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29不要嫁给霍君陌,答应我
    顾雪琳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应该在婚礼上吗?

    本以为顾雪琳的车会停下来,没想到顾雪琳却猛踩油门,朝她撞过来。

    当时染七七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等车头近在眼前的时候,她才知道顾雪琳是要撞死自己。

    倏然,有人从后面把她推开,只能砰地一声,顾雪琳的车撞上了那个救了自己的车。

    染七七的双膝都磕破了,却忍着剧痛站起身来。

    顾雪琳的车也停下来,车灯照着躺在血泊里的人。

    染七七看到女人的手,就愣住了。

    手指上祖母绿的戒指,实在是太明显了。

    那是染悦心的东西。

    “妈?!”染七七吼了一声,扑过去。

    她顾不得那些血,抱着染悦心,嚎啕大哭,“妈,你没事吧?!”

    “七七……”染悦心缓缓的睁开眼睛,她满是鲜血的手抚摸着染七七的脸,“我的七七。”

    “妈……”染七七泣不成声。

    这时候,顾雪琳还要倒车撞染七七,霍君陌他们终于赶到。

    严煌拽开车门,把顾雪琳从车里揪了出来。

    “放开我!”顾雪琳如疯狗一般大叫着,“我可是霍夫人,放开你的脏手。”

    严煌很烦她,“再不闭嘴老子一枪崩了你。”

    顾雪琳果然安静下来。

    霍君陌走到染七七的身边,看到她抱着的人是染悦心,眉心深深的一压。

    她怎么在这里?

    “妈。”染七七紧紧地抱着染悦心,重复着,“妈。”

    “七七,听妈的话,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自己受委屈。”染悦心呼吸开始不畅,她抓着染七七的手,断断续续的说:“不要嫁给霍君陌,答应我。”

    “嗯,我答应你。”染七七点头。

    霍君陌眉宇的冷色更沉了。

    染悦心露出满意的笑容,缓缓的闭上眼睛了。

    她抚摸着染七七的手滑了下去。

    “妈!”染七七吼着,嗓子都哑了。

    “七七?”霍君陌蹲下身,“救护车来了。”

    染七七一把推开他,“不要碰我。”

    她没有了母亲,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霍君陌却还是把她抱过来,让医护人员把染悦心的尸体抬走。

    “不要,把我妈还给我,不要带她走。”染七七泣不成声,她从霍君陌的怀里伸出手,想要阻拦那些人。

    可是霍君陌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让她不要乱动。

    “七七!”霍君陌紧紧地抱着她,“不要哭了。”

    染七七哭着,忽然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霍君陌感觉怀里没了动静,立刻把她抱起来,送上了车。

    染七七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浑身都是伤,却不严重。

    “七七,你醒了?”霍君陌一张深沉的俊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染七七皱了皱眉,嗓音艰涩,“我妈呢?”

    “你妈已经过世了。”霍君陌幽幽的说:“遗体我已经让人带回霍家,葬礼之后,葬到霍家的祖坟去。”

    “顾雪琳呢,有没有把她抓起来?”染七七小脸十分的苍白,却一片阴寒。

    她绝对不会放过顾雪琳的。

    霍君陌嗓音低沉,“这件事,我会帮你处理。”

    “不用。”染七七冷冷的说:“她是你的妻子了,你怎么会对付她?我知道你一定没把她怎么样,没关系,我自己会动手。”

    她的眼神变得陌生而冰冷,甚至对他充满了不耐。

    “你需要休息。”霍君陌十分深沉的说。

    “霍君陌,我妈临终遗言你听到了,她说不让我嫁给你,我就不会嫁给你,你逼我也没有用。”染七七闭上眼睛,“你出去,不要逼我。”

    她不想看到他。

    霍君陌坐在床边,深黑的眸子神情复杂。

    谁都没有想到染悦心会死。

    她死在了染七七的面前,成了他们之间绝对无法跨越的一道鸿沟。

    “出去!”染七七再次开口,她虽然闭着眼睛,却能闻到他身上异常危险的气息。

    霍君陌呼吸深深的一凛,站起身来,走出病房。

    他叫来了护士,去照顾染七七。

    严煌来到医院,看到他站在门外,低声道:“顾家已经保释了顾雪琳,还带她去做精神鉴定。”

    “顾家为了保她的命,会不惜一切的。”霍君陌眸色阴翳,“封锁所有的出入境,不要让顾家送走顾雪琳。我让她成为阴沟里的老鼠,永远也没法见到外面的太阳。”

    到时候,顾云龙会来求他的。

    “七七,怎么样了?”严煌有些担心,“她母亲去世这么大的事情,她情绪还稳定吗?”

    霍君陌神情幽幽,并没有回答。

    其实,严煌也知道,霍君陌没在病房里照顾染七七,就是被赶出来的。

    染七七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这时,小护士从病房里出来,对他们说:“病人要出院。”

    霍君陌转身进去,看到染七七已经下床,正在穿衣服。

    “你做什么?”霍君陌抓住她的手腕,“你胎气不稳,随时都有滑胎的迹象。”

    “我去参加我妈的葬礼。”染七七平静而幽冷的说,对霍君陌的恨已经转变成最大的冷。

    她看都不看他的说:“你说过,我维护自己的母亲,你也不许人诋毁你的母亲。请你放开我,我去送我妈一程,没没权利拦着我。”

    她推开霍君陌,把衣服穿上。

    “好,我送你。”霍君陌实在是拿她没办法,却又不能看着她乱来。

    染七七也不反抗,只是很冷淡的说:“我妈的葬礼结束之后,我会带着她的骨灰回老家。回来之后,我要搬出霍宅,霍君陌从此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霍君陌的心泛起密密麻麻的疼,这么长时间,她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决绝的话。

    特别是她现在的眼神,一点温度都没有,毫无感情。

    他紧紧地捏着她的手腕,怕一松,她就不见了。

    染七七眉心蹙着,满是不悦,“不走吗?”

    “走。”霍君陌的语气清冷又透着一股无能为力。

    他们从医院里出来,染七七看到了康子陵。

    康子陵从里到外一身的黑西装,他走到染七七的面前,“还好吗?”

    染七七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不好。”

    她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