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28霍君陌,救我
    霍君陌低沉冷酷的嗓音,冷冷的传过来:“怎么想我了?”

    染七七眉心起了褶皱,“你想太多。康博已经被抓起来了吗?”

    霍君陌眸光深沉,“你要求我放了他?”

    染七七一顿,“我还没那么蠢,你想对付康家,就不会放过他们。我求你也只会增加你对他们的恨意。”

    她是有点圣母心,可不蠢。

    康博有康子陵护着,就算被抓,在监狱里也不会被虐待。

    倒是自己,惹怒了霍君陌,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霍君陌转身,朝别墅走去。

    染七七看着他孤傲的背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再这样下去,她就真的成了幽禁在这里的金丝雀了。

    到了别墅,霍君陌脱下身上的西装,坐在了餐桌前。

    染七七也不饿,她想回房间去休息,然后一双冷若寒霜的黑眸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她浑身都泛起了不自在,硬着头皮来到饭厅,坐下来。

    她坐的很远,不想挨着霍君陌,也不想看他的脸色。

    两个人一声不吭的吃着晚饭,染七七喝了多半碗的小米粥就喝不下去了,她放下碗筷,起身要走。

    “染七七,把粥都吃掉。”霍君陌长眉深蹙,才一星期,她似乎瘦了。

    难道每天她就吃这么点?

    “放着吧,我最近晚上都会再吃一些,吴阿姨知道的。”染七七声线淡淡,说完,转身离去。

    霍君陌放下碗筷,叫来了吴阿姨,“她最近怎么样?”

    吴阿姨沉了沉,“三餐照吃,早晨和太阳下山后,都会在院子里散步。没事的时候就是看电视看书,最高兴的就是白小姐来看她。”

    霍君陌眸色阴翳,逆来顺受的染七七是在用一种无声的恨在抗议他。

    “先生好久没回来了,小姐一个人其实很寂寞的。”吴阿姨意味深长的说。

    她和染七七又很大的年龄差距,又因为自己是霍君陌的人,染七七很少和她聊天说话,戒备心很强。

    其实大部分的时间染七七都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一个人孤零零的,更可怜。

    “等外面的局势稳定了,我会让她恢复自由的。”霍君陌嗓音沉沉,“只是现在太危险。”

    他还不太想让染七七接触那些人。

    吴阿姨自然不会多问,她点了点头。

    “把饭菜给她热着,晚上送到她的房间,别饿着她。”霍君陌沉了沉,“我先回去了。”

    “先生要走?”吴阿姨也有些诧异,好不容易才回来的。

    霍君陌站起身来,“告诉她,等我忙完了,会回来陪她的。”

    说完,他起身,拿上西装,离开。

    吴阿姨送他出去,一个人站在玄关唉声叹气的。

    染七七怀着孕,其实很脆弱,这个时候需要有一个能够依靠的人了。

    霍君陌走出别墅,他抬头看向染七七的卧室。

    卧室的灯亮着,窗帘紧闭。

    他黑眸闪过一丝温凉,虽然对他很抱歉,可都是为了她好。

    看到窗帘上一闪而过的影子,霍君陌沉了沉呼吸,迈步离去。

    染七七站在窗前,将窗帘打开一条缝隙,向外看着。

    看着他踏着月色离开,薄唇扯出一抹凉薄的弧度。

    他走了。

    之后又过了五六天。

    霍君陌没来,白纤纤也没再出现。

    夕阳中,染七七站在院子里看着人工湖,怔怔的出神。

    算算日子,明天就是霍君陌和顾雪琳结婚的大喜日子。

    怕是他们明天也不会来。

    吴阿姨取了外套过来,对她说:“小姐,天凉了。”

    染七七看着漫天的朝霞,轻声道:“明天会是一个晴朗的天。”

    吴阿姨也抬头看了看,“这可就说不准了,也许明天就是一场大雨。”

    “他结婚的大日子,我希望是个晴天。”染七七转身,淡淡的一笑:“吴阿姨,你有孩子吗?”

    “有,都不在身边。”吴阿姨回答。

    “那很好,老了能有个依靠。”染七七若有所思,“其实,孩子们将来也会有自己的生活,自己还是要依靠自己。”

    吴阿姨顿了顿,“小姐还有先生。”

    染七七清冷冷的笑,“他,我可不敢依靠。我们之间横着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只会让我们越来越远的。”

    “也许这之间有误会,误会接触了那些东西就不存在了。”吴阿姨劝说道。

    染七七幽幽的笑,“伤痕还在,怎么可能就不存在了呢?”

    吴阿姨轻叹了一声,这时,外面门铃响起。

    “可能是先生。”吴阿姨把外套披在染七七的身上,兴高采烈的去开门。

    染七七抬头望去,会是霍君陌。

    大概过去了五分钟,吴阿姨都没有回来。

    染七七深深的蹙眉,怎么,难道外面出事了?

    她朝大门走去,发现大门敞开,门口一个人都没有。

    “吴阿姨?”染七七蹙着眉,怎么人不见了?

    她站在大门前,左顾右盼,周围除了路灯什么都没有。

    奇怪了,吴阿姨去哪里了?

    她转身,忽然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掌心有一块喷了迷药的手帕,染七七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昏倒前的最后一秒,染七七气若游丝的喊着,“霍君陌,救我。”

    染七七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她身上没有被绳子捆着,也没有铁牢之类的把她囚禁起来,周围更是一个看守的人都没有。

    真是太奇怪了。

    除了她觉得脑仁有点疼意外,身上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她站起来,拍了拍掌心和身上的泥土,迈步朝一个方向走。

    那个方向有一个大门,似乎是能出去的。

    到了外面,她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废旧的工厂里。

    周围黑漆漆的,只有月光,疏冷寂寞的照射在地上。

    周围阴风阵阵,令人浑身发抖。

    她也不敢吼,怕招来坏人,只能一个人咬着牙往外走。

    她顺着一条还算是平整的路往外走,一出来就是一条宽阔的马路。

    只是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四下更是寂静无声。

    这到底是哪里?

    最近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女性被害的新闻,染七七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她看到一辆车朝这边开来,她刚要伸手拦下,却发现车里的竟然是……顾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