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42七七,你真的认错人了
    染七七被救上来了。

    霍君陌抱着她呼吸孱弱对她,从水面扶起来。

    快艇开到他们的身边,把他们捞起来。

    霍君陌给她做着人工呼吸,她吐出了几口水,却没有苏醒的迹象。

    到了医院,人直接进了抢救室。

    霍君陌坐在手术室外,一脸的颓然。

    康子陵得到了消息,匆匆赶来,看到霍君陌,不由分说揪起他的衣领就是一拳。

    “霍君陌,你毁了她,你把她唯一活着的理由都摧毁了!”康子陵恨得咬牙切齿,“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染悦心死了,七七没有那么悲痛,是因为她隐藏得好。她想要替母报仇,所以她咬牙活着。”

    霍君陌被他一拳打到在地上,他靠着墙坐着,眼神空茫的看着康子陵。

    裴东和严煌拦住康子陵。

    康子陵继续指责,“你根本就不了解她。她没有那么坚强,她其实很脆弱。现在好了,你袒护凶手,她知道没办法和你抗衡,自己没有了生活的希望,她就自杀了。你满意了吧!”

    他是真的很心痛。

    霍君陌喉结微微滚动,他看向手术室的大门,眼睛猩红。

    是他剥夺了她生的希望?

    所以才会让她带着孩子一起跳河?

    “康子陵,你口口声声的说了解七七,可是如果顾雪琳绳之以法,你以为她就能活吗?”严煌冷冷的开口,他看了一眼颓废在地上的霍君陌,幽幽的说:“纤纤和我说过,七七最近的态度很反常,你们谁都没有注意到。说到底,染悦心的去世对她打击太大,不是把顾雪琳绳之以法就能解决的。”

    康子陵安静下来。

    “要不是霍崇旭醒过来,染七七怕是会更消沉。”严煌幽幽的说,当然这些都是白纤纤说的。

    她也失去了母亲,所以感同身受。

    正因为这样,严煌也很担心白纤纤。

    霍君陌站起身来,嗓音低哑,“康子陵,这一拳我受了,可是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当初不是你伪造了我的书信,她应该还在等着我。”

    也就不会出这么多事。

    “霍君陌,你真自私。”康子陵十分的愤怒,“如果当时是你在她身边,看她苦苦的等一个人,你也会于心不忍的。”

    他是怕染七七会怀念这段感情,而后孤独终老。

    霍君陌冷冷的没有说话,双瞳盯着手术室的大门,神情讳莫如深。

    四个小时后,染七七终于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她已经脱离了危险,可是人还昏迷不醒。

    幸运的是,孩子保住了。

    她被转入了加护病房,今晚不用任何人陪同。

    霍君陌没有走,站在病床外,从玻璃窗看着她。

    他背影挺拔,身形却孤寂。

    他不会再让她陷入到险境中去。

    这一次,他真的明白什么叫做差一点就失去了她。

    那种滋味,真的很难受。

    仿佛被五马分尸,浑身撕裂一般的疼痛。

    爱入骨髓,想要分开,是这么的难。

    霍君陌坐在病床前,看着染七七苍白的侧颜,目光深沉。

    已经三天了,她还是没有醒。

    再这样下去,她是不是就不会醒来了?

    他一只手握住染七七纤细的手,另外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嗓音沉沉:“七七,别睡了,快点起床。”

    起床起来,任她打骂,他都没有怨言。

    只要她能醒过来。

    让他把辛掏出来都心甘情愿。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握在掌心的小手轻轻的动了一下。

    “七七?!”男人有些惊讶。

    女人卷翘的睫毛轻轻一颤,大大的眼睛就睁开眼睛。

    眼神有些懵懂,有些茫然,也有些不安和紧张。

    “你醒了?!”霍君陌握紧她的手。

    染七七看着面前陌生俊美的男人,一愣,“你谁?”

    霍君陌愣了足足有一分钟,他才哑着嗓子,“我是霍君陌。”

    “你才不是!”染七七把自己手抽回来,一脸的嫌弃,“君陌哥哥才没有你这么丑。”

    丑?

    霍君陌皱了皱眉:“染七七,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不认识你,你走开!”染七七的情绪有些激动,她手脚并用,把霍君陌踢开。

    霍君陌用手按了按眉心,她这是怎么了?

    他叫来了医生,让医生给染七七检查一下。

    后来得出的结论是,染七七很可能患有创伤后遗症。

    这种病症其实很复杂,人会忘记不好的事情,只记得开心的事情。

    也会忘记一个人。

    “可她明明记得霍君陌这个三个字。”霍君陌皱着眉头。

    “霍总,人脑结构本就复杂,也许这三个字对她很重要,可是你本人对他却很……危险。”医生十分小心的措辞。

    霍君陌转头,看着一眼蜷缩在床头的染七七,眉目压抑的更深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七七?”康子陵每天都来看染七七,今天来了看她醒了非常的惊喜。

    “君陌哥哥!”染七七开心的叫着。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染七七,我才是霍君陌。”霍君陌英俊而冷漠的脸有些怒气,可是瞧见小女人露出害怕的神情,又不由得一软,“七七,我是霍君陌。”

    “不可能。”染七七拉住康子陵的手臂,“君陌哥哥,他是谁啊,对我好凶。”

    康子陵看了一眼霍君陌,又看了看眼神干净无辜的染七七,缓缓的说:“七七,你真的认错人了,他是霍君陌。”

    染七七摇头,“你骗我,他不是,君陌哥哥从小到大都宠着我,不会对我这么凶。”她苦巴巴的看着康子陵,“君陌哥哥,你不要我了是吗?”

    心底立刻蔓延起一阵阵剧痛。

    这种疼痛牵动着染七七某个神经。

    为什么这种痛这么撕心裂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