂。

    “该不会是这个康子陵监守自盗吧?”白纤纤口无遮拦的说。

    说完她才想起来,这个康子陵好像是要和染七七结婚的。

    她捂着自己的嘴,歉意的摇摇头。

    染七七乌眸沉然,“你什么都不知道有这样的怀疑也是正常的。”

    如果今晚能见到康子陵,她会好好的问一问。

    与此同时,书房中,霍君陌也冷冷的开口:“康子陵不惜暴露自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拿出来拍卖,就是想见七七。”

    “那你还要带着染七七去。”严煌摆弄着手里的雪茄盒,“你就不怕他们旧情复燃?”

    旧情复燃?

    根本还没有熄灭!

    “那点旧情,我会不惜一切的熄灭的。”霍君陌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嗜血的阴毒,“康家我绝对不会放过。”

    晚上,八点。

    霍君陌携着染七七出现在拍卖现场。

    严煌拉着白纤纤的手腕,低声道:“你老实点跟着我。”

    白纤纤轻哼,“我不老实又能怎么样,你别带我来啊。”

    严煌拧眉,真是欠收拾。

    他们来到一张标有一号号码的圆桌坐下,这将是他们今晚的竞拍号码。

    染七七在人群里寻找着康子陵的身影。

    也不知道那天他有没有受伤。

    霍君陌看着她,干净的眉目满是对另外一个男人的思念,眼神蓦然一沉。

    倏然,染七七看到康子陵杵着拐杖出现在门口。

    她眼睛一亮,万幸,他没事!

    “染七七,你如果再不收敛一下,我就让人把他轰出去!”霍君陌忍无可忍的威胁。

    他就在她的身边,她还敢如此的明目张胆。

    染七七清冷的瞧着他,“霍君陌,我又没有逃走更没有扑过去找他,怎么我连看看都不行吗?管的住我的人,你还管得住我的心吗?”

    霍君陌眯起黑眸,修长的身形散发着一股无法掩饰的冷戾。

    白纤纤都察觉到了,她偷偷的拉了拉染七七的手,让她不要再刺激霍君陌了。

    万一霍君陌发怒,倒霉的还是她。

    染七七清婉疏冷的笑,“没关系,霍先生在外是个绅士,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不过到了床上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禽兽了。

    霍君陌眉头突突直跳,额角青筋暴起,也只有她敢这么讽刺他。

    他捏着染七七的手,“那我就把他的眼睛弄瞎。”

    只要他看不到染七七对他的期待就够了。

    染七七眉目满是鄙夷,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

    严煌幽幽的看着他们,果然一物降一物。

    换做是别的女人,早就完蛋了。

    康子陵深沉的视线也落到他们这里,他迈步上前,嗓音低沉,“七七。”

    染七七抬起头,对他彬彬有礼的一笑,“康先生。”

    康子陵脸色一白,她叫他康先生,这未免也太疏远了。

    难道是因为霍君陌和她说了什么?

    染七七心里苦啊,她不这样,霍君陌一定会报复康子陵的。

    她苦涩的一笑,“康先生有伤在身,还是去坐着吧,一定要多多保重才是。”

    她给的暗示已经够多了。

    只希望康子陵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好好的把自己的腿养好。

    康子陵虚白的看着她,“谢谢关心。”

    他握着拐杖的手骨已经泛白。

    霍君陌清俊的侧颜看着康子陵,“五年前这只花瓶就丢了,不知道康先生是从哪里弄来的?”

    康子陵清然的看着霍君陌,“偶然得到。”

    染七七也看着康子陵,当初这件花瓶丢了,她很伤心。

    因为霍君陌很喜欢这只花瓶,又因为是他母亲的遗物,格外的珍惜。

    “真是太巧了。”霍君陌越发的深了,“我寻遍很多地方,都没有康先生的运气。”

    康子陵顿了顿,双眸温然的看着染七七,“本来是打算送给我的妻子的,当做聘礼。”

    染七七一僵,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低下头回避着康子陵的眼神,不敢和他对视。

    看到染七七黯然,霍君陌的眸底散发出一股巨大的戾气,他眯起眼睛,“我倒是从来没有听说有人收藏或者从黑市买到这只花瓶。”

    康子陵知道霍君陌是什么意思,直接道:“我没有把花瓶藏起来还骗七七丢了的理由。”

    “如果是别人偷了,你为了维护那个人没有说出来呢?”霍君陌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