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9看你一眼,你就有感觉了?
    染七七恨不得翻个白眼,“我们说好,我只给你擦上面,下面你自己来。”

    让她给他擦全身,她万万办不到。

    再说,他们又不是什么亲密关系。

    “染七七。”男人修长有力的大手攒住她的皓腕,用力的往下压,触碰到他惊人的东西,他眸光深灼,嗓音暗哑,“你不把它伺候好了,以后它会狠狠虐待你的。”

    顿时,染七七面红耳赤,她抽回自己的手。

    因为太用力,狠狠的碰了一下他的惊人。

    霍君陌因为突如其来的疼,一张轮廓深邃的脸庞变得很红,他瞪着染七七。

    染七七无辜的望着他,“谁让你那么用力拉我的。”

    不然她也不会那么用力的抽回来,然后弄疼他,所以不能怪她,她不是故意的。

    染七七蹙眉,“还擦不擦?”

    霍君陌撕碎眼底的阴沉,“擦!还要帮我洗头。”

    “哦。”染七七不咸不淡的,洗头她还是能做到的。

    她把霍君陌身上的睡衣解开,然后用热乎乎的湿毛巾帮他把身上擦了一遍,避开伤口,动作温柔。

    霍君陌低低的看着她,她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气,一靠近香味也跟着逼近,令他有些心猿意马。

    看着她小巧又精致的耳朵,霍君陌视线越发的紧迫,露骨。

    染七七吓得立刻退后,紧张的看着他,“霍君陌,你注意一下自己的眼神!”

    她都快受不了了。

    霍君陌勾起唇,冷笑中带着深深的嘲弄,“怎么看你一眼,你就有感觉了?”

    这个大变态!

    染七七气得胸口起伏不定,拿起手里的热毛巾,就扔到男人的脸上,“你自己擦!”

    她一转身,正巧严煌和白纤纤一起进来。

    看到毛巾缓缓的送霍君陌的脸上掉下来,两人都忍不住扑哧的笑出来。

    霍君陌一张冰块脸瞬间就龟裂了。

    “你们打情骂俏的方式还真特别。”严煌忍不住挪逾道。

    平日里霍君陌很有气势,也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一到染七七面前尊严就荡然无存,实在是好笑。

    “滚!”霍君陌抄起身边的毛巾就扔过去。

    很准的砸在严煌的脸上。

    这下子染七七和白纤纤又没忍住。

    他回头瞪了她们一眼,笑什么笑!

    “七七,我是来找你的,我们出去说。”白纤纤拉着染七七的手出去了。

    霍君陌冷然,“你来做什么?”

    “来看看你。”严煌走到霍君陌面前,弯下腰左右看了看,“别说,气色好多了,特别红润。”

    他明明是被气的。

    “既然没什么事,你可以回英国了。”霍君陌冷若寒霜的说,其实当初就不该让他回来。

    严煌退了几步坐到沙发上,正巧靠在染七七的包包上,他把包包拿开,却看到了露出一角的合约。

    上面大写的字母,让他立刻猜到这是什么。

    “看来康子陵迫不及待的和染七七亮明了身份,人家现在也是奔尔特的总裁,身份和你不相伯仲,染七七估计会对他更加的死心塌地吧。”严煌笑眯眯的说。

    “你觉得她是那么肤浅的人吗?”霍君陌冷冷的问道。

    “这和肤浅没有关系,你看你和染七七再见面开端并不美好,这过程也不完美,绝对不会有一个happyend的。可是她和康子陵不同,青梅竹马,又有婚约,明知道你玷污了染七七,人家还不离不弃,哪个女人不感动?”严煌阴柔的脸上满是看戏的笑意。

    霍君陌脸色变得更加阴沉,“她想都别想!”

    “那你就对她好点。”严煌盯着男人铁青的俊脸,“一味的霸道只会让人讨厌。”

    霍君陌沉着脸不说话,严煌的话句句戳心。

    严煌忽然坐正了身体,正色道:“和你说正经事,奔尔特那边放出了消息,要和霍氏合作,一旦染七七同意合作,就绝对不会同意并购,你有什么对策?”

    “没有。”霍君陌薄唇勾起冷笑,“就让他们去折腾,如果能利用霍氏吞了奔尔特,也算是一石二鸟了。”

    严煌怔了一下,原来霍君陌的野心这么大。

    他还以为霍君陌只是想吞了奔尔特。

    “你是鲸鱼,能有这么大的胃?就算你有胃口,也要有一个铁胃,不然容易消化不良。”严煌还是有些担心的。

    “康家算什么东西!靠着霍家才有今年,还妄想和我争高低,简直就是笑话。”霍君陌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

    如果当初早点知道奔尔特的总裁是康子陵,他发誓绝对不会让奔尔特生存到现在。

    严煌明白他的意思,他眯起眼睛,“并购是诱饵对吧,你的目标是康子陵?”

    霍君陌不语,一双黑眸阴冷冷的看着严煌。

    严煌轻哼,“奶奶的,老子就知道你这头狼,阴险得很。”

    他白担心了。

    病房外。

    白纤纤笑道:“七七,我有件事情拜托你。”

    染七七颔首,“你说吧,我能办到一定会帮你的。”

    上次她在英国那么帮她,她欠了她的人情。

    白纤纤有些扭捏,“是这样的,我下星期十八岁的生辰,你来我家参加生日宴会好不好?”

    “好。”染七七点点头,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你帮我把严煌留住可以吗?”白纤纤忽然抬头看着她,脸颊红红的。

    染七七一愣,“为什么是我?”

    她和严煌又没有什么关系。

    再说只要她去邀请严煌,严煌一定会答应的。

    “他明天就走了。”白纤纤神情有些黯然,“我昨晚和他说了,可是他并没有更改行程的打算。”

    也就是说,他并不会留下来等着参加她的生日宴,更不会再从英国折回来参加。

    她不想自己的十八岁生日,留有遗憾。

    她希望自己最爱的那个人能在,能够见证自己成年。

    染七七蹙着眉,“那我让霍君陌把他留下来。”

    “可以吗?”白纤纤激动的看着染七七。

    “应该没问题吧。”染七七讪讪的说。

    “太好了,七七,我爱你!”白纤纤开心的抱住染七七,“你可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你没有朋友吗?”染七七诧异的问,她的性格很讨喜啊。

    白纤纤摇头,她家教严,交朋友家里都要审查。

    她反杀,“你有朋友吗?”

    染七七嘴角微抽,她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