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62她走就是了
    欧阳楚不知所措的看着霍君陌。

    “为什么?”欧阳楚鼻音变得很重,她已经哭了。

    “没有为什么。”霍君陌一向寡淡无情,这一点欧阳楚是知道的。

    所以她处处小心,没想到一个染七七,竟然能让他对自己的态度差了这么多。

    “好。”欧阳楚并没有纠缠下去,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很委屈的说:“我走就是了。我知道这件事不怪嫂嫂,她怀孕辛苦,是我做的不好。”

    霍君陌眉峰压低。

    戴维抿抿唇:“先生,小姐真的没有恶意。”

    霍君陌冷冷的看向他,“戴维,我让你照顾楚儿,可是不代表你就能不尊重我的妻子。”

    戴维不语。

    “若不是看在楚儿的面子上,你刚才已经被打成残废扔出去了。”霍君陌眼底的愤怒倾泻而出。

    戴维有些发抖。

    欧阳楚也感觉到,霍君陌如果真的动怒,怕是自己也要受到牵连。

    染七七在他心里的位置太重要了。

    “霍哥哥,真的很对不起,我和戴维再也不敢了。”欧阳楚吸了吸鼻子,“你进去安慰嫂子吧,我和戴维回去收拾行李。”她扭头看着戴维:“我们走。”

    戴维点点头,推着欧阳楚离开了医院。

    霍君陌再次回到病房中,坐在床边守着染七七。

    她睡得很不安稳,额头不知不觉间噙着一层薄薄的细汗。

    他用温热的毛巾帮她擦汗,却看到她在哭,“妈,妈!”

    她似乎梦见了染悦心。

    “七七,醒一醒?”霍君陌只能把她叫醒。

    染七七却哭的很大声,“君陌哥哥,君陌哥哥,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七七!”霍君陌摇了摇她的肩膀。

    染七七猛地睁开眼睛,一双猩红噙着眼泪的眼睛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男人。

    “你做噩梦了。”男人低沉的开口。

    染七七皱起眉,“我做什么噩梦了?”

    为什么她不记得了?

    霍君陌微微一沉,看来刚才的梦是存在染七七的潜意识里的。

    一觉醒来,她就都忘了。

    也就是说,她有随时想起来的可能。

    “没什么。”霍君陌把她放下,用热毛巾帮她擦了擦脸。

    染七七避开,“我自己来。”

    “你太虚弱了。”霍君陌抓住她纤细的手腕,“你现在连拿东西的力气都没有,还是让我来吧。”

    “为什么康大哥没来看我?”染七七拧眉。

    从昨晚开始,她就没见过康子陵了。

    是不是霍君陌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

    “他公司出了点事很忙,所以就没过来。”霍君陌不愿意提起康子陵,可是为了安抚染七七,却不得不提。

    染七七皱了皱眉,“不是你拦着不让他来的?”

    “不是。”霍君陌怎么会承认。

    幸亏染七七还在失忆中,一些细节不清楚。

    换做是从前的她,她一眼就看穿了。

    康子陵现在也确实遇到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米娜拍广告竟然来了纽约。

    有米娜的纠缠,康子陵实在是脱不开身。

    因为米娜就是陈慧的眼睛,她是来帮着陈慧盯着自己的。

    所以他不敢去看染七七,怕惹怒陈慧,给染七七带来麻烦。

    ——

    酒店。

    米娜收工之后,去找康子陵一起吃晚饭。

    他们二人从电梯里出来,来到大堂,正巧,陆知爱一个人走进来。

    康子陵并没有认出陆知爱。

    毕竟他从来就不爱这个女人,对她一点都不熟悉。

    可是陆知爱看到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知道,总有一天,他们还会再见面的。

    可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尴尬。

    只是当他牵着新欢从自己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陆知爱只觉得心一阵阵的抽疼。

    他竟然对自己视而不见。

    刚刚那个女人就是米娜吧。

    陆知爱听说了,康子陵和米娜的绯闻满天飞。

    她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炒作,但一定不是康子陵。

    只是看到他身边又有了女人,陆知爱就痛心疾首,脸色都变得苍白了。

    康子陵和米娜来到酒店的餐厅吃晚饭。

    康子陵心里惦记着染七七,并没有什么胃口。

    米娜偷偷的点了情侣套餐。

    “子陵。”陆知爱没有忍住,还是走过来打招呼了。

    康子陵缓缓抬头看了一眼陆知爱,不由得一愣。

    她变化很大,自己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陆知爱?”康子陵低沉的语气带着一丝错愕,“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陆知爱的眼底有着一丝怨念,她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米娜,“你女朋友?”

    康子陵摇头,“不是。”

    米娜神情微微一沉,他竟然否认的这么坚决,没有任何的犹豫。

    “也对,你爱的始终只有一个染七七。”陆知爱意味深长的说。

    米娜无比尴尬,却面带微笑,“陆小姐吃饭了吗,要一起吃吗?”

    “和喜欢的人的前妻吃饭,你不怕消化不良吗?”陆知爱讽刺的问,“米娜小姐可以无所谓,我却做不到。”

    米娜缓缓的低下头,不敢去看陆知爱。

    陆知爱看着米娜故作单纯的样子,忽然想到,以前她在染七七面前也是这样。

    只是染七七连演戏都懒得演,总是很冷漠的戳穿自己。

    那个时候,她觉得染七七很好对付,现在看来是染七七不想费力。

    其实,染七七想要对付她,简直轻而易举。

    当时,染七七看到自己故作无辜,一定觉得这个女人真可笑。

    男人有不爱她,自己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是多么的可悲。

    “不打搅你们了。”陆知爱意味深长的笑道:“祝你们用餐愉快。”

    说完,她笑眯眯的转身离开。

    康子陵皱眉看着陆知爱的背影,直到她走进电梯。

    她也住在这家酒店吗?

    米娜有些尴尬,“陆小姐还真是犀利。”

    “是我对不起她。”康子陵端起水杯尝了一口,只是他不解。

    离婚的时候,他给了陆知爱一大笔钱,还在美国给她安排了房子和佣人。

    她怎么住到酒店来了?

    难道是来见什么人的吗?

    总不会是来找自己的,刚刚只是欲擒故纵而已。