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59我要给我妈报仇
    “七七,你怎么在这里?”康子陵抱着她,才发现她浑身颤抖的厉害。

    他皱了皱眉,染七七出现在这里,霍君陌一定也在附近。

    他在人群中照了照,果然看到了那个男人。

    只是在那个男人的身边,竟然还有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坐在轮椅上,却揪着霍君陌的衣袖,十分依赖的样子。

    染七七应该就是看到他们在一起,才会这样。

    “好,我带你离开。”康子陵深深的蹙眉。

    他得到了她,为什么不好好珍惜?

    “还有,能不能送我去医院,我……”染七七眼睛红红的,双手捧着小腹。

    康子陵顿时就明白了,“好,你坚持一下,我送你去医院。”

    康子陵把她拦腰抱起,快步走到自己的车前。

    她明明怀了孕,却瘦的很厉害,就像一叶轻飘飘的落叶一样没有分量。

    他心疼的抱紧她。

    ——

    医院。

    染七七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

    医生刚刚给她做了急救,她现在整个人都很虚弱。

    康子陵坐在床边,眼神透着一股担忧,“七七,你还好吗?”

    “嗯。”染七七低低的应了一声,“能不能不要让霍君陌知道我在这里?”

    她不想见他。

    “好。”康子陵点点头。

    虽然这里是霍君陌的地盘,可是让他找不到染七七还是有些办法的。

    “谢谢。”染七七语气很淡很轻。

    “你们……怎么了?”康子陵深沉的问。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染七七幽幽的开口,“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康子陵顿了顿,知道让她亲口说出,不亚于让她在自己的心口捅刀子一样。

    “好,我不问,你好好休息。”康子陵给她盖好被子,很安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她。

    过了好久,染七七才缓缓的问,“康大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失忆吗?”

    康子陵一怔。

    “一定要和我说实话。”染七七低声道:“我不想再被欺骗。”

    康子陵顿了顿,叹道:“你真的想知道?”

    “想。”染七七点点头。

    “好,我告诉你。”康子陵深深的了一口气,“你是跳河自杀。”

    染七七倏然睁开眼睛,她是跳河自杀?

    “为什么?”

    “因为霍君陌要放走杀害你母亲的凶手。”康子陵给出了最直接的答案。

    “你是说我母亲刚刚去世不久?”染七七错愕,为什么,霍崇旭白纤纤他们提都没提?

    “你母亲是被顾雪琳撞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霍君陌却保她出狱,还让她出国。”康子陵嗓音低沉,“你为了阻止,就跳河了。”

    原来是这样。

    他不知刚刚那个女孩一个情妇,竟然还有!

    他还纵容一个情妇,杀了她的母亲。

    怎么会这样?!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染七七的眼泪落下来,她从来没有想过,霍君陌竟然这样伤害自己。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康子陵淡漠的说。

    “呵。”染七七自嘲的笑着,“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失忆了,还会记得他的名字!不是因为我爱他,而是因为我恨他。”

    恨之入骨。

    想着,染七七的小腹又疼了几分。

    “你母亲的临终遗言,就是让你不要嫁给他。”康子陵意味深长的说:“或许,她知道霍君陌不是你的良人。”

    “那个顾雪琳现在在哪里?”染七七咬牙启齿的问。

    “不知道,不过她应该没有出国。”康子陵说,他也找过,可是并没有消息。

    顾家的人也在找。

    他猜测,顾雪琳应该在霍君陌的手中。

    “麻烦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染七七眼睛猩红,“我要给我妈报仇。”

    康子陵沉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如实相告,对染七七来说是好还是坏。

    再次挑起她内心的仇恨,虽然能让她和霍君陌分开。

    可是对她来说就是好事吗?

    ——

    “霍哥哥,你能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我好开心。”欧阳楚很开心的说。

    霍君陌俊美深镌的脸上没有太过的表情,他淡淡的开口:“我答应过你哥哥,会好好照顾你,自然不会食言。”

    “是啊,如果哥哥还活着就好了。”欧阳楚一提起自己的哥哥,眼睛就红了。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霍君陌不想看到她因为自己哥哥的事情难过,随便换了一个话题。

    “好多了,不过还是没办法走路。”欧阳楚蹙着眉,“霍哥哥,我会不会一辈子也站不起来,那样的话,我该怎么办?”

    “你会站起来的。”霍君陌深沉的说:“我已经从德国给你找了医生,你只要安心的接受治疗就可以了。”

    “唉,我也是担心自己如果站不起来岂不是一直拖累你。”欧阳楚露出懊恼的神情。

    霍君陌安慰道:“这不算拖累。”

    欧阳楚抿抿唇,“霍哥哥你会照顾我一辈子吗?”

    霍君陌不温不火的看着她,“你安心养病就好。”

    欧阳楚心里微微一算,可是很快就换了一副明媚的模样:“你和染七七结婚了吗?”

    霍君陌颔首。

    “哪天带我见见她吧,我很想认识一下呗霍哥哥深爱的女人。”欧阳楚笑着说,“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我?”

    “七七是个很善良的人。”霍君陌意味深长的说。

    “霍哥哥喜欢的女人总不会差的。”欧阳楚笑了笑,眼底却划过一丝暗芒。

    霍君陌看了看时间,自己出来很久了。

    他拿起手机,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

    却没想到管家打了电话过来,语气带着焦急,“先生,夫人不见了?”

    “她不在家吗?”霍君陌脸色一沉,他们竟然连一个人都看不住!

    “我们以为她在房间里休息,可是刚刚我去给夫人送饭,发现她并不在。”管家也慌张了。

    染七七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

    “立刻派人去找!”霍君陌嗓音冰冷,转身就往学校外走。

    欧阳楚喊了他几声,他都没有回头。

    “小姐,我送你回去吧。”负责照顾欧阳楚的管家深沉的说。

    欧阳楚盯着霍君陌远去的背影,幽幽的开口:“戴维,你说霍哥哥为什么对那个女人那么好?”

    160 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情

    霍君陌派人去找染七七。

    两个小时后,裴东拿到了一分监控视频。

    视频里显示的是染七七出现过的地方。

    最后一个就是学校大门前。

    霍君陌看到视频之后,神情一凛。

    她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很显然,染七七是跟着自己来的。

    “后面的呢?”霍君陌冷冷的问。

    “没有了。”裴东回答,“我调动了所有的监控,全在这里。”

    也就是说,染七七最后是怎么离开学校的,没人知道。

    霍君陌眸色阴翳,那么她就是在学校失踪的。

    “查学校门口和里面全部的监控摄像头,发现可疑人员,立刻向我报告。”他冷冷的说。

    裴东立刻增派人手去查。

    霍君陌坐在书房中,盯着电脑屏幕,在幽暗的房间里,一双黑眸犀利如刃。

    两个小时后,终于有了结果。

    “霍总,在今天来参加校庆的人员里,我们发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和夫人有很大的关系。”裴东讳莫如深的看着霍君陌。

    他浑身渗透出的阴翳仿佛能析出水来,十分的可怕。

    “谁?”他的嗓音低沉如冰。

    “康子陵。”

    霍君陌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下来,脸庞满是盛大的怒气。

    ——

    医院。

    染七七吃了一些东西,终于恢复了一些精神。

    她看着外面幽暗的天,将自己缩进被子里。

    康子陵看到她做出如此自我保护的动作,就知道,她已经不信任任何人了。

    “七七,等你好了,我带你走。”康子陵深沉的说:“留在霍君陌的身边,对你不好。”

    她怀孕本就辛苦,还对着仇人,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染七七淡淡的说:“我哪里都不去,不给我妈报仇,我于心不安。”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她把眼睛闭上,不想看到来人。

    门推开,身形高大冷酷的霍君陌就站在门口。

    康子陵冷淡的看着他,“霍总,忙完了?”

    “七七,你怎么样?”霍君陌走到病床前,刚刚得到消息,知道她在医院的时候,他就变得很紧张。

    染七七不说话,只是翻身转过去。

    他炽热的呼吸实在是令她心猿意马。

    “霍君陌,七七差点流产,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烦她。”康子陵冷若寒霜的看着霍君陌。

    什么叫做不要烦她?

    他是关心她。

    “康总,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情。”霍君陌黑眸泛起幽冷的光线,下巴紧绷。

    “夫妻?”康子陵冷嗤,“你真的把她当妻子看?她身体不舒服,却出现在大街上,霍君陌你没有把她看好,当初你信誓旦旦的说要对她好,现在看来那些话都是放屁。”

    康子陵是一个很少说脏话的男人,今天他实在是忍不住。

    霍君陌俊美的脸越发的幽翳。

    “你对她的爱,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康子陵讽刺道。

    “康总,我看你还是出去,让他们单独聊聊比较好。”裴东对康子陵说。

    康子陵冷笑,“我不会离开的,把他留在这里继续伤害七七吗?”

    “康总真是会说笑,霍总不会伤害夫人的。”裴东把夫人两个字咬得很重。

    康子陵冷蔑的看着霍君陌。

    “康大哥,你先出去吧。”染七七缓缓开口。

    “好,我就在外面,他敢碰你,你就喊我。”康子陵十分温柔的说。

    染七七点点头。

    康子陵冷冷的瞥了一眼霍君陌,转身出去。

    裴东也跟着去了外面。

    病房里,只剩下霍君陌和染七七。

    “七七……”

    “我什么都看见了,也什么都知道了。”染七七不想和他多做纠缠,所以就把什么都说了。

    霍君陌浑身一震。

    “那个女孩我让康大哥查过,她叫欧阳楚,听说从小就跟着你。”染七七抿抿唇,“我会失忆,是因为我跳河自杀,逼你把杀害我的妈的凶手交出来。”

    此时此刻,霍君陌的脸铁青,双拳紧握,额头青筋暴起。

    他杀了康子陵的心都有。

    “楚儿是我朋友的妹妹,我答应过他会照顾她。”霍君陌嗓音低低的解释,“至于顾雪琳,我已经命人把她关起来,等待你的发落。”

    “为什么都是女人呢?”染七七嗓音又轻又淡,“我知道,在美国男女之间的搂搂抱抱很正常,你就当我是一个很封建的人,受不了这种亲热举动吧。她还在你的脸上亲了一下是不是?如果我亲一下康子陵,你能无动于衷吗?”

    “你不能亲他。”霍君陌后背挺直,这种时候还在吃醋。

    染七七觉得他真是幼稚。

    “离婚协议书,我会尽快备好交给你的。”染七七淡淡的说:“我怎么能和一个窝藏杀害我妈凶手的人在一起,我不怕天打雷劈吗?”

    离婚?

    霍君陌冷然,“你想离婚,是不是受到了康子陵的蛊惑?”

    “我只是亲眼看到。”染七七十分的平静,“他只是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把我送到医院,不然我和孩子可能都会有危险。万一在学校造成轰动,让你的小女友知道我也在,岂不是会让你尴尬?”

    “染七七,她不是我的女朋友。”霍君陌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他没有办法向染七七解释。

    “七七,我和她真的没有关系。”霍君陌沉了沉,“在你失忆之前我曾经和你说过,有一个男人曾经在很危险的时刻救了我,后来他因为我而死。”

    染七七眉头轻轻一压。

    男人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楚儿就是他的妹妹,她哥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答应过她哥哥,要照顾她一辈子。”

    “我们离婚,你可以尽情的照顾她一辈子。”染七七冷冷的说:“你不要指望我去理解你,我不能理解,你照顾她,给她钱给她房子,难道也要把自己给出去?当然,如果你想过这种三妻四妾的生活,我管不着。但是你别来恶心我。”

    “七七。”霍君陌皱眉。

    “那个楚儿的女孩喜欢你,你眼光那么毒辣,我不相信我能看出来你看不出来。”染七七轻哼,“明知道她喜欢你,你还不谨慎一些,你不就是仗着我不知道,才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