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12你说给孩子应该取一个什么名字
    “你来做什么?”霍君陌走过去,将她抱住。

    她身体都在颤抖,小腹一定疼得厉害。

    “七七?”康子陵实在没有想到,她是那么的虚弱。

    “霍君陌,这一次你能不能先放过他们?”染七七依偎在男人的怀里,眼睛红红的,“我求求你。”

    霍君陌生气的看着她,她刚才在霍宅慷慨陈词,现在却让他放过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怎么能忍。

    染七七双手圈住他的腰,她感受到男人身体微微僵硬。

    她低声道:“为了孩子,你能不能减少一些杀戮。至少也要等他平安出生,好不好?”

    原来她是这个意思。

    霍君陌捏着她的下巴,薄唇轻启,“可以。”

    “谢谢。”染七七顿了顿,她扭头看向康子陵,淡淡的说:“我和陆知爱说过,让她不要来烦我,是她不知好歹来找我的。”

    “我知道。”康子陵看着她,她看起来那么的不好。

    可是她却来阻止霍君陌,他是明白的。

    “你母亲也去找过我。”染七七低低的说,“说你们以为我起的冲突。”

    康子陵看了一眼陈慧,这种事怎么能去找她。

    “子陵。”染七七喊着他的名字,“你最清楚,我们不可能的。”

    康子陵眼睛瞬间一红。

    “你的感情我不应该掺和,但是我希望你能告诉陆知爱,我不是她的假想敌。”染七七顿了顿,“她敌人是你的心。”

    “七七。”康子陵望着她,眼底一片沉寂。

    “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和你们在这里耗着了。”染七七幽幽的说:“陈慧,冤有头债有主,我给你喘息的机会,如果你真的伤害过霍君陌,就自己承担后果吧,别拉上无辜的人。”

    陈慧神情阴阴。

    染七七语气一软,对霍君陌道:“君陌哥哥,我坚持不住了,抱我回去吧。”

    “好。”她在外人面前这么依赖自己,霍君陌心软几分。

    他抱着她,从病房里出来,直接去找医生。

    康子陵回头看着陈慧,眼神一凛,“妈,霍君陌是什么意思?”

    陈慧抿抿唇,“这件事,你回去问你爸吧。”

    ——

    “七七?”白纤纤来看染七七,正赶上她醒来。

    染七七看到白纤纤,露出一抹虚白的笑容,“你怎么来了?”

    “说好今天一起飞英国的,你住院了我当然来看你了。”白纤纤目光带着一丝心疼的说:“你怀孕了,怎么不告诉我?”

    染七七淡淡的一笑,“该知道的时候你会知道的。”

    “我说霍君陌这么着急婚礼呢。”白纤纤明净的五官意味深长。

    染七七叹道:“他确实很着急。”

    和顾雪琳结婚倒是拖拖拉拉的。

    “七七,怀小宝宝是什么感觉?”白纤纤很好奇的问。

    染七七感觉了一下,“好像也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奇妙,又紧张兴奋。”

    “我也这么觉得。”白纤纤笑着说:“生命好神奇啊。”

    染七七也这么觉得。

    一个生命的诞生,是这样的令人兴奋和激动。

    “七七,你说人有轮回转世吗?”白纤纤忽然问了一个没办法回答的问题。

    “也许有吧。”染七七说。

    “我希望能有转世轮回,让妈妈能够再次为人。”白纤纤目光深沉,“让她投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简单幸福的长大,嫁给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再生一个和我一样可爱又孝顺的宝宝。”

    染七七听了,心疼了一下。

    白纤纤看似刁蛮任性,然而内心却比任何人都纤细。

    “纤纤,你和严煌还好吗?”染七七问。

    “好啊。”白纤纤淡淡的说,“我们就这样挺好的。”

    “你不打算追查真想了吗?”染七七又问。

    “七七。”白纤纤低下头,幽幽的说:“仇恨令人痛苦,我不想痛苦只想快乐,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染七七似乎明白了什么,“嗯,你决定了,就不要更改。”

    “七七,让我做你孩子的干妈吧。”白纤纤笑着说。

    “好,可是你这个干妈可不是说说而已,逢年过节要包红包给我们。”染七七打趣道。

    白纤纤一怔,哭笑不得的说,“你们都比我有钱,居然还要让我包红包,良心何在啊。”

    病房里两个小女人有说有笑的。

    霍君陌隔着门上的玻璃看了一眼,就转身走向严煌。

    严煌问道:“她们没事吧?”

    “聊得很开心。”霍君陌语气平静的说,看来让白纤纤来陪染七七是对的。

    “七七要靠大学了,你这是耽误她的时间。”严煌睨着他。

    男人身形修长,嗓音不浓不淡,直截了当的问,“想要哪个大学的入学通知书?”

    严煌眼睛一眯,“让纤纤做你女人的学妹就行。”

    霍君陌了解,发了消息给裴东,让他去办。

    解决了白纤纤上学的时候,严煌脸色变好了很多,他低低的问道:“康家你怎么处理?”

    “听七七的,等孩子出生之后再说。”霍君陌黑色的眸子无波无澜,“你说给孩子应该取一个什么名字?”

    严煌结巴了一下,“这……这个问题是应该和我谈论的吗?”

    难道不是他们夫妻的闺房密话?

    “你还不知道男女现在取名字太早了。”严煌嘲笑道,他也太着急了。

    霍君陌沉了沉,“第一次当爹太兴奋,当然你是不懂的。”

    靠!

    严煌眯起眼睛,“霍君陌,你这是一个人不好过,也不要别人好过的典型。”

    霍君陌的俊脸恢复了之前的淡漠,他转身回去,把白纤纤就被轰出来。

    白纤纤跺着脚,“过河拆桥!”

    严煌笑眯眯的看着白纤纤气呼呼的样子,圆润的腮帮子鼓起来,特别的可爱。

    “严煌,我没你好哥儿欺负了,你也不帮我。”白纤纤气呼呼的说。

    “说,你想怎么收拾他?”严煌痞里痞气的说。

    白纤纤轻哼,“不是我瞧不起你,论打架你一定打不过霍君陌。”

    严煌眉头紧蹙,“你敢小瞧我。”

    “那你去找他PK啊。”白纤纤眸底是坏坏的笑,她知道严煌最受不了的就是激将法。

    严煌轻哼,冲进病房,“霍君陌,来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