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43我只碰过你
    霍君陌的脸都绿了,修长的手立刻捏着她的下巴,嗓音暗沉冷戾,“染七七,你再说一遍。”

    染七七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她真不是故意的。

    就是刚才宫颜的话一直都在她的脑子里。

    虽然她表面上说不在意,其实心里是介意的。

    “放开我。”染七七挣扎着,“你弄疼我了。”

    “疼?”霍君陌墨眸里翻涌着黑气,“你懂什么叫做疼?”

    她没有失去过,所以不知道!

    在知道她要和康子陵结婚的时候,他可是每夜都被仇恨和寂寞痛醒。

    染七七去掰开他的手,霍君陌眉头的褶皱越来越深,看着她疼,他也心疼。

    松开她,他转过身去,整个人都在颤抖。

    她竟然敢嫌弃他。

    染七七看到他颤抖而苍白的手,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捏着,不知怎么的,竟然委屈的想哭。

    她把脸也别过去,不去看他。

    偷偷用手背抹掉眼泪。

    霍君陌听到她低声的抽噎,整个人都震了一下,回过身看着她,生气又无奈,“染七七,我又没惹你。”

    染七七不说话,低着头。

    “是你嫌弃我的。”霍君陌面沉似水,沉沉的开口。

    结果,一路上染七七都没有说话。

    霍君陌周身也笼罩着很阴冷的气息。

    下车之后,染七七大步流星的往别墅走。

    裴东对霍君陌道:“刚刚问了白小姐,是宫颜和染小姐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所以才会说出嫌弃霍君陌脏这种话的。

    霍君陌眯起眼睛,“宫颜。”

    又是她。

    很好,她才来两天,就给他惹了这么多事。

    “打给宫羽,他再来补收拾残局,就别怪我不客气。”霍君陌扔下这句话,转身进屋。

    裴东叹了一口起,宫颜是自寻死路。

    ——

    染七七一进房间,就把门给锁了。

    刚坐下来,就听到霍君陌站在门口,低冷的威胁,“染七七,我数三声你不把门打开,我就踢门了。”

    上次她也是这样,他警告过她,不许锁门。

    染七七很生气,“霍君陌,你敢!”

    话音未落,砰地一声巨响从外面出来,染七七整颗心都颤抖起来。

    这门可是新换的。

    “你还没数123呢。”染七七怒吼道。

    砰!

    霍君陌又踢了一脚,门上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细碎的裂纹。

    这个男人是个暴力狂吧?

    “你别……”染七七站起身来,冲着门大吼,可是话还没有说话,门就彻底的碎了。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碎掉的门,脸上一片惨白。

    霍君陌把手伸进手,转动把门,把门打开。

    染七七双手握成拳头,“霍君陌,你太过分了。”

    霍君陌也忍够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走过来就把她扑倒。

    “不要!”染七七挣扎,精致的小脸羞红一片,“我大姨妈,你放开我。”

    霍君陌动作一顿,低声咒骂,“该死!”

    他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染七七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瞪着他,“从我身上下去。”

    她穿着礼服,领口都褪到肩膀去了,半个身子都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着一种奢靡的性感。

    霍君陌喉结微微一滚,眸底深邃深沉。

    “染七七,我没有碰过任何女人。”他将她紧紧抱着,嗓音暗哑,“我只碰过你。”

    染七七不知道他是怎么猜到的,也不想知道。

    她幽幽的说:“你和什么人上过床我不想知道。”

    “可是我想你知道。”霍君陌低下头咬着她削肩,“我不想你嫌弃我,染七七,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抗拒和我亲热。”

    这样他会受不了。

    染七七神情凉薄,就算没有这种事,她也不想和他亲热。

    “霍君陌,我要休息。”染七七嗓音空灵透着淡淡的疲惫。

    霍君陌从她身上下来,在她不满的眉心吻了吻,“好,我陪你睡。”

    染七七很想让他出去,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她把眼睛闭上,想要让自己尽快睡过去。

    霍君陌抱着她,心底却空荡荡的。

    “霍君陌,你真的和宫颜恋爱过吗?”染七七还是没有忍住。

    “嗯。”霍君陌想了一下,承认道,“可是只有一个月,而且我对她什么都没有做,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更没有接吻,睡觉这种事。”

    染七七胸口一紧。

    “那是在你和康子陵订婚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霍君陌嗓音暗哑,染着如月色一般的萧冷,“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她向我表白,我想试试这样能不能忘记你,就答应了。”

    然而事实是,他忘不掉。

    甚至,她的影子总是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七七。”霍君陌将她裹进自己温暖的胸膛里,“别嫌弃我。”

    此时此刻,他心脏尖锐的疼。

    染七七垂下眸,“从来就没有规定,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她闭上眼睛,呼吸越发的深沉。

    霍君陌黑眸寒芒闪烁,“所以你就把我忘了,是吗?”

    她这是在给自己开脱吗?

    染七七也不解释,“睡吧。”

    再去纠结也得不到答案。

    霍君陌眼神却越发的清明,他怎么睡得早。

    抱着日思夜想的人,却发现,和她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

    还不如就在某一场战斗中死掉,以为她还在家里等着自己,这样死去也许会开心一点。

    ——

    白家。

    白纤纤坐在阳台上,看着月色,漫无目的的拆着今天收到的礼物。

    其实这些礼物对她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可她睡不着,没事做。

    这个生日和往年一样都是不完美的。

    如果……如果严煌在就好了。

    哪怕他只来看自己一眼也好。

    她就心满意足了。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她看到是严煌打来的很激动。

    “严煌!”白纤纤的嗓音都是甜的。

    严煌站在白家别墅不远处的树下,嗓音低哑,“纤纤,生日快乐。”

    她终于十八岁了。

    白纤纤激动的差点眼泪掉下来,“我一点都不快乐,严煌,你不在。”

    “纤纤,我有件事一直都想和你说。”严煌紧张了一下,他冲锋陷阵,从来没有恐惧过。

    如今却紧张了。

    “你说。”白纤纤幽幽的说。

    “纤纤,对不起,你母亲是我杀的。”严煌沉黑的眸子满是冰霜,邪魅的俊脸紧绷如冰。

    她是不是恨不得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