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15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接受过霍君陌
    浴室里有水声传来。

    染七七坐在床边,打量着婚房。

    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们两人的关系是不是已经走向了畸形?

    过了一会儿,霍君陌洗完澡出来,乌黑的碎发还没有干,凌厉利落的遮住了他深不可测的眼睛。

    岁月从他身上带走了青稚,留下了独属于男人的深沉与稳重。

    “去洗吧。”霍君陌淡淡的说。

    染七七站起身来,抱着睡衣走了进去。

    霍君陌换了一件衣服,从房间里出来。

    染七七在洒满玫瑰花的浴缸里舒舒服服的跑了一个热水澡,等身体都放松了,她才从里面出来。

    然后冲澡,洗头发,出来。

    她穿着白色小草莓的睡衣,站在地毯上,手里拿着毛巾在擦头发。

    这时,白纤纤冲进来,看到她这身打扮,愣了一下,“七七,新婚之夜,你就穿这个?”

    “这件最舒服。”染七七淡淡的说。

    “难怪霍君陌脸色那么不好。”白纤纤年纪小倒是很懂。

    她和严煌认识很多年了,也从严煌那里知道过一些霍君陌的事情。

    霍君陌对染七七的爱带着偏执和霸道,占有欲那么强的一个男人,要是吃起醋来可是很可怕的。

    染七七抿抿唇,“他脸色好过吗?”

    喜怒无常的。

    白纤纤嘴角微抽,“你别说,我也没有见过他心情特别好的事情。”

    要说严煌的朋友里,她最怕的就是霍君陌。

    只是这个男人太严肃了,会忍不住让人想要逗逗他。

    当然前提是你要厚脸皮,要心脏承受能力强。

    染七七放下双手,乌眸如月光柔和,她清冷冷道:“我们去吃饭吧。”

    白纤纤诧异了一下,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

    饭桌前。

    染七七问起了后天婚礼的细节,“我要很早起床吗?”

    “不用,你睡到自然醒就可以。”霍君陌已经考虑周全,完全不用她操心。

    “我怎么没看到婚纱?”染七七又问。

    “明天送来,裁缝也会一起来,如果不合适可以当场该。”霍君陌淡淡的说。

    不过他目测,这几日染七七反而瘦了一些,婚纱不会不合适。

    他什么都不说神神秘秘的,染七七一生气,也就不问了。

    “明天我们去做什么?”白纤纤问。

    染七七也不知道。

    “我想待在家里。”染七七很慵懒,她现在有孕在身,只想睡觉休息。

    白纤纤看向严煌,“严煌,你明天陪我去购物。”

    好不容易出过一次,她要买个够。

    当然还要带一个钱包在身边才放心。

    严煌点点头,“可以。”

    他也想和她有些单独相处的时间。

    订好了明天的行程,大家吃完饭各自去休息。

    回到房间,染七七看向霍君陌:“明天,你也在古堡吗?”

    “我明天要出去,晚上才回来。”霍君陌身声线极淡的说。

    染七七也不问他去做什么,“那我明天和纤纤去逛街吧。”

    “嗯。”霍君陌想到有严煌在,他也可以放心一些。

    “早点睡吧。”染七七居然有些紧张,以前也是共处一室,今天却感觉有些不一样。

    大概是他们真的要结婚的缘故吧。

    看着她爬上床,清润的黑眸里闪过一丝慌张,霍君陌神情微微一沉,“你先睡,我去一书房。”

    染七七点点头,目送他出去。

    等门关上,她缓缓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头顶的幔帐。

    深夜,霍君陌回到房间,坐在床边盯着染七七的睡颜,坐了整整一个晚上,一直到天亮前,她睡醒之前才离开。

    ——

    染七七醒过来的时候,霍君陌就已经不在了。

    她下楼去吃早饭,严煌对她说:“他有事,你不用担心。”

    “我没有担心。”染七七神情淡淡。

    他去做什么,她从来就不管。

    或者,她也不想管。

    严煌看了染七七一眼,也许,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接受过霍君陌。

    维持他们这段感情的是曾经的回忆。

    霍君陌也发现了这一点,才会陷入深深的焦虑和不安。

    染七七只想逃走,却没有想过留下。

    这样的感情维系起来,其实很累。

    到底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严煌不想多说什么。

    染七七也没有错,霍君陌也没有。

    能不能解开这个心结,要看他们自己了。

    吃过早饭,严煌就带着她们出门。

    白纤纤花钱不手软,再有严煌跟着,买东西都不考虑价钱,想买就买。

    染七七一向无欲无求,就跟着白纤纤转。

    不过走过一家内衣店的事情,她却停下了脚步。

    “严煌你去车上等。”白纤纤对严煌命令,然后拉着染七七走了进去。

    染七七去看睡衣,白纤纤笑眯眯的问:“开窍了?”

    “我只是没有替换的睡衣而已。”染七七有些不好意思。

    白纤纤看她拿了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偷偷一笑,“那红色的或者粉红色的,黑色的不适合新婚之夜穿。”

    染七七露出尴尬的神色,“都说只是平常穿的。”

    白纤纤露出一副我不相信你不要骗我的神情,她染七七手里的黑色睡裙放下,拿了旁边的红色蕾丝的给她,“七七,女人结婚是大事,你怎么心不甘情不愿,也别委屈了自己。万一哪一天你回想起来,万一后悔没有好好珍惜那晚呢?”

    染七七抿抿唇,看着手里质地柔软的睡衣犹豫了一下,“好吧,就买它了。”

    白纤纤很高兴。

    出去之前,染七七还是把睡衣的袋子卷起来塞进了背包里,不想让严煌看见。

    万一他向霍君陌报告,她不想让霍君陌知道。

    她们空手从里面出来,严煌坐在车里觉得很意外。

    染七七也就算了,白纤纤居然也没有买东西,那她们在里面磨蹭了半天是在做什么?!

    回到古堡。

    一下车,就看到宫颜站在门口,没有进去,而是在外面等着他们。

    严煌拧眉,“宫颜,你没回意大利?”

    宫颜清冷的一笑,“我准备结婚了。”

    “呵,恭喜,对方是谁?”严煌好奇的问。

    “你。”宫颜意味深长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