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4为什么要道歉?
    染七七沉静而清冷的乌眸瞪着霍君陌:“你在说什么?”

    什么人偷了花瓶,还值得康子陵替这个人保密?

    康子陵凌厉的看着霍君陌:“霍君陌,说话要讲证据,无凭无据就是污蔑。你想挑拨我和七七,也不看看我们的关系。”

    霍君陌眼神一冷,嘴角暗含了几分讥诮,“你们现在还有什么关系?”

    康子陵讳莫如深的眯起眼睛。

    染七七精致柔美的脸浮着淡淡的凉,对于他们的对话,她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

    康子陵目光越发的深沉,转身坐到了旁边的二号桌。

    白纤纤低低的说:“这个康子陵像个白面书生,斯斯文文的。”

    难怪染七七会忘不了他。

    染七七淡淡的想,正因为康子陵太过君子温和,才比不得霍君陌这般心狠手辣。

    这也正是她最担心的地方,不想康子陵以卵击石。

    就在这个时候,拍卖开始了。

    前面几件东西,大家似乎都没什么兴趣,很快就结束了。

    白纤纤觉得好玩儿,拍了一支簪子和一幅字画,这钱当然是严煌的身上出了。

    很快就到了青花瓷瓶的拍卖。

    所有人都摩拳擦掌起来,眼睛里都闪现着势在必得的神色。

    染七七却很平静,这只青花瓷瓶没有任何意外,绝对会落入霍君陌的手中。

    “我去洗手间。”趁着霍君陌专注于拍卖,染七七站起身来。

    霍君陌冷若寒霜的看着她,这个时候离桌,她算计好他不会和她一起去,她好可以和康子陵见面。

    染七七停顿了一下,对他扯了扯嘴角,虚无的淡笑,“我不跑,很快就回来。”

    霍君陌抿着唇瓣,黑眸深灼。

    染七七离开之后,康子陵也起身。

    严煌给霍君陌打了一个眼色,让他注意。眼底满是阴翳。

    染七七站在洗手间门口等着康子陵。

    康子陵也果然出现了。

    “七七!”康子陵几步就到了她的面前,英俊的面容带着深情思念。

    染七七松了一口气,“你刚刚真不该和他硬碰硬。”

    “我是不会怕他的。”康子陵目光坚韧,“跟我走,现在他的心都在那只花瓶上,不会追来的。”

    “子陵,他难道就没有防范吗?”染七七叹道:“我敢打赌整个酒店外都是他的人,你带着我走,我们能去哪里?”

    康子陵愤恨道,“可我也绝不允许他再欺负你。”

    “公司现在怎么样了?”染七七关心的问道。

    “人心惶惶,虽然上次你去参加了晚宴,可是HR并购的消息,还是让很多人都不安。”康子陵蹙着眉,“不知道这个HR怎么突然就对霍氏感兴趣了。”

    “HR是霍君陌的。”染七七看着康子陵,他居然连这个都没有查到。

    康子陵有些惊讶,“是他?”

    染七七点点头,“我不想爸爸的股份缩水,已经答应他去公司。”

    “你要去公司?”康子陵意外道:“可是你根本不会。”

    “不会可以学。”染七七语气坚定,“而且爸爸也教过我一些,总之不管HR如果吞并,我都必须保证爸爸的股份不缩水才行。不然等爸爸醒了,我没有办法交代。”

    “好,我帮你。”康子陵想了想,“我们不能让霍君陌真的把霍氏吞并,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还能有什么办法,他强行收购,其他公司也不敢和我们合作,公司就只有等死了。”染七七忧心忡忡的说。

    康子陵黑眸一沉,“七七,你知道奔尔特吗?”

    染七七轻轻颔首,“那家最大的投资公司,你想找奔尔特投资霍氏吗?”

    “七七。”康子陵神情凝重,“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和你说,我是奔尔特的股东之一。”

    不止如此,他是最大股东,还是现任CEO。

    染七七愣了片刻,他是奔尔特的股东?

    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你怨不怨我隐瞒了你?”康子陵怕染七七会多想。

    当初他要入股奔尔特,因为没有钱,陈慧才去霍家偷了花瓶,在黑市里买了一个亿,后来他挣钱了,又花了两亿买回来。

    当时花瓶丢了,染七七非常的伤心,他一直都心有愧疚。

    这次如果不是为了要救染七七,他是绝对不会暴露这件事的。

    染七七脑子有些乱。

    霍君陌有最大的跨国集团HR,康子陵有奔尔特,这是要决战吗?

    再者,她竟然康子陵有这么大的能耐。

    他从大学毕业就在霍氏效力,除去每年霍崇旭给他的分红,这点钱根本不够他入股奔尔特的。

    染七七不想去怀疑他,立刻制止了这个念头。

    “七七,你说话。”康子陵蹙眉着急的望着她。

    她这样,他真的很不安。

    染七七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我本来还担心,霍君陌把你和康叔叔都赶出了公司,你们失去工作生活上会出现一些问题,现在想来是我多虑了。”

    既然他们还有其他的工作,她也不想去深究其他的事情了。

    “七七,对不起。”康子陵痛心疾首。

    “为什么要道歉?”染七七黑白分明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真的没有生气。”

    甚至她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子陵,既然你能脱离出去,就不要掺和进来了。”染七七精致的小脸挂着淡淡的忧虑。

    “七七……”康子陵整颗心都在剧烈的撕扯,感觉自己离她越来越远。

    “我先回去了。”染七七不想再和他说下去,转身离开。

    康子陵望着染七七的背影,暗暗发誓,绝对不会让她去到霍君陌的身边。

    染七七刚进到会场,就看到霍君陌以两亿三千万拍得了青花瓷花瓶。

    周围爆出剧烈的掌声。

    她准备走过去,忽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枪响。

    接着头顶的水晶灯一盏盏的爆掉,周围立刻就暗下来。

    人群开始胡乱的冲撞,跌跌撞撞的人影从她身边跑过,染七七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本能的她去找霍君陌,在慌乱的人群中寻找着他的身影。

    “七七。”康子陵走进来,看到她徘徊在人群里,一把将她拉倒自己的身边,急切道:“这里太乱了,我们离开这里。”

    “霍君陌呢?”染七七往一号桌的方向看着,却不见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