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1他不会再有伤害我的机会
    裴东走到染七七的身边,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

    手机正在通话,备注是霍君陌。

    染七七眉心一压,从他手里接过电话,压低了嗓音,“霍君陌,你还有什么问题?”

    “七七,你要和我对立吗?”霍君陌的嗓音幽沉慵懒,却凉薄阴鸷。

    染七七抿抿唇,“对立谈不上,不过是想努力一下。”

    “不过是垂死挣扎。”霍君陌嗓音沉沉,他另外一只手捏着一份刚刚送来的调查报告,清清冷冷的说:“我给你三个月,如果霍氏还是一成不变,就别怪我无情了。”

    “霍氏是爸爸的心血,我一定会守住的。”染七七咬着唇瓣,她知道在霍君陌的手里求生存有多难。

    可是她必须这么做。

    霍君陌直接把电话挂上,他看着染七七父亲那一栏填写的名字,低低的冷笑,“竟然真的是他的女儿!”

    染七七把手机还给裴东,冷声道:“他的话你应该都知道。”

    “是。”裴东淡然。

    “现在把你手里的工作都交给我的助理,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染七七阴阴沉沉的说。

    裴东不卑不亢,“好。”

    他转身出去。

    会议室里的人也站起身来,纷纷离去。

    等人都走了,染七七坐在椅子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罗曼。”她忽然喊了一声。

    一个身形高挑,气质清冷的女人走进来,“染总,你叫我。”

    称呼一下子就从染小姐变成了染总。

    “帮我准备一部手机。”染七七不想用霍君陌提供的。

    罗曼颔首,“还有什么需要?”

    染七七轻轻摇头,她没什么可需要的。

    “再给她准备一份早饭。”康子陵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染七七抬头看过去,康子陵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没吃早饭。”

    “给我三明治和黑咖啡就好。”染七七对罗曼说。

    罗曼点头,出去。

    康子陵拄着拐杖坐到她的身边,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圆桌,他叹道:“你一个人扛起公司不容易,也要照顾好自己。”

    “才第一天而已。”染七七淡淡的说,“谢谢你的合约,有了它在公司我确实好办多了。”

    “不要和我客气。”康子陵握了握手里的拐杖,犹豫了一下问道,“霍君陌怎么说?”

    “他说给我三个月的时间,但是时间紧迫,我让他们去准备计划书了,看看现有的项目有没有合适的。”染七七回答。

    康子陵轻轻颔首,“现在电商发展迅速,霍氏也不能一味的走房地产,不然很快就会遇到瓶颈。”

    染七七也知道这些,所以就更犯愁。

    “现在电商和娱乐业发展的最快,你有兴趣吗?”康子陵问。

    “我还没有想到,等我下星期拿到了计划书再给你答复吧。”染七七十分慎重的说。

    “好。”康子陵点了点头,“听说顾氏要和霍君陌联姻?”

    消息传得好快。

    染七七嗯了一声,“昨天顾雪琳来看过他。”

    “真是可恶!”康子陵非常的气愤,“他把你当成什么了。”

    染七七苦笑,“他把我当成什么都不重要了,如果他为了娶顾雪琳而放过我,不是更好吗?”

    康子陵深沉的看着她,那是不可能的。

    他觉得霍君陌不一定会和顾雪琳结婚。

    可是染七七会这么想,他不想让这个幻想破灭。

    “我会帮你打败他,让你获得真的自由。”康子陵去抓染七七的手,“七七,相信我。”

    染七七点点头,“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保护好自己,不然我于心不安。”

    “你放心,他不会再有伤害我的机会。”康子陵阴沉的说,同时眼底闪过一丝凌厉。

    下午下班之后,染七七让司机送自己去白纤纤的学校。

    放学之后,穿着校服,一脸青春洋溢的高中生们从里面有说有笑的走出来,染七七就好生的羡慕。

    仔细想想,高中的回忆才是最美的。

    时光干净,却唯独缺了一个人。

    如果他当时没有失踪,也许他们……

    想什么呢!

    染七七甩甩头,禁止自己胡思乱想。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总是想他。

    她抬头看到白纤纤从校门里出来,就从车上下来。

    白纤纤看到她,立刻露出笑容,“七七!”

    她还没走过来,就从一辆车上下来两个黑衣保镖,拦着她,“小姐,你不能过去。”

    这就是白家给她的束缚。

    特别是在她偷跑之后,白锡华对她的监控就更严密了。

    “你们知道她是谁吗?”白纤纤怒道,“她可是霍君陌的妹妹,霍君陌知道吗,你们惹得起吗?!”

    黑衣保镖的脸立刻露出一丝惊讶,缓缓放下手。

    白纤纤走到染七七的身边,问道:“上午才见到,你怎么就来了?”

    “纤纤,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声,我答应你的事情没有办到,对不起。”染七七非常歉疚的说,她不知道这里面隐藏着这么深的原因。

    不然她也不会答应白纤纤。

    白纤纤精致的小脸露出明显的失望,她挽着染七七的手臂,“前面有一个公园,我们去逛逛。”

    染七七点头。

    来到公园,两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夕阳西下,湖水变成暗橙色。

    白纤纤捡起脚边的一颗石头砸进了湖里,幽幽的说:“你知道吗,我每年的生日他都不参加。”

    染七七看着白纤纤。

    “我十三岁那天,我亲妈来看我,严煌以为她是坏人,就让人把她赶走了。后来她出了车祸,我去的时候地上只剩下血了,可是人却不见了。”白纤纤脸色苍白,“我想流了那么多血,人活着的几率应该很小吧。不过严煌说她活着,只是被他送到了英国。所以每年生日之前,我都想去找她。”

    看来白纤纤并不知道是严煌害死她的母亲。

    严煌回避这一天,也是因为这天是白纤纤母亲的忌日。

    “七七,我妈是死了吧,也许她的死和严煌有些关系。”白纤纤抿着唇,“在十三岁之前,严煌对我不是这样的。我在白家被欺负,都是他替我出气的。可是现在他却对我那么冷淡,总是有原因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