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50我要她血债血偿
    一夜之间。

    染七七就成了霍君陌的合法妻子。

    虽然染七七不知道霍君陌做了手脚。

    看着手指上的戒指,染七七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她明明那么讨厌他,为什么还会嫁给他?

    难道从前自己真的很喜欢他?

    虽然他是霍君陌,却不是她心里的那个人。

    他们真的是一个人吗?

    在家休养了几天,染七七精神变得更好。

    只是每天闷在家里,她觉得很无聊。

    “我想去逛街。”染七七看着正在书房工作的霍先生。

    前几天他就不再去公司了,都是裴东把文件送过来给他,然后再来取。

    染七七有种被监视的感觉。

    “嗯,我陪你。”男人放下手里的工作。

    “我想找别人逛街。”染七七磕磕绊绊的说。

    她最怕这个男人瞪她了。

    “你想找谁?”霍君陌眉峰起了褶皱,难道她就这么不想看到他?

    “纤纤。”染七七幽幽的说。

    “不行。”霍君陌冷冷道。

    白纤纤把她视为最好的朋友,可是大嘴巴。

    不该说的也都会告诉她。

    霍君陌不想对染七七失控。

    染七七不悦,“霍君陌,你过分,我想见见朋友怎么了?!”

    霍君陌瞧她生气的模样,虽然不情愿,可还是给妥协了。

    “我打给她。”他清冷冷的说。

    染七七轻哼,“这还差不多。”

    这时,霍君陌的手机却响了。

    他接了电话,眉心紧锁。

    片刻,他挂断电话,眉目深沉,“白纤纤不能陪你逛街了,她出事了。”

    “她出了什么事?”染七七很紧张的问。

    一开始她还站在门口,听到白纤纤出事就到了他的身边,巴掌大的小脸满是担忧。

    “车祸。”霍君陌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霍君陌,带我去。”染七七揪着他的衣袖,“我出事的时候,她就来看过我,她出事我不能不去。”

    她很珍惜和白纤纤的友谊。

    “好,你起穿件外套。”霍君陌叮嘱道。

    染七七很听话,转身回到房间,拿了一件外套出来。

    医院。

    严煌站在手术室门口,眼神阴翳像是能析出冰来。

    他冷冷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白锡华。

    男人的眼光冷邃如冰,白锡华身处高位,可是一触到他的眼睛,还是心中一慌,额头渐渐浮现一层细汗。

    “严煌!”霍君陌带着染七七来了。

    “纤纤怎么样了?”染七七担忧的问。

    “还在抢救。”严煌眉目深沉。

    平日里他是个邪魅狂狷的优雅贵公子,然而真正的他,却是一个阴沉冷锐的厉鬼。

    “她怎么出的事?”染七七很困惑。

    严煌细长的眼角扫了一眼白锡华,冷冷道:“白总,这件事你准备怎么交代?”

    白锡华顿了顿,脸上青白交加,“我想月宜不是故意的。”

    白月宜是白纤纤的姐姐。

    染七七蹙着眉,居然扯到了他们的家务事。

    “他妈的她是不是故意的,我不在乎,我要一个交代。”严煌爆粗,抢救室里躺着的是他最爱的女人。

    其他女人算个屁。

    “你想怎么样?”白锡华问。

    “我要她血债血偿。”严煌冷冷的说,眼眸锐利的如一把利刃,直插入白锡华的喉咙。

    白锡华一沉,“不行!月宜不能坐牢,冷玉腾刚刚和她相亲,对她很满意。”

    霍君陌剑眉一压,又是冷家。

    现在白家已经开始抱冷家的大腿了?

    严煌眯起危险的瞳孔,“冷家是名门,他们能容忍娶一个开车撞人有黑历史的女人吗?”

    “这件事只要纤纤不追究就不会有人知道。”白锡华把希望寄予白纤纤。

    只要她肯松口,他什么条件都答应。

    严煌低低的冷笑,“呵呵,真是可笑。她会答应吗?”

    白锡华抿着唇,顿了顿,“她会!·只要她还想知道她母亲的下落。”

    “她母亲没有死?”严煌眉心再次起了褶皱。

    他以为白纤纤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毕竟当初是他亲眼看到的。

    白锡华却不再说话。

    过去了两个小时,白纤纤终于从急救室里被人退出来。

    她醒着,后背的伤口疼得她,额头沁着冷汗。

    见到严煌,第一反应竟然是笑。

    “白纤纤,你笑个屁。”严煌心疼,捏了捏她毫无血色的小脸。

    “严煌,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白纤纤委屈的说,只有在严煌面前,她才会显现出可怜的一面。

    不然,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她也都是一脸的不屑,时常反唇相讥,像只很容易炸毛的猫。

    “不会的。”严煌握着她冰凉的手。

    医生和护士推着白纤纤去了病房。

    染七七他们走了进去。

    医生道:“病人需要休息,明天你们再来吧。”

    白纤纤看到染七七,咧嘴一笑:“七七,你也来了。”

    染七七轻轻颔首,“疼吗?”

    “嗯,可疼了。”白纤纤丝毫不掩饰,“我现在是痛不欲生,我恨不得把害我的人,千刀万剐!”

    她这话是说给白锡华听的。

    “纤纤,你姐姐她……”白锡华幽幽的开口。

    “她才不是我姐姐!”白纤纤生气说,一激动就扯到了后背的伤口,她拉着严煌的手腕:“严煌,你要替我报仇。”

    “好,你想怎么解决?”严煌早就想要给白月宜一个教训了。

    “管她个十年八年的不让她出来,等她人老珠黄出来以后,看还有谁要她!”白纤纤气愤的说。

    “好。”严煌点头,白纤纤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办到。

    白锡华急道:“万万不能,她还要嫁到冷家去。”

    “白锡华都是你的女儿,你也太偏心了。”严煌冷冷的说。

    “纤纤,你要是放过你姐姐,我就告诉你妈妈的下落。”白锡华拿出了杀手锏。

    白纤纤的乌瞳不由得一缩,然后咯咯的冷笑:“想不到我这一场车祸倒是挺值得,可我差点死了!”

    “你还有什么条件?”白锡华为了保白月宜看来是不惜一切了。

    白纤纤想了想,“我要白家一半的股份,不给就免谈,其他条件我不接受!”

    白锡华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可是一想,冷家是什么家族,只能攀上高枝儿,这点钱也不算什么。

    只是他不甘心而已。

    不甘心给一个……私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