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8我们才是同一阵线
    染七七轻嗤,她转身,一双乌眸清润染着凉意,“没有。”

    霍君陌睨着她,明明她的眼角是红的。

    染七七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异常的严肃,“既然我跟你回来了,也答应不会走,你是不是也应该兑现承诺,不再限制我的自由?”

    现在每天,她都被人监视,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半分自由都没有。

    霍君陌眼神越发的讳莫如深,染七七突然放弃了反抗,一副要和他妥协的样子。

    可是他心理明白,她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说不定等康子陵的腿好了,他们就要私奔。

    或有着,她处心积虑暗度陈仓,想找机会干掉自己。

    总之,染七七性格刚烈,怎么会轻易就服软。

    他了解她,所以对她的防备自然也多。

    “我可以让裴东给你准备手机,但是派去跟着你的人是为了保护你,不会撤回来的。”一股凉意从霍君陌的眼底倾泻而出。

    染七七觉得这和之前被他囚禁毫无区别,就算给她手机,她也敢打赌,拿手机被他改装过,里面会安装监听。

    可恶!

    可是染七七迫切的需要自由,哪怕只是一点点。

    “好。”她妥协,心中暗想总有他哭的时候。

    霍君陌眉目间浮着清冷,“那就休息。”

    染七七直接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毯子。

    霍君陌拧眉。

    染七七不看他却也能猜到他现在的表情,“霍君陌,你身上有伤,为了不让我罪孽深重,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躺着吧。”

    说完,她翻个身,脸面向沙发里,闭上眼睛。

    霍君陌盯着她看了半晌,良久才缓缓的躺下去。

    他极深的黑眸盯着天花板,他们的关系真是此消彼长。

    明明是自己占上风,可是瞧她刚才说话的口吻,就好像明明她才是主导者似得。

    染七七听着从床上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她感觉好累。

    第二天。

    染七七很早就醒了。

    霍君陌还在睡着,半夜护士给他换了一种点滴,那种点滴药效很强,有可卡因的成分用来镇痛,所以霍君陌一直都在睡着。

    染七七担心霍崇旭,就从病房出来,去看他。

    霍崇旭还在加护病房里,头上依旧缠着很厚的绑带,身上更是插着食管,十分痛苦的样子。

    染七七看着心疼,因为不能进去,她只能通过外面的玻璃看着。

    越看越揪心。

    “七七。”康子陵一大清早就出现在医院。

    “你来复查吗?”染七七听到他的声音,眉头只是轻轻一压。

    这么早,医生都没有来,很显然他是来找自己的。

    “你明知道我是来找你的。”康子陵走到她的身边,转身看着病房里的霍崇旭,感叹道:“没想到霍伯伯变成了这样。”

    染七七不说话,眼神幽沉。

    “七七,我来找你是准备帮你的。”康子陵把一份合约递给她,“在霍伯伯的办公室有一个保险箱,里面有一份他立下的声明,一旦他生命受到威胁,公司的管理权就由你来暂替。霍君陌会给你施压,让你在并购书上签字,你把这份合约签了,就不怕被他摆布了。”

    染七七打开合约,是一份奔尔特和霍氏合作的合约书,奔尔特向霍氏投资五个亿。

    “子陵?”她诧异的看着他。

    五个亿?

    霍氏根本没有值得投资的大项目。

    很显然,这是康子陵滥用职权弄到的。

    能弄到这种合约,看来他在奔尔特内部的地步不低。

    甚至很高。

    高到她都无法企及的地步。

    “七七,别拒绝我了,我们才是同一阵线的。”康子陵眉头紧蹙,带着不安的痛苦,“作为你的未婚夫,如果不能帮你,岂不是太无能了。”

    染七七抿着唇,他到现在还承认自己是她的未婚妻,她确实很感动。

    可是……

    “子陵。”染七七还是把合约书还给了他,“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康子陵眼底闪过一丝痛色,她想说什么,其实他已经猜到了。

    “七七,不要再说什么连累我的话。”康子陵痛心疾首的看着她,“就算你要和我分手,我们不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哪怕是看在往日里的情分上,我都会帮你的!七七,你现在孤立无援,想在霍君陌的眼皮子底下行动,没有人帮你,你也是寸步难行。”

    染七七静默下来,走廊上只有他们的呼吸声,一切都静悄悄的。

    “好吧。”她点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虽然她一直不想连累他,可是现在却也只能有这样的办法。

    康子陵看起来似乎松了一口气,很是高兴,英俊的脸上满是温然的笑意,“那好,我们等下霍氏见。”

    染七七点点头。

    康子陵这才放心的离开。

    想到她并没有太拒绝自己,那她就什么还不知道。

    这样就好办了!

    染七七回到霍君陌的病房的时候,裴东已经来了。

    他带来了早饭,还有一堆的文件。

    霍君陌刚刚醒,因为没有见到染七七,一张俊美的脸黑如锅底。

    对裴东也是冷言冷语的。

    裴东习以为常,把东西放下,交代了一下就回去了。

    染七七干巴巴的站在病房的门口,等裴东离开,她才走过去,“你要吃早饭吗?”

    她把手里的东西背到身后。

    霍君陌怎么会看不到那么大的文件袋,想也知道是什么人给她的。

    “我要洗澡,染七七。”霍君陌阴柔的眉目浸染着怒意,俊美的轮廓越发的冷厉。

    “洗澡?”染七七有些阴郁,“你的伤口不能沾水。”

    霍君陌眼底翻滚着墨色汹涌,“那你帮我擦。”

    染七七想要拒绝,可是看到男人凶狠的目光,嗓音一沉,“好好,我知道了。”

    她把文件塞进自己的背包里,然后去浴室弄热水。

    她出来的时候,霍君陌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眼眸染着冷意看着她。

    染七七拿着热毛巾,蹙眉,“你看我做什么,把衣服脱了。”

    不然她怎么给他擦?

    “你给我脱。”霍君陌嗓音暗哑,呼吸越发的深沉灼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