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6我还是她未来的丈夫
    染七七陪霍君陌去了医院。

    经过三个小时医生的医治,霍君陌身上的伤口才止了血,然后就被送到了加护病房。

    白纤纤不放心,拉着严煌来看他们。

    她还给染七七和霍君陌带了换洗的衣服。

    “纤纤,谢谢你。”染七七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看白纤纤年纪小,性格有些刁蛮,却乖巧体贴,温柔懂事。

    染七七很喜欢她。

    “你不要这么客气,刚才是严煌不对,他不应该凶你的。”白纤纤抬头冲着严煌做了一个生气的表情。

    严煌摸了摸下巴,神情有些尴尬,“之前的话我收回。”

    “说都说了,就不必收回了。”染七七故意道,“我听医生说霍君陌的伤势已经稳定,如果可以帮我们准备回去的飞机吧,我想尽早回去。”

    回去了霍君陌才能安心养伤,她也惦记染悦心还有霍崇旭。

    严煌点点头,“专机一直都在待命,等明天君陌醒了,就可以走。”

    染七七扭头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霍君陌,“这里也不需要这么多人,你们回去吧。”

    白纤纤想要留下来陪她,严煌却道:“你留下来,她还要照顾你,跟我走。”

    再说,她也只能给他添麻烦,不许给别人添。

    “拜拜。”白纤纤依依不舍道。

    “嗯,明天见。”染七七挥手。

    等他们走后,染七七去换了衣服,然后用热热的湿毛巾给霍君陌擦了脸和手。

    她坐下来,望着霍君陌苍白虚弱的侧颜怔怔的出神。

    严煌曾经说过,霍君陌几次出生入死,她也留意到在霍君陌的身上确实有一些已经很浅的伤疤,这些都是他曾经经历生死的证明吗?

    想到刚才他那番沉着冷静,确实不像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就已经确认了杀手的位置,直觉敏锐的可怕。

    “七七……”霍君陌忽然醒来,哑着嗓子喊她。

    “嗯,我在。”染七七站起来。

    霍君陌虚眯着眼睛,看到染七七露出一丝放心的笑意,他握住她的手,“别走。”

    染七七呼吸一紧,胸膛酸疼,“我不走,你好好休息。”

    “真的吗?”霍君陌俊美的容颜满是凄凉,“那天你走了,我觉得自己也要死了。”

    “你不会死的。”染七七一双乌眸深不可测的看着他,“霍君陌,你放心吧,我不会走。”

    她也不想背上间接杀人的罪名。

    霍君陌握着她的手,缓缓闭上眼睛,只有拉着她的手,他才能安心。

    他又睡着了。

    染七七松了一口气,她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却发现他握得很用力。

    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

    染七七就这样将就了一晚,一直到第二天霍君陌醒来。

    霍君陌苏醒之后,看到染七七趴在床头睡着,内敛深邃的眸子变得无比温暖。

    他轻轻松开染七七的手,把一旁的一张毯子给她盖上。

    这时,严煌出现在病房门口,轻轻的推门而入。

    霍君陌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严煌轻哼,他都成这样了,还不忘照顾她。

    这个女人还真是深受宠爱。

    大概是严煌轻哼的声音太大,把染七七从睡梦中吵醒。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霍君陌坐在床上,揉了揉眼睛,“你醒了?”

    霍君陌点点头,他扭头瞪了一眼严煌。

    他刚才那一声一定是故意的!

    严煌冷淡的声音带着淡淡的不耐,“飞机准备好了,你们什么时候走?”

    “两个小时后。”霍君陌深沉道。

    “我去叫医生给你再检查一下,没有问题,再出院。”染七七何其聪明,知道他们一定还有话要说,就找了一个借口出去了。

    她把门关上,站在走廊上伸了一个懒腰。

    严煌双手抱臂,轻佻道:“杀手找到了,不过都成尸体了。康子陵是不想染七七知道他的底细,所以你想撬开他们的嘴巴,让染七七知道康子陵的真面目的计划泡汤了。”

    霍君陌俊美的脸庞无波无澜,眸底却深不可测,“康子陵如果因为这一件事就露出马脚也不配做我的对手。”

    严煌的眉目毫无温度,“我不管你们的恩怨,他敢在我的地盘动火,就必须付出代价。”

    他是绝对不会轻易饶过他的。

    霍君陌脸上只剩下冷淡,“你想怎么做是你的事情,我不会插手。”

    严煌笑了笑,“你想不想借刀杀人?”

    “你想杀就杀,就是做的干净点,我不想七七烦我。”霍君陌冷若寒霜的说。

    严煌呵呵一笑,“我去准备了,等下有车来接你们,再见。”

    霍君陌转头看着窗外,因为要回去了,眉目非但没有任何的放松,两道眉反而更加纠结在了一起。

    飞机抵达京市,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外面正在下着小雨。

    裴东安排了救护车正在机场原地等待。

    飞机降落之后,舱门打开,就有医护人员进来,帮忙把霍君陌推出去抬上救护车,然后救护车就直奔医院而去。

    染七七并没有去医院,她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心里有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居然又回来了。

    “白纤纤!”一道浑厚的中年男人的嗓音从一辆车里传来。

    白纤纤吓得躲到严煌的身后,严煌却把她从自己的身后揪出来。

    她气得瞪了他一眼,讪讪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爸爸。”

    白锡华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女儿,指着她,“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白纤纤脸色苍白,却反驳,“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连我妈都不让我见。”

    说着她就委屈起来,一张小脸委屈的像个包子。

    白锡华气呼呼的,“你找她做什么,就当她死了。”

    “她没有死!”白纤纤怒吼道:“是你们拦住不让我见她,我恨死你们了!”

    说完,她就往一旁的出闸口跑。

    白锡华立刻派自己的手下去追。

    白锡华看了一眼严煌,冷冷道:“你怎么也跟着回来了?”

    严煌冷若寒霜的看着他,“我送她回来,顺便警告你,对她客气点。”

    “我是她父亲,知道该怎么做!”白锡华愤愤道。

    严煌轻笑,“你是她父亲又如何,我还是她未来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