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53很快你就会对我有感情的
    “霍总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才得以相见。”冷泽的五官十分的凌厉,比起霍君陌看起来要更加的深沉,似乎有点不近人情的感觉。

    霍君陌似乎不太待见冷泽,眼神透着一股子阴翳,“冷先生不必如此客气。”

    “怎么不多待一会儿?”冷泽语气变得很低沉,带着一种难以掩藏的关心。

    “我老婆累了。”霍君陌冷若寒霜的回答。

    冷泽淡淡一笑,顺势看了一眼车里的染七七。

    他果然还是和她在一起了。

    他们之间的事情,冷泽也是有所耳闻的。

    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他一直都很关注霍君陌。

    眼下,被霍君陌如此冷漠的对待,冷泽的心中十分的讪然。

    “路上小心。”冷泽没有挽留,只是觉得有点失落。

    霍君陌转身上车,然后对司机道:“回去。”

    染七七窝在他的身侧,“那是冷玉腾的父亲吗?”

    霍君陌颔首,目光深邃又冰冷。

    染七七抬眸凝望着他,发现他的眼底翻涌着不动声色的暗流。

    “霍君陌,他和你长得很像。”染七七幽幽的说。

    霍君陌低下头,看着她,“染七七,叫老公。”

    多少次了,在外人面前,她都直呼其名。

    他已经很不爽了。

    染七七哼了哼,“叫不出口,我们很亲密吗?”

    霍君陌就知道她会用这句话搪塞自己。

    他揽着女人的肩膀,把她带进自己的怀里,“染七七,你给我记住,我是你的丈夫,很亲密的那种。”

    染七七轻笑,“霍君陌,你也要知道,你不是我想象的样子,我现在对你没有一点的感情。”

    霍君陌心脏抽疼,却低低的一笑,“没关系,很快你就会对我有感情的。”

    染七七不理他,看着车窗外的夜色。

    霍君陌抱着她,也一同看着,两人都不说话。

    可是他却觉得这种气氛很好。

    他们之间始终差了一点什么,可是时间会弥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

    ——

    几天之后。

    染七七接到了一封请柬,是应敏派人送来的。

    她有些诧异。

    明明只见过一次,应敏却递来请柬是什么意思?

    她展开请柬,应敏这次邀请她参加在冷家举行的下午茶会。

    据说去的人在京城都是非富即贵的千金小姐,名媛望族。

    染七七犹豫了一下,她失忆之后什么都不记得。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那些人。

    等霍君陌下班回家,她就把请柬递过去了,“我要不要去?”

    “不用。”霍君陌也不希望染七七去这种场合。

    “可是我不去,会不会让人觉得我太傲慢了?”染七七也有些担心别人会闲言碎语的。

    她现在是霍君陌的妻子,也是他的一种形象。

    “我的女人有这个资格。”霍君陌深沉的说。

    染七七有些为难,不过转念一想,不去也好,省得麻烦。

    染七七派人送话过去。

    应敏得知染七七不会来,只是冷冷的一笑。

    其实她也不希望染七七来。

    饭桌上,应敏看着冷泽,淡淡的开口:“你最近总是出国,外面可是有什么要紧的工作?”

    冷泽手里拿着报纸,看也不看她一眼,“最近在和国外一家企业谈并购。”

    “玉腾也不小了,能够帮你。”应敏意味深长的说:“他今天三十岁了,足够应对这些问题。孩子长大了,你要给他足够的空间去历练。”

    冷泽轻轻蹙眉,“国内的业务一直都是他在打理,你还有什么不满?”

    应敏沉了一下,淡淡的笑,“我能有什么不满?”

    只是一比较霍君陌,能够在HR集团里大刀阔斧一番作为,对比冷玉腾事事都被冷泽压制,她觉得有些不公平而已。

    冷泽岂会不明白应敏的在想什么。

    他淡漠的说:“玉腾在公司做得很好,你这个做母亲的对他应该多一点信任。”

    “我当然知道。”应敏想了想,“不如你让玉腾去外面锻炼锻炼。”

    冷泽想了想,“海外的商业关系他一直都不熟悉,这次并购非常的重要,下次再说。”

    应敏顿了顿,“冷泽,你也五十多了,这些年来你总是很忙。”

    冷泽寒眸沉了沉。

    “从咱们结婚到现在,你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应敏平静的语气带着小小的控诉,“如今儿子女儿都大了,都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纪了,你也该替他们操心操心。”

    “他们的婚事你肯让我插手?”冷泽意味深长的问。

    应敏轻笑,“你是他们的父亲。”

    “那我就奉劝你一句,别插手。”冷泽淡漠的开口:“强迫的婚姻没有幸福,只要他们自己喜欢,我们做父母的尽量成全就好。”

    应敏听了这话,心里有不是滋味起来。

    当初她和冷泽结婚,就是因为家族原因。

    应敏一只手握成拳头,指甲都扣进了掌心,她微微一笑,“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他是不是对他们的婚姻耿耿于怀?

    冷泽放下报纸,起身,“我还有事,你自己吃吧。”

    说着,他转身离开。

    应敏气得脸色发白。

    冷玉腾从楼下下来,见到应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淡淡的问:“你又和爸吵架了?”

    “没有。”应敏松开自己的手,云淡风轻的说:“他何时跟我吵过架?”

    他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

    这些年来,别人都以为她过得很幸福,丈夫对她尊重,有儿有女。

    其实,她非常的可怜。

    因为丈夫一点都不爱她。

    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个死了多少年的女人。

    冷玉腾坐下来,看着应敏,“妈,你如果觉得不幸福,不如和爸离婚。”

    应敏僵了一下,“离婚?”

    “你们又不相爱,把不相爱的两个人凑在一起过日子不是很累吗?”冷玉腾凉薄的说:“你总想着爸爸老了就能回归家庭,可是你也看出来了,他并没有。”

    应敏冷笑,“我死都不会离婚的。”

    “这些年来爸不回家,可是在外面也没有别的女人,妈,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冷玉腾意味深长的暗示着。

    应敏一凛,她怎么会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